水族二族老共成雷霆大怒,手指着苏寒,厉声喝道:“我要杀了你!”

苏寒站在那根本就没动,直直看着共成,被火族族老拦住,淡淡一笑:“上次没能杀了我,这辈子你都不会再有机会了。”

他冷笑一声:“不过话说回来,你们水族,才是盗贼的鼻祖,怎么还好意思贼喊捉贼?”

“你——!”

水族大族老共飞恼怒道:“休得胡言乱语,侮辱我水族!”

“哈哈哈,侮辱你们?我看这小子说得一点都没错!你们就是贼喊捉贼!”祝梵大笑,如此挖苦嘲讽水族的机会,他怎么会放过?

他都懒得理会苏寒是怎么从万火牢笼出来的,这小子果然有点能耐。

火族三大族老在前,将苏寒挡在身后,水族三位族老就是想过去,也没有丝毫办法。

哪怕苏寒并不是他们火族的人,但此刻,他们便是同一阵线,能看到苏寒痛快呵斥水族之人,祝梵他们可不会错过这样的精彩大戏。

“还狡辩什么?还有脸来火族要紫金葫芦和生命之泉泉眼,你们可真是不要脸啊!”

苏寒喝道,“这两样东西,本来就是古天庭之物,水族强行掠夺走,现在就想据为己有了?还说是你们的,你们初代水族族长共工,若是知道他的后辈,都是一群这样的玩意儿,恐怕会气得活过来吧。”

祝梵眯着眼睛,这小子骂人,可真痛快!

“你找死!”

共成大怒,想冲过去,却是被祝梵拦着。

“让开!我要杀了这小子!”

共成怒吼着,“祝梵,别逼我杀你!”

“笑话,我就站在这,你杀我试试?”

祝梵丝毫不客气,指着苏寒道,“人家只是说了实话,你就恼羞成怒了吧?看来你们这些水猴子,还真是不要脸,长见识了,水族历代族长,恐怕都没想到吧,丢人啊!”

共飞几个人,脸色极为难看,让黑青进入抓走苏寒,哪里想到苏寒反而逃出来了,当着这么多人的面,挖苦讽刺他们,让他们的脸都丢尽了。

他们盯着苏寒,恨不得立刻将苏寒给杀了!

但有祝梵三位火族族老拦着,他们根本就冲不过去。

“祝梵,看来你们火族这次,是想跟我们水族,死战到底了。”

共飞冷着脸,看着苏寒,又看着祝梵,“那就不死不休!”

“哈哈哈,你们这群水猴子来就来,别废话!贼喊捉贼的是你们,恼羞成怒的也是你们,这蛮荒之中,最不要脸的,还是你们!”

祝梵丝毫不客气,指着苏寒,故意道,“你们想杀这小子,先问问我火族答应不答应!”

到此刻,苏寒就算不是他们火族的人,那也已经算是半个火族人了。

这小子也够机灵,这个时候跳出来,祝梵还不知道他在想什么?

会掌控火焰,现在更是与火族站在同一条线上,就摆明了苏寒跟火族逃不了干系,等于直接将自己,跟火族绑在一起了。

不管别人怎么想,至少水族已经是这样认定了。

祝梵也不在乎,苏寒能给水族带来麻烦,那就足够了。

气氛变得十分紧张,剑拔弩张,几乎随时都可能爆大战,火族之人,已经做好了准备,一根根火箭张弓搭箭,势要将水族之人,彻底留下来!

本以为这次来要人,黑青能够顺利把苏寒给抢出来,釜底抽薪一招,哪里想到,这个废物!

苏寒就站在那,轻飘飘地看着恼羞成怒的水族族老,那眼神,分明就是在说,你们根本奈何不了我。

“小子……你会灰飞烟灭的!”共成咬牙切齿道。

“该担心的是你们。”

苏寒平静不已,跟恼羞成怒的水族族老相比,苏寒更像一个沉稳的老狐狸,“你们过去犯下的罪孽,总有一天,我都会还给你们,好自为之吧。”

说完,苏寒便不再理会,转身走进了不周山中。

“怎么,还要打么?我等奉陪到底!”

祝梵哼了一声,他知道再打下去也没有什么意义,双方实力均衡,谁也杀不了谁,死伤的都只是那些实力低微的族人罢了。

共飞几个人相视一眼,恼怒不已,黑青没能将人抢出来,他们这次来,就失败了。

再留下去,也毫无意义。

“走!”

共飞哼了一声,转身便走,共成气得脸色都青了,却也无可奈何,有祝梵他们三个拦住,想杀苏寒,哪里有那么容易?

牺牲那么多族人,得不偿失。

看着水族之人灰溜溜离开,祝梵微微眯着眼睛:“做好防范,这些水猴子,很可能去而复返。”

不周山内,大殿中。

苏寒自在找了一张椅子坐下,没有丝毫客气,仿佛这里就是他自己的地盘一般。

几个族老微微皱眉,却没说什么。

在他们眼里,苏寒的沉稳和老辣,有些出乎意料。

这家伙,还很狡猾,硬生生将自己跟火族绑在一起。

“你倒是聪明,利用我火族,来制衡水族,小子,我真是低估你了。”

祝梵哼了一声,“但想利用我火族,你考虑过后果没有?”

“前辈你这就说错了,什么叫做利用?”

苏寒摇头,淡淡道,“我们是合作。”

“合作?你有什么资格,跟我火族合作?”

“敌人的敌人,就是朋友。”苏寒笑了笑,“更何况,这一切说起来,都是因前辈而起,若是你的信息正确,我得到了泉眼,那还有现在这事生么?”

不等祝梵说话,苏寒继续道:“再说,水族那些人,已经认定了,紫金葫芦和生命之泉泉眼,就是被火族拿走的,不洗刷这个嫌疑,姑且不管水族怎么想,这蛮荒之中,其余各族部落,又会怎么想?”

苏寒微微转头,脸上一副夸张的表情,故意压低声音道:“难道,让他们以为火族真是窃贼,那这几千年来的名声,可不就彻底毁了?”

“你……”

一个族老忍不住,手指着苏寒,“你可真会算计啊!”

苏寒分明就是将这一切都考虑清楚了,甚至连被祝梵抓来,都是故意的,这样狡猾的家伙,就算是他们这等族老级别的强者,都未必能轻易拿捏。

  

章节目录

冰山总裁的贴身神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乘风而上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乘风而上并收藏冰山总裁的贴身神医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