陡然间,几人杀机毕现!

刚刚那惊恐慌乱的模样,完全就是伪装出来的,竟然还那么像。

他们以为欺骗过了苏寒,但没想到,苏寒从头到尾,就没有放松过戒备,在他们攻击的瞬间,便已经反应过来。

“不知死活!”

苏寒爆喝一声,一拳轰出,顿时狂暴的浪潮涌动,硬生生将裂开的地面都给炸飞了。

“轰隆!”

长空巨响,那几个通体黝黑之人,张牙舞爪嘶吼着,将苏寒包围,不顾一切扑了过去,似乎要硬生生将苏寒给吞了!

“呼呼——”

突然间,不等苏寒再动手,一道更为恐怖的火焰,从天而降,铺天盖地而来,几乎瞬间,便将那些人给吞没了。

几声惨叫的时间很短暂,一切便归于安静。

如此可怕的火焰,就算是苏寒也忌惮无比,立刻后退了几步,警惕地看着四周。

“哒!哒!哒!”

轻微的脚步声响起,苏寒转头看去,那一头火红色的头发,火红色的眉毛,还有火红色的胡须!

是那个男人!

“找到你了。”

祝梵的声音传来,他盯着苏寒,眼神平静,让人看不明白,他到底是什么意思。

甚至就连祝梵都不知道,自己接下来的一个动作,会是什么。

苏寒警惕地看着祝梵,看着眼前这个,用生命之泉的下落,来交换一丝三昧真火的家伙。这个强悍到极致的恐怖高手,若是要杀自己,那自己没有一丝招架之力。

自己最强的依仗,如今便是三昧真火,可眼前的人,是火族中,用火最为厉害的可怕存在!

“你找我?”

苏寒屏气凝神,让自己冷静下来,同样盯着祝梵,脸色微微沉了下来,“刚好,我也找你。”

祝梵瞳孔微缩。

“你还敢找我?”

他瞪着眼睛,“还有胆量找我?”

“哼,不找你找谁?”

苏寒心脏微微加快,盯着祝梵,同样在注视着祝梵的一举一动,观察着他脸上一丝一毫的表情变化。

他看得出来,祝梵在刚刚那瞬间,是动了杀机的!

这家伙,是来找自己麻烦的?可似乎,又不完全是。

“呵呵,你找我做什么?”

祝梵气乐了,盯着苏寒,冷笑了一声,“难不成,你还觉得委屈?”

“没错。”

苏寒顺着祝梵的话说,哼了一声,“你言而无信,害得我差点身死,我不只是委屈,更是愤怒!”

“胡说!”

祝梵大怒,“我言而无信?我若是言而无信,你还想活到现在?早就把你给杀了!”

“倒是你,我好心告诉你生命之泉的下落,你却借此来陷害我火族!”

祝梵脸色又沉了下来,“我早该想到,你能掌控三昧真火,自然可以掌控其他火焰,借用其他火焰,伪装成我火族之人,袭击水族!”

这是他生气的原因,若不是苏寒伪装成火族的人,前往水族盗走紫金葫芦和生命之泉泉眼,水族族老共成那个王八蛋,敢如此肆无忌惮去火族不周山撒野?

就连生命之泉的下落,都在自己告诉苏寒的。

“你还好意思说?”

苏寒心中一动,“你告诉我说生命之泉就是火种,结果呢?屁都不是!为此我差点丢了性命,你得到了想要的三昧真火,我却没有得到我要是火种,现在你还好意思说我陷害你火族?你可真好意思开口啊。”

他丝毫无惧,与祝梵对视,气势上没有弱半分。

祝梵一怔:“生命之泉难道不是火种?”

“不是!”

苏寒冷笑,故意嘲讽道,“原来你根本就不知道,竟然还以此信息,来跟我交换一丝三昧真火,你不如直接用抢!”

“反正,我也不是你的对手。”

祝梵楞了一下,旋即怒道:“哼,我祝梵,又岂是这种人?我要用抢,何必跟你废话!”

“或许,你只是想陷害我,借用水族的手,来杀了我,又有什么不可能?”

好似面对的不是一个超级高手,苏寒没有卑躬屈膝,更没有一丝低头的模样,反而厉声呵斥,一点都不留情面。

祝梵暴怒:“你胆敢污蔑我!”

他堂堂火族族老,什么时候需要干这种事情,而且还是对付一个不过定玄境界的小子,那不是要被别人笑掉大牙。

“恼羞成怒了吧?”

苏寒哼了一声,脸上浮现一抹笑意,“我若是说错了,你何必这么大反应?”

“你!”

祝梵哼了一声,恨不得直接将这小子给杀了!

反正也没人知道,就算以后被那几个人知道,大不了……大不了一战便是!

可被一个如此黄毛小子职责,甚至是怀疑,他的脸面往哪里放?

搞得好像自己就是为了从苏寒那换取三昧真火,而使用了诡计一般。

“我就问你一句!”

祝梵盯着苏寒,“你是不是伪装我火族之人,去水族闹事!”

“伪装火族之人?”苏寒眯着眼睛,丝毫不客气,“火族,有三昧真火么?”

“……”

祝梵被噎的一句话说不出来。

火族有三昧真火么?

有个屁!

就连自己这一点,都还是从苏寒那换来的,这三昧真火,尤其是进化成黑炎的三昧真火,火族根本就没有,这种火焰,是天地滋养出来的,他搜寻了上千年,也才从苏寒这得到一丝,以前怎么可能会有?

“就连你的三昧真火,都是从我这得到的,我还要伪装成你们火族之人?”

苏寒忍不住摇头,“我敬你是前辈,相信你的话,但你未免,太欺负人了?的确,我实力不如你,你就算动手硬抢,我也没有任何办法,但你借刀杀人,可真是不地道。”

“你——!”

祝梵简直要气炸了,说来说去,苏寒没有半点责任,这件事反倒是因自己而起了?

如果自己说清楚了,那火种是生命之泉泉眼,苏寒第一次就将火种带走了,哪里还有第二次,水族被一把火烧了,哪里会再爆发之后的动乱?

说来说去,好像……还真是因为自己的原因。

祝梵楞在那里,半天才回过神来,咬着牙,盯着苏寒:“差点被你绕过去了,小子,你好大的胆子!现在的问题,不是你伪装成我火族之人,而是你诋毁我火族!”

  

章节目录

冰山总裁的贴身神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乘风而上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乘风而上并收藏冰山总裁的贴身神医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