听到这个声音,问的还是第五轻狂,他哪里还不知道眼前的人是谁?

这样一尊人物,竟然都出现了?怎么可能啊!

“噢?不是你,那是谁。”

面具之下的声音,犹如鬼魅一般,让人听着虽然好听,却是感觉头皮发麻。

“是、是苏寒!是灵域那个苏寒!他杀了第五清风、杀了第五长空,还杀了第五轻狂!第五家族的祖孙三代,都是他杀的!”

谢万堂惊恐大喊着,坐在地上,哪里还有一丝高手的气度,整张脸已经变得煞白。

闻言,那戴着面具的女人,眼神渐渐变得锐利起来,她不说话,可光是凭眼神,就让谢万堂魂不附体!

“我真的没有骗你!没有骗你啊!”谢万堂见这女人的眼神里满是不信任,几乎都快急哭了,“那苏寒身上有、有三昧真火!已经进化成黑炎的三昧真火,谁也挡不住啊!”

“他、他还有……”

“还有什么?”

那声音里,多了一丝冷意。

“他还有……”谢万堂一时最快,此刻却是进退两难了,“他身上,还有别的宝贝……”

谢万堂咬着牙,抬头看着那双眼睛:“我可以帮你把那宝贝拿来!这种无名小卒,还不需要大人您亲自动手,我来,我来就可以!”

他想活命!

“你若是有能耐,至于落到这种地步?”女人哼了一声,显然已经看穿了一切,谢万堂若是有足够的能力,何至于这么狼狈,他早就得到那宝贝了吧。

一个灵域的小子,如何能杀了第五清风他们?这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情,就算有三昧真火,能操控火焰的人,除了火族,还会有谁?

那张森冷的面具,让谢万堂心中猛地一沉。

他急忙道:“我与第五轻狂,是几十年的朋友,他被杀,我也很愤怒,我想为他报仇!请大人给我一个机会,那苏寒虽然境界不高,但一身实力惊人,更是有三昧真火加持,还有那……”

谢万堂深吸一口气:“可能是天庭之主的东西!”

听到天庭之主这四个字,面具下的眼神,陡然变得犀利起来,恐怖的杀意,几乎瞬间便弥漫开,狠狠压迫在谢万堂的身上。

“你说什么?”

“天庭之主的东西?”

“回大人!”

谢万堂咬着牙,“这是第五轻狂猜测的,在下如何见过天庭之主的东西,但苏寒能杀了第五清风他们,肯定……肯定有所倚仗,光是三昧真火,肯定还不够。”

戴着面具的女人,一言不发,让谢万堂感觉自己好似一只脚已经踏进了死亡的边缘!

他不敢再说话,现在就是等这女人做最后的决定了,她若是要杀自己,自己根本就没有反抗之力。

许久,戴着面具的女人才开了口:“我给你一个活命的机会。”

……

女娲族部落。

苏寒昏迷已经足足一天一夜了。

小雅跟虫王寸步不离,生怕苏寒会再出什么意外。

“小雅,你先回去休息吧,这里我看着,不会有什么问题的。”

高唐不放心,怕小雅再累出个好歹了,劝说着道。

“我没事,等苏寒醒来吧,我们可是一起并肩作战的朋友。”

小雅坚定地摇了摇头,还想选择留下来。

“可这小子什么时候醒来,谁也不知道啊,难道你就不用休息啊?”高唐一脸无奈,“这小子到底哪里好,你犯得着这样对他?”

“他救了我的命。”

小雅就这一句话,难道救了自己的命,还不足以让自己照顾他?

高唐张着嘴,不知道该说什么,摇了摇头,只得走了出去,在外头守着,免得再出什么意外。

看着依旧昏迷的苏寒,小雅耸了耸肩:“知道你死不了,我就放心多了,我感觉你这家伙,上辈子肯定就是个祸害,没那么容易死。”

她转头看着趴在那虫王,“你说是吧?”

虫王若有所思点了点头,跟女娲族的小雅,它完全可以交流。

突然间,苏寒的睫毛动了动,虫王感知敏锐,立刻便站了起来,跳到苏寒的胸口上,千面大眼睛,直勾勾盯着苏寒!

“咳咳!”

它这一跳,苏寒顿时咳嗽起来,身子猛地弹了起来,张嘴哇地喷出一口鲜血。

“苏寒!”

小雅大惊,苏寒怎么又吐血了?

听到外面的声音,高唐立刻冲了进来,见苏寒嘴角又溢出鲜血,转身就要再去请云婆。

“我没事。”

苏寒摆了摆手,“只是一口淤血而已,多亏了虫王。”

他伸手抓着虫王,笑了笑:“我竟然没死。”

“咕噜咕噜!”

虫王大眼睛闪亮,甲壳震动两声,更是张牙舞爪。

“别胡闹!你还想回去报仇?开什么玩笑!”

小雅听得懂虫王的意思,急忙阻止,苏寒这才刚恢复,还敢去水族报复?那不是找死么。

水族实力强悍,更是暴虐不已,再说,苏寒可是把人家的紫金葫芦都给带出来了,人家能不发狂么。

“现在自然不敢去,”苏寒笑了笑,看了一眼身边的紫金葫芦,“毕竟是我们的不对,等把事情解决了,我再上门归还这东西,跟他们道歉吧。”

不管怎么说,是自己拿了他们的东西,差点被杀死,苏寒也没话说。

“你不必还。”

门开了,云婆走了进来,淡淡道,“这紫金葫芦,本来就不是他们的东西。”

众人顿时愣住了。

苏寒看着云婆,诧异道:“这葫芦,不是水族的东西么?”

就连小雅也没想到,姥姥竟然会说这样的话,紫金葫芦不就是水族的宝贝,蛮荒之地中不少族群都知道的呀。

“虽然这紫金葫芦在水族呆了很长久的岁月,但实际上,并非是水族的东西,”云婆摇了摇头,“他们也不过去从别处抢来的而已。”

“归还?凭什么还给他们,他们当初烧杀抢掠的时候,可比你残忍多了,更何况,这紫金葫芦,就是你们的东西。”

闻言,苏寒更是诧异不已,自己的东西?

这紫金葫芦,是自己的东西?苏寒一下子就明白过来,看着云婆,眼神里满是诧异:“你是说,这紫金葫芦,原本属于……天庭?”

  

章节目录

冰山总裁的贴身神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乘风而上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乘风而上并收藏冰山总裁的贴身神医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