她那双苍老而浑浊的眼睛,认真盯着苏寒看,瞳孔不由得收缩起来。

刚刚还不明显,但此刻苏寒恢复的速度明显在加快,云婆能感觉到,苏寒体内的经脉,有一股白色的玄气,正在不断流动。

经由四肢百骸的经脉,通达全身,不断滋养和修复受伤的腑脏!

“这……”

云婆震惊地几乎说不出话来,“这是……这是武道功法?”

一种武道功法,能比得上他们族群的血脉天赋?

这简直就是让人不敢相信的事情!

她愣愣地看着苏寒,想到之前高唐跟自己汇报过的,苏寒能操控火焰,步法速度比风族还要快,此刻展示在自己面前的,更是强悍的自愈能力,比女娲族的生命力还要强悍!

可苏寒,不是火族,也不是风族,更不可能是女娲族。

“武道功法,真的能超过天赋血脉……”云婆口中喃喃,想到了千年之前的事情,“凡人,真的可以成就自己……苏寒,就是为了证明这一点而存在的么?”

云婆的眼神闪烁,苏寒的存在,就是在打破固有的阶级,打破凡人可以超脱血脉的枷锁!

“姥姥?”

见姥姥竟然在发呆,小雅不由得喊了一声,她从来没见过云婆这种表情。

“我没事。”

云婆吐出一口气,心神有些乱。

“你照看他吧,有什么事再喊我。”

到此刻,云婆是真的明白,为何这小子身上,会有那种气息。

当年那个男人都没能做到的事情,苏寒做到了,他甚至可能真的会开辟出一条路,一条凡人可以走的路,可是……这阻力有多大,云婆很清楚。

否则,强悍如那个男人,就算是在蛮荒之地,都举足轻重的强者,又怎么会陨落?

“想要打破阶级固化……又岂是那么容易的?”

云婆没有多说什么,叹了一口气,便转身离开了。

苏寒依旧没有醒来,但脸色明显好了许久,他身上的气息也在不断提升,血气渐渐恢复。

小雅能清晰感觉到,苏寒身上的生机,在不断加强!

这简直就是一个奇迹。

“太好了,太好了!”

小雅惊喜不已,她看了虫王一眼,“放心吧,他不会有事的。”

虫王咕噜咕噜,微微点头,眼神明显放松下来,靠近苏寒,想用自己的身体,尽可能给苏寒多一点温暖。

此刻的苏寒,就像是睡着了一般。

但他身体却依旧保持苏醒。

者字大道疯狂运转,就没有停止过!

丹田内,铜钱戒指微微颤动,一丝丝白色的玄气散发开,从丹田,流向全身,不断利用者字大道修复伤口……

“咝咝……”

苏寒体内的伤,不断愈合,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在修复,就算是女娲族这等生命力极为强悍的族群,也根本比不上。

“呼……”

苏寒的呼吸渐渐变得均匀,脸色红润,胸口起伏,除了身上还有斑驳的血迹,完全看不出他是一个受过重伤的人。

只需要时间,再有一点时间,他就会醒来。

小雅跟虫王就在一边陪着,等待苏寒睁开眼睛。

……

而彼时。

看着周围包围自己的人,谢万堂脸色狰狞:“我何时得罪过你们水族!你们围杀我,是什么意思!”

他喘着气,逃窜许久,还是被追到了,今日恐怕要死在这里!

被女娲族下了追杀令,各大小族群看到自己都出手,想拿自己的人头,去跟女娲族换资源,现在没想到,连水族的族老,都出动了好几个!

“为何杀你?”

“哼!你还敢问!就算你伪装得再好,也休想逃过我们的追踪!老夫一掌没打死你,算你命大!”

几个水族老家伙盯着谢万堂,眯着眼睛,“看你身上的伤,别告诉我,是你自己弄的!”

谢万堂,一听到这个名字出现,水族的几个族老没有一丝犹豫,立刻出动围杀。

盗走紫金葫芦的人,竟然还没死,这对他们来说,简直就是一个羞辱!

“轰隆——!”

根本就不给谢万堂再解释的机会,他就是化成灰,今日也要将他再杀死一遍。

几个族老动手,谢万堂节节败退,张嘴哇得喷出鲜血。

水族跟女娲族明明就是敌对的势力,为何还会帮女娲族杀自己?谢万堂做梦都不会想到,他陷害苏寒,苏寒会以牙还牙!

“噗——!”

谢万堂张嘴喷出鲜血,脸色苍白,剧烈喘着气,脸上满是不甘:“我不服!我不服!”

“交出紫金葫芦!让你有个全尸!否则,休怪老夫不客气!”

“什么紫金葫芦?我没有拿你们的紫金葫芦,休要血口喷人!”

几个族老微微皱着眉头,为首的老人更是恼怒,人就是从他手里逃走的,对他来说,难辞其咎:“还敢狡辩,那就去死吧!”

他正要出手,突然一阵风袭来。

“呼——”

狂风呼啸,掀起沙尘漫天,几个族老顿时脸色凝重下来,看着站在谢万堂面前,戴着面具的神秘人,神情严肃。

他沉默不语,只是站在那,扫视一圈。

“哼,你是何人!好大的胆子,我水族的事,你也要管么!”

那人没有说话,只是微微掀开面具,顿时水族几个族老,脸色都变了,盯着那面具神秘人看了一会儿,便不再说话。

“哼。”几个族老再没有多说一句话,直接转身离开。

倒在地上的谢万堂,看着那道背影,感觉自己的后背,已经彻底凉了,被汗水打湿!

“你、你是何人……”

谢万堂惊恐道。

只是露了下脸,便让水族几个族老,直接撤退,连话都不多说一句?蛮荒之中这样的人,能有几个?

那神秘人转过头,脸上的面具似笑非笑,似哭非哭,看起来有一种说不出的诡异。

透过面具的一双眼睛,谢万堂根本就不知道该怎么形容,他只是看了一眼,便如坠冰窖,通体彻寒!

“第五轻狂,可是死在你手里?”

是女人的声音!

而且很好听,娇柔得让人听一句,骨头都要酥麻了。

谢万堂喉结滑动,立刻想到了是谁,惊恐万分,急忙道:“不是!不是我杀的!他不是我杀的!”

  

章节目录

冰山总裁的贴身神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乘风而上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乘风而上并收藏冰山总裁的贴身神医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