苏寒大声喊着,旋即立刻施展裂字大道。

“嗡——!”

足足三十多个分身,瞬间化出,苏寒丹田内的玄气,也尽皆被掏空,顾不得那么多,三十多个苏寒,气息完全一模一样,连着身上带着的资金葫芦,苏寒也一并演化出来。

没有一丝犹豫,三十个苏寒,立刻四散开,那几个老人,都看得呆了。

“分身之术?”

“不对!每个气息都是一样,好厉害的分身术!”

“想逃?一个都别放过!”

三十多个苏寒好似炸了窝的蜜蜂,四散逃开,冲向不同方向,而那几个老人,也顾不得其他,完全一模一样气息的苏寒,任何一个逃走,都可能让真正的本尊彻底逃脱。

他们如何能允许这样的事情发生?

“砰!”

几个老人接连出手,每次都是必杀招,强悍无匹,一招便将分身给打地爆碎开!

没有皆字大道铠甲护体的苏寒分身,不过就是一个普通的定玄境界小子,如何抵抗得了这些老人的攻击?

转眼间,便已经被斩杀了十几个分身!

“追!一个都别放过!紫魂葫芦不能被盗走!”

苏寒可不管这些,他喘着气,立刻引动铜钱戒指里的玄气,施展行字大道,急速逃离,按照原路撤退。

身后,传来一道道爆炸的声音,还好自己化出了三十多个分身,不然如何能寻得这一丝机会?

苏寒的速度极快,几息时间,便已经冲到了外围,一路上就没有人反应过来。

“哪里逃!”

突然间,背后传来一道爆喝声,杀气凌然!

苏寒回头看了一眼,一个老人已经追了上来,一掌拍出,狂暴如龙,分明就是要将自己置于死地。

“喝!”

顾不得那么多,苏寒立刻施展斗字大道,一拳轰出,长虹一般的拳芒,狠狠砸了过去,与那老人的手掌猛地撞击在一起。

“噗——!”

老人后退两步,满脸惊异,而苏寒张嘴哇得喷出一口鲜血,脸色瞬间变得苍白,借用这掌力,倒飞而去。

“这只是定玄境界的家伙?好可怕的拳法!”

老人脸色凝重,定玄境界的家伙,竟然能一拳将自己震退两步,这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情,恐怕只是一个意外,“哼,中了我一掌,必死无疑了。”

他哼了一声,倒是不那么着急了,腾空追去,只要把紫金葫芦带回来便可。

苏寒脸色苍白,嘴角满是鲜血,他能感觉到,自己体内五脏六腑都已经受伤,甚至十分严重!

几乎被这掌劲给拍裂了!

“哇——!”

苏寒走了两步,捂着胸口整个人倒了下去,喷出的鲜血,将面前的黄沙都给染红了。

他咬着牙,回头看了一眼,见那老人信步缓缓跟来,不急不慢的模样,仿佛已经料到自己必死无疑,逃不了了。

“不行……我……我……一定要回去……雨蔓,等我……”苏寒剧烈喘息,坚持着站了起来,眼睛直直看着前方,手里抓着紫金葫芦,死都不肯松手,依旧朝前走去。

“命倒是挺硬,能坚持这么久。”

身后的老人哼了一声,缓缓迈步走着,似乎对苏寒什么时候倒下去,有了一丝兴趣,“我看你能坚持到什么时候。”

“扑通——!”

苏寒再次倒了下去,不过片刻,又挣扎着站了起来,双腿都在打颤,嘴角再次溢出鲜血……

整个人已经虚弱到了极点,那双眼睛,都变得有些空洞,仿佛被抽离了灵魂。

若不是有铜钱戒指,不断释放气息,护住苏寒的丹田和心脉,他恐怕已经死了!

“苏寒?”

远处,藏匿在黄沙之中的小雅,远远看到一道身影蹒跚,歪歪扭扭朝着自己这边走来,定睛一眼,竟然是苏寒!

尤其是看到苏寒脸上、身上满是鲜血,小雅感觉自己的心脏都快跳出来了!

苏寒受伤了!

她还看到,在苏寒身后不远的地方,有一个老人缓缓迈步走着,从那打扮上,小雅就能猜到那老人的身份,顿时着急不已。

自己哪里会是那老人的对手啊!

“扑通——!”

苏寒再次倒下,好一会儿都没站起来,身后老人的距离,越来越近了!

她知道自己若是不出手,那苏寒必死无疑!

“我必须救他!”

小雅着急不已,浑身血液都急速流动起来,冲刺着大脑,让她的眼睛,在那瞬间,变成了青色,她一咬牙,浑身剧颤,身上的黄沙瞬间抖落下来,整个人化作一条青蛇般,急速掠了过去!

“沙沙沙……”

小雅在抢时间!

她尽可能压低自己的身体,收敛自己的气息,不让那个老人发现,不断逼近苏寒!

距离苏寒不过十米的距离,那个老人眉头一皱,冷然喝道:“竟然还有同伙!那就一并杀了!”

陡然间,老人气息再度暴涨!

小雅也顾不得那么多了,猛地窜了起来,双手狠狠拍向地面,顿时黄沙漫天飞舞,遮天蔽日,让那个老人的视线受阻,看不清自己的位置。

而她的眼睛,仿佛有一层膜,能挡住这些黄沙,视线丝毫不受影响,急忙跑到苏寒跟前,看着满身是血的苏寒,心跳加剧。

“先走!”

顾不得那么多,这沙尘只能影响老人一会儿,晚了谁都走不了!

她一把抱起苏寒,急速飞退。

“哪里走!”

老人暴怒,没想到苏寒竟然还有同伙,他大意了!

一掌拍去,狂风肆虐,一会儿便将黄沙都给吹走,可哪里还有苏寒的影子,地面上,除了那一滩血迹之外,连个脚印都没有看到。

老人恼怒:“混账!”

他若是直接一掌将苏寒杀了,哪里有这么多事,谁能想到,这混蛋还有同伙,而且这同伙隐匿气息的本领不弱。

老人追击了一段路,什么都没发现,连他们朝哪个方向都判断不出来,气得胡子都颤抖起来。

“谢万堂!你该死!”

老人怒吼,吼声震得黄沙飞舞,如地震了一般,他可是清晰记得那个嚣张的王八蛋,喊出自己的名字,丝毫没有将他们水族,放在眼里!

  

章节目录

冰山总裁的贴身神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乘风而上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乘风而上并收藏冰山总裁的贴身神医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