距离绿洲还有一段距离。

苏寒能看得出,这绿洲之外,有禁制的气息,贸然过去,肯定会被发现。

“水族的人脾气都不好,你这样贸然进去,一旦被发现,必死无疑。”小雅微微喘着气,一路跟过来,可把她累坏了。

她看了苏寒一眼:“你不会真想直接闯进去吧?”

“当然不。”

苏寒眼睛依旧盯着这些绿洲,眸子里光芒闪烁,就算能进这绿洲,可生命之泉在哪里,也不好说,要自己慢慢寻找,难度太大了。

“潜入进去,再想办法吧。”

苏寒轻声道,“你在这里等我,如果一天内我没出来,你就立刻离开,明白么?”

小雅心中咯噔一声:“你别乱来!”

“想想办法,不要去送死啊,你会使用火焰,万一被他们发现,误会你是火族的人,那你就真的完了!”

水火不容,这两族之间的仇恨,可不是一天两天了,可不像风族和女娲族,最多教训一下。

他们一旦见到了仇人,那是绝对会狠下死手的!

“我当然不会轻易送死,”苏寒摇头,“我必须得活着,依靠我的人那么多,我死了,他们怎么办?”

他现在不只是为自己活,更是为了其他人活着,不得不小心。

“好了,你就在这等着,我一个人行动会更方便一些。”

小雅还想再说什么,苏寒已经不见了。

她咬着牙,手一抖,黄沙立刻将自己覆盖,只留下脑袋在那:“你可得小心啊。”

远处便是一片绿洲,绿洲之外,被睡绕环着,看过去就是一片十分怪异的景象。

荒漠之中突然有一片湖,湖中心的绿洲就是水族所在之地,若非已经知道,曾经这整片荒漠都是湖,苏寒都会觉得诧异。

眼前的禁制十分严密,换做一般人来,恐怕还没走到这里,就已经被发现了。

但苏寒的阵法禁制造诣,就算是伏羲后人禁制一脉的人,都不敢说比自己厉害,自然没有什么问题。

这里的禁制,甚至隐隐还可以看到六十四卦阵的痕迹,显然这里运用的阵法基础,就是伏羲族曾经创造出来的东西。

苏寒双手结印,打出一道符文,似乎瞬间便将那防护禁制熔解,撕开了一道口子,他径直钻了进去,也没有引起一丝波动。

“滋溜滋溜~”

绿洲之中,还有虫鸣鸟叫,看上去就像是一片乐园。

苏寒身形如龙,速度很快,却没有发出任何声音,连风都没有带起一丝。

他钻进绿洲之中,潜行一会儿,便看到在那绿洲中,有不少建筑物,相比较风族那些简陋的木屋,这里明显要大气得多。

不少建筑高耸着,气势磅礴!

“不知道那生命之泉会藏在什么地方,”苏寒眼睛看着,小心翼翼观察四周,“如此重要的东西,应该是放在很安全的地方,我要怎么找?”

突然间,他眼睛一动,便看到了有人走动。

苏寒立刻隐匿身影,追了过去。

“哒!”

不等对方反应,苏寒已经出手,直接施展镇魂术,定住他的灵魂,从他记忆里搜寻自己想要的信息。

“生命之泉?没这种东西?怎么可能。”

苏寒微微皱眉,从这个巡视人员的记忆里,竟然没有找到生命之泉在哪,他心念一动,再次搜寻最重要的东西,便看到了他记忆中的位置。

“扑!”

苏寒将人拖走,藏在绿洲山林之中,换上了这巡视人员的衣服,便若无其事,假装成巡视人员,朝着刚刚获取的记忆中,那个位置而去。

“站住!”

刚走没几步,身后便被人喊住了。

苏寒转过头,站在那没说话。

“你去哪呢,今天你巡视的范围就是这里,想跑哪去。”来人个头不高,身形较为瘦弱,满嘴都是酒气,脸色还微微涨红,明显喝了不少。

这水族的巡视人员,还敢这样喝酒?

“我去撒尿,喝多了。”苏寒随口回了一句,“没有你这么好的酒量,怎么喝都跟没事一样,真是太佩服你了。”

“哈哈哈,你哪能跟我比!”来人顿时得意起来,还打了个酒嗝,挥了挥手,“快去快去!”

苏寒捂着鼻子,懒得理会,水族内部如此松懈,可不像是一个大族啊。

他立刻离开,身后的人已经靠在墙上,迷糊糊地快睡着了。

这水族,似乎内部问题不小,光是从这些巡视人员的状态就能看出来了,但这不是苏寒管的事情,他可没有那么多闲工夫。

根据记忆里的指引,苏寒到了一处好似庙宇的地方,是这水族的祠堂。

四周根本就无人守卫,如此重要的地方,竟然一个人都没有?

苏寒觉得有些奇怪。

他眼神扫过四周,确认没有人,还是小心翼翼观察着,迈步走了进去,万一有什么高手坐镇,只是自己感觉不到,那可就麻烦了。

苏寒举止依旧正常,伪装成巡视人员,迈步走了进去,就像是走进自己家后花园一般。

畅通无阻。

没有任何阻拦,苏寒也不客气了,迈步走进了祠堂,抬头,便看到一座石像,高高端坐在那上方,一双眼睛冷峻如冰,似乎正低头盯着自己!

四目相对的瞬间,苏寒感觉自己的心脏猛地跳动起来。

“冒犯了。”

苏寒心中暗道。

那石像散发着古朴的气息,不像是死物,苏寒也不敢有丝毫大意。

他站在石像前,屏气凝神,尽量不让自己散发出气息来。

那个巡视人员的记忆里,重要的东西,便是在这祠堂之中,可具体在哪里,区区一个巡视人员,可真没资格知道。

苏寒认真观察着四周,眼神扫过,都没有任何发现。这刺探也不算大,除了一座石像之外,还有摆着供奉的桌子,就再无其他。

他绕了一圈,连一滴水都没有看到,哪里有什么生命之泉?

“不可能,祠堂若是放贵重的东西,肯定有人把守,可这一个人都没有,生命之泉也没看到,怎么会这样呢。”

苏寒微微皱眉。

水族给他的感觉,到处都透着一种不对劲。

突然间,苏寒抬头,看了一眼那石像,从他这个角度来看,石像此刻就是侧着脸在盯着自己!

  

章节目录

冰山总裁的贴身神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乘风而上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乘风而上并收藏冰山总裁的贴身神医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