这何止是感觉错了?

苏寒简直想骂人。

周围已经一圈人都包围上来,自己跟小雅现在是插翅难逃。

“如此挑衅我风族,你是什么意思?”

罗隐气得脸色都发白了,还从来没见过这样嚣张猖狂之人,都挑衅到自己家门口来了。

“我们只是路过。”

苏寒看了罗隐一眼,又看了看周围几十个已经包围上来的人,这些家伙一个个实力都不弱,真动起手来,自己想逃或许还有机会,但带个小雅,就难了。

看他们的反应,这两个族群显然不是朋友。

“路过?你当我好骗么!”

罗隐怒喝,眼神扫过,落在小雅的脸上,伸手指着她,“似乎,你们族长已经跟我们族长约定过了,彼此井水不犯河水,为何还擅闯我风族领地!”

小雅看着罗隐,喊道:“都说走错路了……”

她又偷偷看了苏寒一眼,露出一副不好意思的模样,哪里知道自己会带错路,直接跑进风族的领地中。

他们一族,跟这风族,可真不是朋友,以前还动过手呢。

“走错路了?呵呵,这借口还真是够随意的。”

罗隐喘着气,眯着眼睛,脸上满是怒气,“擅闯我风族领地者,后果是什么,你应该很清楚吧。”

“不清楚。”

小雅摇头,她还真不知道,“是什么?”

见小雅还一本正经问,罗隐都被气笑了。一个苏寒说只是路过,一个小雅说走错路了,也不知道后果是什么,他们是故意来玩弄自己的么?

“罗隐大哥,”身边一个人走到罗隐耳边,轻声说了几句,罗隐微微皱起了眉头,“我知道了。”

苏寒站在那,文丝未动,警惕地看着周围的人,一旦要动手,那也只能火拼出去了。

这蛮荒之地中的领地意识果然够强,一不小心,便要进入险地。

他不知道,除了这个方向之外,其他任何方向他们走都不会有太大问题,偏偏小雅是个路痴,更是没有方向感。

“你跟她不是一个族群的。”

罗隐盯着苏寒,因为苏寒身上的气息,跟小雅没有一丝相同,也看不到有其他族群的图腾,苏寒是故意隐藏自己的身份?

想到苏寒的速度,真如一阵风一般,比自己的速度还要快,偏偏境界却又没有自己高,实在是让他很匪夷所思。

“不是。”

苏寒也没有想隐瞒,“你们想怎么做就直说吧,我没时间在这耽误。”

“哼,我们族老要见你。”罗隐哼道。

他招了招手,十几个人立刻围了上去:“带走!”

苏寒跟小雅相视一眼,小雅无奈道:“他们人多,动手吃亏,放心吧,最多吃点苦头,他们不敢要我们的命,不然我姥姥……他们也得罪不起。”

他还能说什么?只怪自己太相信小雅啊,这丫头,真不能让她带路。

跟着罗隐几个人走到部落里,苏寒能看到竖起的一根旗帜,上面的图腾,便是三道波浪线,好似风吹的痕迹。

风族,代表的是速度。

一座木屋前,站着的人不少。

这座木屋跟之前关押自己的一样,都是活物,恐怕可以随时变换形态,的确很神奇。

“族老。”

罗隐走到木屋前,拱手恭敬道:“人带来了。”

“咯吱~”

门开了,一根老头缓缓迈步走了出来,眯了眯眼睛,目光在小雅身上停留了片刻:“小丫头,你姥姥可好?”

“我姥姥好着呢。”小雅回应道。

“我可是跟她说好的,大家彼此井水不犯河水,不准过界,你这般闯进我风族领地,可是违反约定了,我就是杀了你,你姥姥都没话说。”

族老语气平静,没有一丝杀气,但小雅依旧小脸煞白,咬着嘴唇道:“欺负小孩算什么本事啊你!有本事你找我姥姥去!”

被小雅一呛,风族族老楞了一下,随之忍不住笑了起来:“你这丫头,十几年过去,还真是没变,怪不得当年敢拔我的胡须,哼。”

小雅一怔,可没想到自己以前竟然见过这老头?完全没有印象啊。

罗隐就站在一边,没有说话。

他也不知道,为何族老会突然出关,说要见苏寒他们两个人,要动手杀他们,也不需要族老来动手吧?

他下意识转头看了苏寒一眼,不会是因为苏寒吧?

“派人通知云婆,她外孙女落我手里了,看看她想怎么要回去。”风族族老一招手,身后立刻有人走了上来。

“你别告诉我姥姥!”

小雅急忙喊道。

“嗯?”

“我是偷跑出来的,要是被我姥姥知道,她会打死我的!”小雅咬着牙,盯着风族族老,“要么,你把我杀了得了!”

“反正横竖都是死,要我姥姥亲自动手,她得多难过啊!还不如死在你手里,她只会愤怒不会愧疚!”

风族族老沉默。

他看着小雅,又挥了挥手:“算了。”

这个古灵精怪的小丫头,他还是很喜欢的,虽然两个族群立场不同,也早就约定好彼此井水不犯河水,但两个老人心中都知道,到底是因为什么。

他风族也不是没有后辈,无意间过界到别人的领地,不过是小小惩戒一番,不至于要了性命,真死了人,那肯定又是一番大战了。

见风族族老没要动手,小雅松了一口气,偷偷给了苏寒一个眼神,示意他还是自己靠谱吧,早就知道肯定不会死的。

“这丫头的命,可以留着,但这小子,不能留。”

小雅都还没得意完,风族族老又开了口,这一句话,让小雅顿时愣住了。

为什么苏寒要死?

苏寒依旧面不改色,与风族族老对视,一双清澈的眼睛,宛如有星河流转,一双浑浊的眼睛,似乎洞察了这世间的一切,彼此对视着。

“为什么!”

小雅急忙跑到苏寒身前,伸手拦着,“你为什么要杀他?是我带错路了,你要杀,连我一起杀好了!”

风族族老淡淡道:“因为他偷学我风族的传承天赋。”

能有如此快的速度,不是偷学了风族的传承天赋,又是什么?虽然天赋这东西,主要是血脉传承,但被人吞噬族人血脉偷学,并不是没有发生过。

“偷学?”

苏寒忍不住笑了起来,扫视一圈,目光落在罗隐身上,语气里有些嘲讽,“你的意思是,你们正宗的,还比不上我这偷学的?”

  

章节目录

冰山总裁的贴身神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乘风而上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乘风而上并收藏冰山总裁的贴身神医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