这木屋关着的就是苏寒,现在苏寒不见了,而阿楠就死在木屋前,还有什么比这更明显的么?

更何况,苏寒跟阿楠,本身就有矛盾!

高唐的脸上,满是愤怒,悲痛不已,抱着阿楠大哭。

小雅张着嘴,也不知道该说什么,阿楠是她从小的玩伴,虽然说自己不喜欢他,不想嫁给他,但也不想看到他死啊。

她同样难过,转头看着云婆:“姥姥,这……”

云婆没有看她。

“立刻下令,追捕苏寒!”

云婆厉声喝道,“将他带回来,必须将事情调查清楚!”

“是!”

身后几个人影,很快就不见了,小雅想阻止,可看到姥姥脸上的表情,也不敢再开口了。

哪怕她心里坚信,阿楠肯定不是苏寒杀的,他会冒险来救自己这一个不相识的人,又怎么会随便杀个无辜的人?

苏寒跟阿楠有什么矛盾?他根本就没当一回事好吗,怎么……怎么会杀人呢。

可事到如今,自己说什么都没用,姥姥已经认定苏寒就是凶手了。

“我一定要亲手宰了他!”高唐仰天怒吼,仿佛发狂了一般。

夜色浓郁,整个蛮荒之地,都陷入无尽的黑暗之中,还要持续到天亮。

苏寒寻了一个山洞,便将周围布置下阵法,隔绝气息,隐匿起来疗伤。

四周郁郁葱葱的山林包围,从外界看,这只是一处石壁,哪里有什么山洞,而在那禁制之内,别有洞天,苏寒此刻正盘腿坐在那里。

跟一个圣人级别的高手对战,苏寒能坚持下来,在别人看来,这已经是十分了不起的事情了,更何况那谢万堂也没得到什么好处,反而还落荒而逃。

可苏寒自己知道,若是没有铜钱戒指和三昧真火,自己肯定死了。

“境界不足,光靠外力,真的靠不住。”

苏寒深吸了一口气,脸色苍白。

几颗仙丹下去,他已经稳定住了伤势,急忙开始运转者字大道,抓紧时间疗伤。

一丝丝玄气翻腾,苏寒也不敢引动周围的精气,免得被人发现,自己现在受伤,再进行战斗,恐怕就要凶多吉少了。

他深吸着气,将者字大道施展到了极致,丹田汇聚,四肢百骸中所有的经脉,都不断流动着玄气。

玄气从身体表面流过,仿佛在修复滋养每一个细胞,让每一个细胞,都脱胎换骨。

苏寒闭着眼睛,调整着呼吸,抓紧时间养伤,不敢有一丝大意。

而另一边。

“哇——!”

谢万堂大口吐血,整个人差点趴到地上去。

他的脸色苍白,十分难看,仿佛被抽干了体内的鲜血。

“咳咳咳!真没想到……我竟然被一个黄毛小子,伤得这么重。”

这已经是他第二次逃走了,在苏寒面前逃走!

“这小子,不禁掌控了三昧真火,更有魂戒在手,否则我要杀他,易如反掌!”谢万堂哼了一声,“看来跟他正面厮杀,我也讨不了好啊。”

自己堂堂一个圣人级别的高手,不敢说在这蛮荒之地横行,可自保还是没有问题的。

竟然两次栽在一个黄毛小子手里,这让谢万堂很没面子,虽然没人知道,可万一呢?

若是让人知道,自己被苏寒打跑了两次,那他恐怕再无脸面,在这蛮荒之地呆着。

“该死的小子。”

谢万堂呼吸有些急促,自己硬生生从身上撕扯下那么多块血肉,他什么时候这么狼狈过?

“既然你自己找死,那就别怪我狠辣了!”

他心生一计,不把苏寒逼到绝路,自己恐怕没有更好的机会,单单就是那三昧真火,自己就难以应付。

本想让火族的人出手,将那三昧真火夺走,可怎么到现在还没动静?

以他对火族的了解,遇到这种黑炎三昧真火,恐怕就是付出代价,也愿意弄到手吧,竟然半天都没有动静。

若苏寒的三昧真火被夺走,那还想逃得过自己的手掌心?

只是火族一直没动手,谢万堂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。

不管怎么样,魂戒,他势在必得!趁着还没有别人知道苏寒身上有魂戒,他必须先出手,捷足先登,否则等第五清风背后的人察觉,可就轮不到他了。

谢万堂想明白了,便闭上眼睛,抓紧时间养伤,再准备进行下一步。

深夜的蛮荒,跟外围波涛汹涌的野海完全不同。

这里寂静,就像是一片真正的荒地,偶尔有几声虫鸣兽吼,也会在眨眼间便消失不见。

深夜来临之后,便一切归于平静。

似乎一到夜间,就没有人愿意在这种地方行走,免得那些藏在黑暗中的东西,将人给抓走了。

一夜无话。

山林中草木清脆,相隔着石壁并不算远。

远远看去,这就是一出最为普通的山峰罢了,外头还有几只体型瘦小的兔子,正在地上吃草,浑然没有察觉到什么异样。

兔子耳朵扇动着,不时捕捉周围的动静,一丝丝风吹草动,它们都十分敏感。

突然间,兔子停止不动,连嘴里咬着的草,都掉到地上,旋即后腿一蹬,便滋溜一声要跑,可还没来得急跑出去两米,便好似被固定在那一半,一动不动。

一只手探出,猛地一把抓住一只兔子,瞬间又再次没入山洞之中。

就好像什么事都没有发生过一样。

“噗——!”

一团红色的火焰燃烧,苏寒可不敢动用三昧真火,否则这兔子恐怕连灰都不剩了。

受伤恢复不吃点东西,那怎么能行。

小时候跟着师父在山上学医学武的时候,这些活他早就轻车熟路了,没想到到了这蛮荒之地,竟然还有重操旧业的机会。

苏寒麻利地处理好兔子,架在火上烘烤,火光发出噼里啪啦的声音,将苏寒的脸照的微微发红。

他一边思考着,才怎么找到水族所在地,这次来的目的便是找到生命之泉,不达目的,苏寒是不会罢休的。

而山洞之外。

逃走的两只兔子,惊慌失措,四处乱跑,在山林里穿行,跑着跑着,突然就停了下来,趴在地上,浑身颤抖着。

一只手伸了过来,放在兔子的身上片刻,便收了回去:“就在这附近!搜!”

  

章节目录

冰山总裁的贴身神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乘风而上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乘风而上并收藏冰山总裁的贴身神医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