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你放心!我一定会救他出来的!”

阿楠说完就跑。

小雅深吸了一口气,让自己冷静下来,关键时候,就必须保持冷静才行,她立刻跑回去,准备拖住姥姥,不让她那么快就去杀苏寒。

天色已经黑了下来,部落里更是昏暗一片。

布云遍布,也看不到有月光星光,到处都是一片漆黑。

苏寒所在的木屋,周围更是什么都没有,孤零零一座木屋在那,仿佛与天地融为一体。

“咝咝……”

一道道精气,从那木屋四周缝隙钻进去,环绕在苏寒四周,逐渐被苏寒吸收进体内。

“呼……!”

他吐出一口气,睁开了眼睛:“总算是突破了,定玄境界。”

没提升一个境界,实力都能够得到进一步提升,更何况丹田内还有铜钱戒指,储存着两倍的玄气量,足以让他使用三次杀招!

苏寒的眼睛很亮,在这黑夜之中,好似明星一般,他微微皱眉,听到了一阵急促的脚步声。

“咔哒!”

木屋的门,有人在动。

“什么人。”苏寒问道。

外头的阿楠没有说话,心中却是骂骂咧咧,要不是师父让自己来,他才不会管苏寒死活,这个该死的王八蛋,最好就是死了最好!

他从怀里拿出一颗奇怪的石头,上面刻画着不一样的符文。

阿楠将石头卡在那木门的缝隙中,捏着嗓子道:“快走!他们要杀你!”

说完,便又急急忙忙逃了,隐匿进黑暗之中,消失不见。

苏寒皱着眉头,能看到缝隙之中,那块石头正在微微发光,将木门逐渐腐蚀,连同周围的纹路都被消融了。

“砰!”

木门炸开了。

苏寒站了起来:“这木屋竟然死了。”

他不知道那石头到底是什么东西,竟然能让这木屋死,当真是不简单:“刚刚那个家伙是什么人,隐匿气息,还变幻声音,就是不想让我知道吧。”

那老妪要杀自己?

苏寒微微皱着眉头,从木屋中走了出来,外头一片空荡,一个人都看不到,那老妪还真是放心,似乎丝毫不怕自己逃走,也太过自信了吧。

不管怎么样,苏寒都不想冒险,若是那老妪真要杀自己,那还真没机会逃了。

“三十六计,走为上策。”苏寒不会让自己陷入危险之中,这蛮荒之地有太多未知的事情,一切都得小心。

他若是死了,乔雨珊她们恐怕也不会活。

苏寒立刻离开,身形隐匿进黑暗之中,很快便没了踪迹,踩着行字大道,快速离开。

他没有发现,身后一道影子,缓缓跟了上去,黑暗中那双眸子里,满是阴险和贪婪!

与此同时。

“姥姥~你坐下!你坐下!我给你拿茶来!”小雅乖巧地让云婆有些摸不着头脑,被她拉着坐了下来,端来了茶水,又是捶腿,又是捏脚的。

“怎么了这是?”云婆笑眯眯问道,“突然间懂事了?”

“哎呀,小雅一直都很懂事的好不好。”小雅笑着,“姥姥辛苦了,小雅要好好给姥姥捏捏脚,放松一下才是,姥姥你别动哦。”

她心里却是着急,也不知道阿楠到底成功了没有,她到此刻才反应过来,那木屋牢笼可不是一般的东西,阿楠那点实力,哪里打得开啊。

等他想到办法,姥姥恐怕都已经过去了!

看着小雅脸色变了又变,云婆忍不住道:“你到底怎么了?可不太对劲啊,姥姥还有事情要做,可不能陪着你了。”

说着,她便要站起来。

“姥姥!”

小雅急得立刻喊了起来。

“你你、你看看我现在的身手怎么样!”

小雅立刻挥起了拳头,“姥姥,你指点我一下嘛!”

她的脸上,更是着急了。

“小雅。”云婆皱起了眉头,“别胡闹了。”

小雅咬着嘴唇,可怜兮兮地看着有些生气的姥姥,犹豫着还有什么办法,可以拖住姥姥,哪怕一点点时间也好。

“姥姥……”

她看着云婆,眼睛渐渐红了起来,两颗豆大的泪珠,更是忍不住滑落下来,“你、你不要杀他……不要杀他好不好?”

“他只是救了我,这不是死罪吧!”

“要是他不出手,小雅可就死了!再也见不到姥姥了!呜呜……”

说着说着,小雅忍不住大哭了起来。

云婆一阵诧异:“杀谁?那小子?谁说要杀他了。”

“族长……啊?”小雅立刻停住了哭声,“姥姥你不杀苏寒?族长没说要杀他?”

“族长在闭关,我等了一下午才等到,没说要杀他啊。”云婆一阵无奈,看着自己这个外孙女,忍不住摇头,“瞧你哭得梨花带雨,这丫头,该不会真喜欢上人家了吧?你才认识他一天啊。”

小雅红了脸:“哪有!”

“既然不杀他了,那、那姥姥快把他放出来啊!他救我的命,是我的恩人啊,你还把他关起来!”

说着,她便拉着云婆的手,朝外跑去:“快去快去!”

云婆一阵无奈:“大晚上的,那么着急做什么,木屋安全着呢,别担心,他是你的救命恩人,姥姥怎么会杀他呢。”

她已经问清楚了,就算苏寒来历不明,但光是身上那道气息,就不是她可以招惹的了,一旦杀了苏寒,恐怕会更麻烦。

他们这一族,不想参与。

而彼时。

木屋前,阿楠脸上满是惊恐,嘴角还有鲜血溢出,瞪大着双眼,看着黑暗中,那张熟悉的脸!

“师、师父……为、为什么……”

他死死抓着谢万堂的手,怎么都不敢相信,师父会对自己下手!

喉结几乎要被捏碎了,脖子更是紧紧被抓着,窒息的感觉充斥了整个大脑。

“好徒儿,师父应该感谢你,但别怪我心狠,师父也没有办法,我不能让别人知道,苏寒身上的宝物被我得到了!”谢万堂墨子里一阵狠戾的光芒闪过,“你活着也是个废物,不如早点死,或许下辈子,会遇上个更好的师父。”

“咔!”

谢万堂的手猛地用力,便听到一声骨头断裂的声音,阿楠的身体,很快便软绵绵地倒了下去。

他清除掉自己的痕迹,将阿楠的尸体丢到木屋门口,嘴角满是阴险:“这条命,也只会算到苏寒的头上……”

  

章节目录

冰山总裁的贴身神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乘风而上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乘风而上并收藏冰山总裁的贴身神医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