洛心航并不知道苏寒已经知道真相,他更没想到,自己的猜测,误打误撞反而是对的。

  山洞密封着,洛心航藏身其中,继续锻造自己的身体,想要进一步融合邪尊的血液,免得再次发作,被邪尊鲜血吞噬。

  等到他完全掌控邪尊鲜血之后,便是他亲手去取来火种之时!

  ……

  海面浮沉,苏寒盘腿坐在海章鱼的背上,不知道在海上飘荡了多久。

  海章鱼用触角,轻轻碰了碰苏寒,他才睁开了眼睛。

  “到了么?”

  苏寒看了看四周,镇墓兽所在小岛在水下,这茫茫海上,倒是什么都看不见。

  “你在这等我。”

  苏寒说了一句,便跳入海中,自动分开海水,朝下潜行而去。

  他看到那熟悉的小岛,藏在水下,又循着以前的老路走去,跟上次一样,钻了进去。

  “哼。”

  此刻,正趴在火山池里睡觉的镇墓兽,缓缓睁开了眼睛,一脸的不耐烦,“又来做什么?”

  它前蹄上下搭着,满是褶皱的脸上,看不出有什么好脸色,抬了抬眼皮,朝洞口看去,正见苏寒迈步走了进来。

  “你倒是一点都不客气,还来我这做什么。”

  镇墓兽慵懒问道,“我已经没有什么东西可以教你了,也没有义务教你什么,没什么事就离开这里,不要打扰我睡觉。”

  “你这家伙脾气可真臭。”

  苏寒笑了笑,摇着头道,“我是怕你一个人呆在这里孤单,特地过来看看你。不识好人心。”

  镇墓兽耷拉着眼皮,爱理不理,它才不会信苏寒说的话,它宁愿信鬼,也绝对不会信这小子的嘴。

  这家伙一来,准没什么好事。

  “有屁就放。”镇墓兽开门见山,不想废话。

  苏寒这小子,就像是天生带着霉运,跟他靠近的人,哪里会有什么好事。

  从还在三千道门世界开始就是,这家伙是到哪哪里鸡犬不宁,鸡飞狗跳的。

  “光明神教覆灭了。”苏寒开口道。

  镇墓兽抬了抬眼皮:“噢。”

  它并怎么在意,反正跟它又没什么关系,不管是天庭还是光明神教,对它来说,本来就没有什么区别。

  “第五清风祖孙三人,都被我杀了。”

  “哦。”镇墓兽还是没什么反应。

  沉默两秒钟,它猛地站了起来,双眸如铜铃一般,死死盯着苏寒:“你说什么?第五家那个家伙,被你杀了?”

  他说的是第五清风,毕竟它只认识第五清风这个当初借用天道,毁了天庭根基的人。

  “嗯。”

  苏寒点了点头。

  镇墓兽不说话了,看着苏寒楞是看了半天,许久才磨着牙齿道:“你离我远一点!”

  这混蛋,不到定玄境界,怎么就能将第五清风给杀了?

  他该不会还有什么别的能力吧?镇墓兽狐疑地看着苏寒,满是好奇。

  “噗——!”

  苏寒手掌摊开,一道黑色的三昧真火点燃,发出咝咝的响声,镇墓兽的眼睛顿时亮了起来,忍不住倒吸一口凉气:“怪不得……怪不得,不对!就算你有这黑色三昧真火,也不够杀了第五清风吧,小子……”

  “我引来了九道天雷,借用天雷,把第五清风杀了。”

  苏寒也没有隐瞒。

  镇墓兽又沉默了。

  九道天雷?苏寒引来了九道天雷?他一个上玄境界的小子,引来天雷?开什么玩笑!

  “你还是离我远点吧,跟你靠太近,我怕又会引来天雷,连累我。”

  镇墓兽看向苏寒的眼神,已经不一样了,就像看着一个怪物,比它的存在还奇怪的一个怪物。

  “总而言之,光明神教彻底覆灭了,被我连根拔起,而我也要重建天庭,今天只是路过这里。”

  “什么意思?”

  镇墓兽不管苏寒是不是要重建天庭,这跟它没有什么关系,但这小子说它是路过这里,“你要进野海?”

  “你疯了么!”

  镇墓兽吼道,“就你这点实力,进野海深处,必死无疑,就算是圣人级别,也最多一个自保能力而已,你……”

  它没说完,哼了一声:“我可不是关心你,只是好不容易教会一个人掌控火焰,你要死了,那我不是白辛苦了?”

  苏寒笑笑。

  “说到掌控火焰,我还见到一个同样可以掌控火焰的人。”

  “不可能。”镇墓兽直接摇头,“这灵域之中,除了你我之外,再无人……”

  它突然抬起头,那双眸子瞳孔在收缩,盯着苏寒的眼睛,沉默片刻,“什么人?”

  “一个中年男子,头发胡须全部都是火红色,实力强大到根本感觉不到什么境界,一根手指应该就能轻易杀死我吧。”

  苏寒回忆了一下,他一边说,一边看到镇墓兽的脸色明显有了变化,“他跟我要了一点三昧真火,用别的东西跟我交换,我能看出,他对火焰的痴迷程度,不在你之下。”

  镇墓兽没有说话,微微眯了眯眼睛,又趴了下去,只是鼻孔里,冒出两道黑烟。

  “哼,小子,你越来越不怕死了。”

  镇墓兽当然知道苏寒说的是谁,想来这小子要进野海,也是因为那个家伙吧?

  真没想到,现在的灵域,已经可以吸引野海里面的家伙出现了?这可不是什么好事吧。

  “我挺好奇,是你掌控火焰的能力强,还是那个红头发的中年人?”苏寒玩味笑道。

  镇墓兽哼了一声,半闭着眼睛,不想搭理苏寒,更不想回答他这种问题。

  见镇墓兽不说话,苏寒深吸了一口气,从怀里取出一个葫芦,放在地上。

  “我这一去,九死一生,也不知道还能不能回来,这有一份礼物,算是我报答你教会我掌控火焰,不管怎么说,你教会了我的东西,就是我的老师,我应该喊你一声师父。”

  苏寒放下葫芦,便转身要走,脸上带着一丝落寞和无奈:“就算是死,我也会记得你对我的帮助,再见。”

  他迈步离开,镇墓兽耳朵扇了扇,抬了抬眼皮,见苏寒一只脚已经迈步走了出去,禁不住咂咂嘴。

  “你不就是想问点野海的事情么?搞得这么煽情做什么?老子最受不了这种了,滚过来!”

  

  

章节目录

冰山总裁的贴身神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乘风而上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乘风而上并收藏冰山总裁的贴身神医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