谢万堂很生气!

从未有过这样愤怒过!

被人当枪使了不说,差点丢了性命!

他那一张脸,完全黑了下来,心中恨不得立刻将第五轻狂杀死,这个该死的王八蛋,就连第五清风都死在那小子手里,他竟然还骗自己去找苏寒麻烦?

那就是一个坑!

“砰!”

山林木屋瞬间支离破碎,第五轻狂周身玄气护体,看着发狂的谢万堂皱起了眉头:“你又发什么疯!”

“第五轻狂!”

谢万堂怒吼,“你敢耍我!”

闻言,第五轻狂瞬间就明白了,谢万堂肯定是在苏寒那吃了亏,却明知故问道,“我怎么耍你了?血口喷人现在都这么随便了么。”

“哼!”

狂暴的玄气喷涌而去,谢万堂一张脸都已经变得青黑:“少跟我来这套!你以为我是那么好糊弄的么!别跟我废话,我的要东西在哪!”

他现在根本就不想管那么多,只要第五轻狂把自己要的东西拿来,他便立刻杀了第五轻狂!

这个该死的王八蛋!

“我说了,我的伤没有恢复,是不会告诉你的。”第五轻狂依旧平静,“别想用什么诡计来威胁我,没有用的,你要想要那东西,就只能乖乖听我的。”

“轰!”

谢万堂哪里还跟他客气,心里早就憋着一肚子火了。

自己差点被苏寒给杀了,被一个黄毛小子给杀了?逼得他狼狈而逃,还有比这更丢人的么!

气浪翻滚,谢万堂强势出手:“连你爹都死了,第五家族还有什么用?若是不把我要的东西交给我,今天就是你的死期!”

砰!砰!砰!

第五轻狂与谢万堂激战起来,脸色也冷了下来:“看来,那些家伙追来了啊!”

“哼,想让我给你当挡箭牌,第五轻狂,你打的一手好算盘啊!可惜,你没机会了!”谢万堂怒吼,“把东西交出来!”

两个人疯狂对战,四周瞬间被夷为平地,可怕的气浪硬生生将水桶粗的树木都折断,横飞了起来。

两大圣人之间的激战,恐怖如斯!

“我死了,你这辈子都得不到那东西。”第五轻狂咬着牙,他伤势还没恢复,不是谢万堂的对手,这这样下去,自己真的会死在这个疯子的手里。

第五家族这一脉,就只剩下他一个人了,绝对不能轻易死了。

“那我就不要了!”

谢万堂冷笑着,就像一个疯子,愤怒让他已经不在乎那么多了。

就算是得不到那东西,他也要杀了第五轻狂,胆敢欺骗自己的人,就没有资格活着。

“是你找死!”

第五轻狂眸子冷峻,嘶吼一声,浑身气势暴涨,哪怕只剩一只手,可似乎在那瞬间,他的血气瞬间变得充盈起来。

“不要命了是么?”谢万堂眯着眼睛,“那我就送你上路!”

轰隆隆——

两个人战斗越发激烈!

许久,两个人才分开,此处已经变得一片狼藉,二人身上皆是杀气毕现,杀红了眼。

“我最后问一遍,东西给我!”谢万堂剧烈喘息着,呼吸急促,要杀一个跟自己实力相当的对手,还真没那么容易。

就算把第五轻狂杀了,自己也肯定要重伤,这可不是什么好的选择。

“我已经给你了,是你自己没用,得不到而已。”

第五轻狂哼了一声,“连着魂戒的下落都告诉你了,可你不争气啊?难道也要怪我?”

“哼。”

谢万堂知道第五轻狂这种,吃软不吃硬,继续打下去,不会有结果,看着第五轻狂手臂的伤口又开始开裂,流出鲜血,他满脸冷笑:“第五轻狂,你认命吧,你们这一脉,毁了,野海不会再有你们的位置。”

“不烦你操心。”第五轻狂盯着谢万堂,“要战便战!老夫今日跟你有一个人要死!不战,就滚!”

谢万堂眼里瞳孔收缩,咬着牙道:“第五轻狂,你别后悔。”

得不到自己想要的东西,他不想把事情再浪费在第五轻狂的身上,这个该死的家伙,第五家族的人,都是骗子,狡猾得不行!

谢万堂哼了一声,知道纠缠下去没意义,他早晚能得到自己要的东西,就算没有第五轻狂,一样可以得到。

见谢万堂离开,第五轻狂才松了一口气,微微涨红的脸色瞬间变得苍白,哇的一声吐出鲜血。

强撑到现在,他受的伤更加严重。

“这个该死的家伙!”第五轻狂眸子清冷,嘴唇被鲜血染红,若非断了一臂,谢万堂哪里敢在自己面前造次?

第五清风死了,第五长空也死了,他们这一脉,就只剩下他一人,威慑力的确减少了不少。

“苏寒……这一切都是拜你所赐啊!”第五轻狂咬着牙,身子因为愤怒都颤抖了起来,“我一定会找你,百倍讨回来!”

“是么?”

突然间,一道声音响起,第五轻狂不禁猛地抬头。

看着眼前漫步走来的年轻人,他瞳孔猛地收缩:“苏寒!”

他怎么都没想到,苏寒竟然来了!

“混账!是谢万堂!”

是那个该死的东西,把苏寒引来的!

“你不是要找我算账么?”苏寒迈步而来,淡淡道,“刚好,我也有账要找你算,我亲自过来,也省了你的事情了。”

第五轻狂想逃,可两侧明王跟雷木思已经包围上去,丝毫不给他逃离的机会。

他眯着眼睛:“哼,你以为你们三个人,就能杀我?”

“别想逃了,你爹,你儿子,都说过这话,现在呢?”苏寒抬手,十六卦阵瞬间铺天盖地而去,他盯着第五轻狂,浑身杀气冲天,“我不想跟你废话,更不会再给你一丝机会,第五轻狂,为你当年的罪行,付出代价吧!”

第五轻狂眸子猛地收缩:“死吧!”

他猛地抬手,却不是对着苏寒,而是冲向明王,必须打开一个缺口,逃出去!

面对两个圣人级别的高手,还有这散发着恐怖气势的阴阳十六卦,连自己的爹第五清风都难逃一死,他如今重伤,哪里还有招架之力?

“一代杀神,现在只会逃了么!”苏寒爆喝,语气里满是嘲讽,“只可惜,你逃不了!”

  

章节目录

冰山总裁的贴身神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乘风而上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乘风而上并收藏冰山总裁的贴身神医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