苏寒一怔:“你说什么?”

亲她一口?这丫头在想什么呢。

乔雨蔓认真看着苏寒,一字一顿道:“对,亲我一口。”

她不想再有遗憾,如果明天就要死,那今天想做的事情做完了,就不会有遗憾,可若是没做,明天便再没有机会了。

苏寒看着那双满是认真的眼睛:“别开玩笑了,快找南天门,我们……”

“姐夫,你要说话不算话么?”乔雨蔓大眼睛闪亮,看着苏寒,“我已经找到南天门了,就在脚下,现在可该是你兑现承诺的时候了。”

苏寒看着脚下,普通的石板,哪里是什么南天门。

这丫头,到底胡闹什么呢。

“砰——!”

见苏寒不相信,乔雨蔓脚下用力一跺,顿时石板猛地剧颤起来,霎时间,一道光芒浮现而出,是一道门的形状。

“南天门?”看着那虚幻的光芒,上面几个模糊的字,苏寒依旧还能分辨得出,尤其是那门下一处断裂的石台,更是让他眼睛一亮。

那就不是洛城东哪里的石像底座么?他的脑海里清晰记得石像的样子,完全跟底座吻合!

“这……”

他看着乔雨蔓,没想到她竟然真的找到了,苏寒都没看出来,她是怎么做到的。

“现在,说话要算话。”乔雨蔓依旧一脸认真看着苏寒。

苏寒沉默片刻,凑了过去,在乔雨蔓的脸上亲了一口:“好了。”

“没好。”

乔雨蔓摇头,伸手指了指自己的嘴唇,“我说的是这儿。”

苏寒连忙拒绝:“不可以。”

开什么玩笑!

乔雨蔓疯了么!

“雨蔓,别胡闹了,正事要紧,我们快进去。”苏寒严肃道,现在可不是开玩笑的时候。

“我没闹,你想说话不算话么?”

乔雨蔓大眼睛中,有一层雨雾,长长的睫毛微微颤动,“你刚刚明明答应我的。”

“雨蔓,不可以,我是你……”

“你是我姐夫?”乔雨蔓似笑非笑,“那你知道不知道,我可是比我姐,更先喜欢上你的!”

苏寒愣住了。

“是我帮你,你跟我姐的婚约才没取消的。”

“是我帮你,妤姐才敢放下包袱,跟你在一起。”

“是我帮你,身边的人丽思姐才勇敢地说出自己心里的爱。”

“是我……我不是为了她们,我是为了自己,我是为了……让你有一天,接受我的时候,不会那么愧疚。”

乔雨蔓连着几句,让苏寒心乱如麻。

“我姐早知道了。”她努了努嘴,看着苏寒,“女人的直觉可厉害了,我喜欢你,一直都喜欢你,我姐可以嫁给你,我为什么不可以?妤姐她们都可以当你的女人,我为什么不可以?”

苏寒不知道该说什么。

“我知道你现在不懂要说什么,那就什么都别说!”乔雨蔓霸气道,上前一把,一把搂住苏寒的脖子,“反正,你这个人,我是要定了。你我都不知道未来会发生什么,都不知道能活到哪一天,那我还有什么好顾忌的?”

“本姑奶奶,就是敢爱敢恨!”

说完,她扑了上去,唇齿相碰的瞬间,苏寒的大脑已经一片空白了。

好一会儿,苏寒感觉自己几乎要窒息了,乔雨蔓才松开了他:“这次,你表现得不好,下一次,你若是再反悔,就别怪我不客气了,本姑娘,可没那么好欺负!”

苏寒摸了摸嘴唇,还是一脸愣神,半天都没反应过来。

这丫头片子,未免太霸道了吧!

“还愣着做什么,走!”乔雨蔓看苏寒还在发呆,哼了一声,一把拉住他,便跳进了那光圈之中,消失不见。

远处,看着一切的洛心航,脸色并不好看,他可不喜欢看别人在他面前展示幸福。

“真没想到,机关竟然藏在这里,还用魂体来掩饰,可真是够隐秘的,那小丫头竟然能看到魂体,看来那双眼睛……不一般啊。”

洛心航冷冷道,“不知道挖下来丢到水杯里,会不会一样那么好看。”

光明旋转,眼前仿佛失去了所有的光线,天旋地转。

好一会儿,苏寒跟乔雨蔓的眼睛,才恢复过来,可以看到周围的一切。

“我们上天了么!”

苏寒看着周围云雾缭绕,不禁喊道。

脚下是一块平地,上头的门碑高耸,而四周空空荡荡,一眼看过去,好似站在云层之中!

苏寒走到边上,低头看了一眼,这不是在天上,还是在哪里?

他们上天了!

“这里就是南天门。”乔雨蔓指着头顶门碑上刻着的三个字,雄伟大气的三个字:南天门!

仿佛一座悬在半空中的巨石,周围什么都没有,这就是南天门?天庭呢?怎么看不到天庭?

乔雨蔓看着四周,没有一丝紧张,反而有些好奇,竟然真的有这样的地方,看来洛城东那家伙,还真有些能耐。

苏寒冷静下来,将乔雨蔓表白的事情放在脑后,他现在哪里有心情去想,再说,他想了有用么?乔雨蔓这丫头霸道起来,怕是敢直接将自己就地正法!

太胆大妄为了!

“这就是南天门。”苏寒看着四周,脚下的平地并不算大,这只是一个门,远处除了云雾之外,再不见其他,天庭不在这里。

“看来果然跟雷木思猜测的一样,天庭三十三重天,这南天门,只是一个入口。”

就算雷木思是古天庭遗留的幸存者血脉,可也一直在寻找古天庭的路上,从未真正踏上过南天门,更别说古天庭了。

苏寒深吸了一口气:“古天庭……”

他转头看着乔雨蔓,乔雨蔓立刻道:“你不用谢我,我说了能帮你找到,没骗你吧?本姑娘的本事大着呢!你最好哄我开心了,我就帮你更多!”

苏寒哭笑不得,自己就算不哄她,她难道就不会帮自己?

不过想想刚刚嘴唇上的感觉,苏寒还是不敢说话。

他看着南天门,那三个大字,深吸了一口气,从怀里取出雷木思给自己的竹筒,脸上表情严肃:“只要找到火种,古天庭复兴的希望就有了!不管遇到什么,我都要拿到火种!我们走!”

两个人一步迈进南天门,身影再次消失!

  

章节目录

冰山总裁的贴身神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乘风而上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乘风而上并收藏冰山总裁的贴身神医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