浪潮退去,海浪拍打礁石的声音,瞬间消散,而耳边响起的这一道熟悉的声音,让三娘整个人身子颤。

这是幻觉。

自己想念他,已经到了产生幻觉的地步了么?

三娘苦笑一声,她可没想到,自己都会经历这种事情,无奈着看着远处的浪花,回应道:“是,我讨厌你!讨厌你这个负心汉!讨厌你这个大骗子!你说了回来,可这么久都没回来!你就是个大骗子!”

她泄着苦闷,就像一个满是怨气的小媳妇。

“既然你这么讨厌我,那我是不是不应该回来?”

耳边,再次传来声音,此刻,三娘身子猛地一颤。

她感觉自己的灵魂,在那瞬间都被雷电击中一般!

幻觉?还是幻觉?

这怎么可能!

她缓缓转过头,心里有些紧张,当看到那一张日思夜想的脸,三娘直接大叫了起来。

“啊——!”

这比见了鬼还要可怕!

苏寒张开手,笑道:“是不是真的讨厌我?是的话,我立刻走,不让你心烦。”

三娘瞬间红了眼睛,哪里还顾得了那些,飞快几步跑过去,一把钻进苏寒的怀里,那股熟悉的温度,让她反应过来,不是幻觉!

这不是幻觉啊!

“真的是你!真的是你!”三娘娇躯轻轻颤动,声音都带着哭腔,“你混蛋!你怎么才回来!你怎么才回来啊!”

她拍打着苏寒,恨不得将这段时间的思念,都化作怨气,泄在苏寒的身上。

苏寒只是笑,一句话不说,任由那拳头,砸在自己的胸口上——反正,又不会痛。

好一会儿,三娘不动了,抬着头,红着双眼,直勾勾盯着苏寒,看着他依旧一脸笑意,任由自己拍打,似乎在偿还自己的愧疚,她咬着牙道:“哪有那么容易,就让你偿还了所有的愧疚!”

说完,三娘一把搂住苏寒的脖子,吻了上去。

海风吹,长飞扬。

滴滴泪水,从眼眶滚落,顺着脸颊,最终落在沙滩上。

许久,三娘感觉自己都快窒息了,才松开了手。

看着苏寒嘴唇上滴滴鲜血,那是她故意咬破的:“疼不疼?”

“疼。”

“你活该!”

三娘哼道,说完,别过头,抹去眼泪,再转回来,脸上的开心和笑意,依旧掩饰不住。

她帮苏寒擦去嘴角的血迹,哼道:“再敢骗我,咬死你!”

苏寒大笑,一把搂住三娘,将她拥进自己的怀里:“好,再骗你,就让你咬死我,反正,要死我也只想死在你怀里。”

三娘红了脸,许久没听到的情话,依旧有如此大的杀伤力,在外人面前,再彪悍的三娘,到了苏寒面前,就会变成一个小女人。

“走,回去。”

苏寒牵着三娘的手,转身朝着东山岛而去,“以后,不让你再当望夫石了。”

东山岛跟过去相比,已经完全不同。

虽然天命不在,但有四大海王在这,依旧可以将这掌控得很好,更何况,还有叶天成他们相助,如今俨然已经成为三千道门世界中,最独特的存在。

演武场。

阿飞随意躺在那里,用红帽子扣着脸,哼哼道:“什么事都让我干,这些混蛋,越来越过分了,书生那个王八蛋,就是借口爱干净,老子就不爱干净?”

“还有海狮,你忙我就不忙,真以为我打不过你啊。”

“最可气的就是三娘!”阿飞遮着脸,一点都不客气,“天天去海边当望夫石,这用看,能把苏寒那王八羔子看回来啊?都一把年纪了,还跟小女孩一样,幼稚!”

阿飞这一口气,可是直接把几个人都得罪了。

他哼哼道:“还有苏寒那混小子也是,都去多久了,还不回来?肯定是那边又找了什么国色天香的女人,乐不思蜀了!老子太懂他了!”

突然间,阿飞不说话了,他感觉到空气中,隐隐有些不对劲,似乎有一种火药在燃烧的气味,就是那种,一点就会炸,一炸就要命的东西。

他手放在红帽子上,轻轻移动着,露出一只眼睛,环顾四周,却什么人都没有看到。

“吓死我了,还以为三娘来了,她这会儿肯定在当望夫石,哪里有空来搭理我。”阿飞松了一口气。

“你换只眼睛看看。”

耳边,传来一道声音,嘿,还挺熟悉的,不过好像有段时间没听了。

“换什么换,还能见到鬼不成?”阿飞满不在乎道,顺势手指一拨,将红帽子移开,露出另一只眼睛,这下,他看清楚了。

真的跟见到鬼一样!

阿飞整个人都弹了起来:“三娘!”

此刻,三娘红着脸,一股火山要爆的模样,死死盯着阿飞:“呵呵,我一把年纪了?”

当着自己男人的面,说自己一把年纪了!

还说自己幼稚!

“没有!真的没有!哪个王八蛋陷害我!”阿飞急忙解释,“在我心里,三娘永葆青春,年年十八的小姑娘,这三千道门世界,就没有比三娘更有魅力的女人!”

他慌乱不已,说话都有些不利索,猛地一转头,便看到在那幸灾乐祸的苏寒:“是你!”

“是我。”苏寒点了点头。

阿飞顿时激动万分,急忙跑了过去,“你回来了?你回来了好啊!你这臭小子,终于回来了!你知道不知道,三娘有多想你?大家有多想你?你这小子……”

“呵呵,三娘想他,是三娘的事情。”

不远处,海狮的声音传来,“阿飞,我们要揍你,就是我们的事情了。”

“不错,你爱干净?你一个月不洗一次澡的人,也敢说爱干净?”

书生也走了过来,手中纸扇打开,轻轻扇着:“这在背后说我们坏话不打紧,但说三娘这样一个魅力无限的女人,就真的很过分了,我看不下去,海狮你呢?”

“我也是。”

三娘、海狮跟书生都围了过去,阿飞深深呼吸一口气,满脸无奈,可怜兮兮地看了苏寒一眼,似乎在求救,可苏寒完全不搭理他。

这混蛋,该!

“苏寒,这是你回来,给我带的礼物么?”阿飞将红帽子扣在脑袋上,脸上露出一抹忧郁的神情。

这一顿操练,可是重礼啊!

ps:晚上继续写,新的一个月,月票推荐票别浪费了

  

章节目录

冰山总裁的贴身神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乘风而上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乘风而上并收藏冰山总裁的贴身神医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