见邪尊倒了下去,雷木思自己脸色也猛地涨红,哇得张嘴喷出一口黑血,头晕目眩。

他连忙深吸一口气,让自己提起一口真气,立刻离开。

四周,还有邪尊的人,久留太危险了。

同是古天庭的血脉,邪尊却从来都只是为自己考虑,自私的人,终究是要付出代价的。

“你没有第五世了。”雷木思留下这一句话,身影便消失了。

寒风吹过,邪尊倒在地上,身子不断抽搐,鲜血直流,一双大眼睛瞪得直直的,那瞳孔之中,有一丝光芒闪过……

“邪尊大人!邪尊大人!”

洛心航急忙跑了出来。

他从来没见过邪尊受这么重的伤,胸口直接被洞穿了,鲜血还在不断流出。

“带……带我回去……”邪尊发出喃喃的声音。

洛心航满手都是血,抱着邪尊,大声喊了起来:“快救邪尊大人!快!”

地上鲜血一片,洛心航抱着邪尊,身上的长袍,更是被鲜血染红,看起来骇人不已,他没有将邪尊带回邪尊岛,反而是直接朝着圣城的方向而去。

“邪尊受伤太重,无法长途跋涉,先就近安置,稳住伤势再说!”洛心航立刻下命令,“你等速速去寻找名医和药材,不得有误!”

他一声令下,所有的手下立刻四散离开。

距离山林不远处的村落里,空无一人,洛心航直接将邪尊带到一间破庙。

蜘蛛网到处都是,看起来荒废了许久。

洛心航将邪尊放在地上,便走到一边,熟悉地走到一座石像之后。

邪尊缓缓睁开眼睛:“这……这是哪里……洛心航,带我回邪尊岛……快……”

他看着四周破败的环境,缓缓吐着气,眼神里闪过一丝恼火。

这不是他想来的地方。

“邪尊大人,你流了太多血了。”

洛心航的声音传来,邪尊微微仰头看了一眼,此刻洛心航的手里,拿着一把匕首,手里还有一个很大的瓶子。

他蹲了下来,那双眸子里的光芒,让邪尊不禁心中猛地一颤。

“你要做什么?”他脸上顿时浮现一丝怒气,“我说了……带我回邪尊岛!”

只要回了邪尊岛,他便可以快速恢复。

可洛心航仿佛没有听到,看着邪尊胸口不断流血,眼神里满是可惜,他伸出手,在伤口上轻轻一压,顿时便有鲜血流出,散发着淡淡的血腥气味。

“啊——!”邪尊咬着牙,脸上杀气横生,“你找死!”

他刚想动弹,却发现自己根本就动不了。

四周,一道道阵纹流转,已经将他的四肢牢牢禁锢住!

这是一个禁制!

洛心航看着邪尊,满是伤痕的脸上,在这昏暗的环境中,更显得狰狞无比:“邪尊大人……你的血很珍贵,流了这么多,真是太可惜了。”

“洛心航!你想死么!”

“啪!”

邪尊话都没说完,洛心航一巴掌狠狠抽了过去,似乎将他这些年的怨气,都彻底发泄出来。

只一巴掌,便抽得邪尊嘴角鲜血飞溅,几乎连骨头都打断了。

“我想死!”洛心航大吼,眸子里满是狞色,“现在的你,能杀了我么?啊!你害死我父兄的时候,难道就没想过,有一天会死在我的手里!”

邪尊冷笑:“不知死活的东西!你以为这种禁制,就能束缚我么?你该死!”

他猛地玄气一震,却根本无法挣脱开,甚至连丹田内的玄气,都在不断流逝,浑身变得虚软无力。

邪尊脸色大变。

“别白费心机了……”洛心航阴冷地笑着,掏出匕首,在邪尊面前晃了晃,“记得你第一次在我脸上划下三道伤痕时说了什么么?你说这样好看!”

“噗!噗!噗!”

他眼神里狠光一闪,便瞬间在邪尊的脸上,狠狠划开三道,鲜血飞溅!

“啊!”邪尊凄厉惨叫。

他越惨叫,洛心航脸上便越疯狂,他看着那流出鲜血的脸,亢奋不已,手中的匕首,更是颤抖起来,“你摧残我,蹂躏我,在他身上刻下各种伤痕,今天……我都一一还给你!”

就像是着了魔,发疯一般,洛心航握着匕首,在邪尊的脸上、身上,不断划开伤口,鲜血不断溢出。

整个破庙里,都是邪尊那凄厉的惨叫声,不断回荡着……

许久,邪尊就只剩下一口气,浑身剧颤,完全是神经反应。

只有那双快被鲜血遮盖的双眸,死死盯着洛心航!

他怎么都没想到,自己千算万算,竟然在洛心航这失算了!

这禁制,怎么可能束缚得了自己?

“邪尊大人,我说了,你的鲜血很珍贵,对我来说,可是最美味的东西……”洛心航用瓶子将邪尊身上流出的鲜血,收集起来,“你以为我跟着你,是为了什么?为的是你的四世身,为的是你的鲜血啊……”

邪尊说不出话来,身子猛地颤动,眼里的杀气,也渐渐消散。

洛心航将瓶子装满,小心翼翼塞好,看着邪尊渐渐发白的脸,忍不住摇了摇头,低下头,在邪尊耳边,脸上的表情,如同魔怔了一般,压低声音道:“想不明白么?我告诉你好了,我是……光明教主的人……”

邪尊身子猛地一颤,眼神里满是不甘和愤怒,却无力回天,瞪大着眼睛,没了生息。

洛心航站了起来,眼角还有泪水,蛰伏了这么多年,终于得到了这个机会,终于得到了自己想要的东西!

他看了邪尊一眼,通红的眼睛,眼泪不断落下,手里的瓶子里,已经装满了邪尊的鲜血,这是他四世身的血,邪尊想要获得第五世的命……没这个机会了!

“为了这东西,我洛家失去了一切!我洛心航也失去了一切!”洛心航咬着牙道,“但现在,所有失去的一切,我都要拿回来!全部拿回来!”

那张狰狞的脸上,不断抽搐着,看起来十分可怕。

“苏寒……嘿嘿……”洛心航仰头大笑,将瓶子小心翼翼收藏好,好似一个疯子般,转身离开,可怕的笑声,在整个破庙里回荡。

邪尊的尸体,就躺在那里,浑身血液都被放干了,依旧瞪大着眼睛,洛心航根本就没注意到,那双瞳孔,微微收缩了一下。

  

章节目录

冰山总裁的贴身神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乘风而上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乘风而上并收藏冰山总裁的贴身神医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