苏寒未必会完全信任他们,这都不重要,重要的是,将整个战线拉响,让光明神教,成为整个灵域的对立面!

如今第五长空不在,就是最好的机会,闻香一人,根本就掌控不了全局。

一旦圣城攻破,那就意味着,光明神教并非不可阻挡,让其他势力也明白,可以不再受光明神教的压迫。

“好!”

听到苏寒的话,虎王先开了口,“就等你这一句话!这口气已经憋了太久了,光明神教也该付出代价了!”

“不错,既然要战,那这次的战场,就是圣城!也让他们尝尝战火燃烧的滋味。”蛟龙王同样点头道。

当年西域大战,战火熊熊燃烧,让这一片乐土,都变成了荒地,光明神教总该付出点代价。

几人开口,明王自然没有意见,对光明神教的恨意,他从来就没少过。

“那现在,就看各大势力的选择了。”明王淡淡道。

到了此刻,他反而不着急,也不担心了。

光明神教覆灭,这是迟早的事情,他们想要征服整个灵域,想要不断压迫,那就就要做好,被人反抗的准备。

苏寒眸子清亮,脸上更是多了一丝冷意:“等第五长空回来的时候,恐怕会大吃一惊吧。”

而彼时,从孔雀园离开,金家等势力,都陷入了犹豫和纠结之中。

他们来投奔苏寒,来到这西域,是为了求一个安身之所,并非是要跟光明神教敌对,甚至直接反抗。

这风险太大了。

一旦彻底得罪光明神教,那就是不死不休,你死我活的斗争了。

他们哪里想到,苏寒竟然直接开口说要攻打圣城,这等于是将他们逼上了路口,只能做一个选择。

“我们撤离圣城,已经得罪了光明神教,再跟着苏寒去攻打圣城,那就是跟光明神教不死不休了,”金乌皱着眉头,仔细衡量得失,这不是开玩笑的。

一旦选择错了,那金家恐怕都要覆灭,从这灵域中彻底消失。

他看了皇甫林一眼:“你如何抉择?”

皇甫林深吸一口气:“我跟你不一样,皇主下落不明,想来已经被光明神教拘禁了,就是为了威胁我等,光明神教真是太卑鄙了!”

“这么多年,光明神教明里暗里打压各大势力,企图分化各大势力,我想你很清楚,未来继续下去,只会变本加厉。”

他眉头紧皱:“到了此刻,连皇主是不是还活着都不清楚,我还考虑那么多做什么?要么,就拼个鱼死网破!”

皇甫林咬牙道:“不反抗,就要被压迫一辈子!老子不服!”

他做出了选择,皇主都未必还活着,皇甫林孑然一身,自然不需要考虑太多,如果再回圣城,恐怕也会被光明神教抓走杀死,不如再搏一次!

说完,皇甫林深深看了金乌一眼,金家可不是金乌一人能做主的,未来的路如何选择,那决定着金家整个家族的命运,如何敢儿戏。

“我们也投奔孔雀园!哼,至少比起光明神教,孔雀明王等人有情有义!”

“不错,四大法王拼死相救,这份情谊,就不是光明神教那些杂碎能比的,我也投奔西域!”

“你们太冲动了,跟光明神教做对的人,有活着的么?哎,我看还是得回圣城,哪怕当狗,至少能活命。”

……

一时间,群起争论,有的人不说话,默默做出选择。

很快,人群便散开了,各自有各自的选择,留在西域,选择跟随苏寒,投奔孔雀园的直接离开,而有的想回圣城,哪怕当走狗,至少还能在光明神教的庇护之下。

今日别离,他日便是战场上相见!

看着不断有人做出选择,金乌叹了一口气,看着金家家主:“我金家本可以依附禁止一族,就算难以兴盛,但也可保血脉流传,如今,却是要走到绝路了。”

“各位,我想说的一点是,就连禁制一族老祖伏氏,都亲自上圣城,救苏寒一命,其中缘由,你们难道看不出来么?要知道,那禁制一族阴阳两极阵法,可窥探天机啊……”

金乌说完,便不再说,默默立在一旁,他知道,金家会作何决定,他能说的,也只有这些,能不能改变什么,就不是他可以左右的了。

与此同时。

砰!砰!砰!

圣城之外的山林,已经成为一片废墟,可怕的冲击波,将这一片山林,彻底夷为平地!

可怕的两大圣人级别战斗厮杀,惊天动地!

雷木思的面具上,有一丝裂痕,下巴更是已经有鲜血流出。

他盯着头发有些散乱,同样嘴角溢出鲜血,眸子里杀气冲天的邪尊,冷然喝道:“今日,你非要与我拼个你死我活么!”

“哈哈哈哈!”邪尊大笑,“都到这份上了,你还需要问么?雷木思,我需要你的人头!去换我第五世的命!”

“轰隆隆——!”

两个人再次冲撞在一起,可怕的玄气爆炸,掀起狂风呼啸。

躲在巨石之后的洛心航,心惊胆战。

圣人级别的战斗,真是太过可怕了!

自己什么时候,才能拥有这种实力?他想报仇,他想杀了苏寒,为自己的父兄报仇,没有足够的实力,他什么都做不到!

一想到洛扉跟洛天钢二人,被邪尊硬生生逼去送死,洛心航就觉得心口发涨,恨意冲天!

都是因为他,否则父兄如何会死?都是因为苏寒,否则他洛家何至于沦落到今日!

“砰——!”

可怕的爆炸声,震耳欲聋,洛心航捂着耳朵,尽可能躲避,那双眸子里的狠光,比邪尊的还要可怕!

山林成了废墟,乱石惊空,四散横飞,如最可怕的暗器,还要可怕。

许久,战斗渐渐平息下来,雷木思脸上的面具,支离破碎,脸色苍白,嘴角更是鲜血不断溢出,剧烈咳嗽。

而另一边的邪尊,手臂断了一只,头发凌乱,看起来如同疯子一般。

“噗嗤——”

雷木思的手,从邪尊胸口穿过,霎时间鲜血飞溅!

“唔唔……”邪尊瞪大了眼睛,身子不断颤抖,“你……你……”

“人,要为自己的自私,付出代价。”雷木思冷笑一声,抽出了手,邪尊重重倒了下去。

  

章节目录

冰山总裁的贴身神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乘风而上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乘风而上并收藏冰山总裁的贴身神医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