这个时候再夸自己帅,长得好看什么用?

本大人的心情都已经被这一人一虫给祸害了。

镇墓兽哼了一声,懒得理会,径直迈步超前走去,苏寒也没说话,跟在后头,摸了摸虫王的脑袋“干得漂亮。”

峡谷深处越发昏暗,苏寒抬头看了一眼,头顶的天空还在滚动,那明显就是海水。

真不知道镇墓兽是怎么做到的,竟然将一座岛,藏在深海之中,要是不知道的人,恐怕就是想破脑袋,也绝对想不出来。

四周,寒风呼啸,隐隐有鬼哭狼嚎之声,这镇墓兽终日与各种魂魄相伴,也不知道它到底什么来头。

苏寒没有多问,免得这只暴脾气又改主意了,不肯教自己掌控三昧真火,那可就是白费功夫了。

他跟着镇墓兽进了一个山洞,不断蜿蜒朝下,仿佛要进入地下深处,这可是一座岛啊!

四周的墙壁,隐隐有火光闪动,苏寒认真看了一眼,都是岩浆!

“这是什么地方?”他抬头问道,镇墓兽却是不理会,迈着步子,依旧满脸不高兴。

墙壁上的岩浆,有着既定的轨道流动,彼此分离又在一定的节点交错,看得眼神闪烁,那交织出来的符文,分明就不简单。

他站在那,认真看着,忍不住伸手去摸。

“你想死么?”镇墓兽哼了一声,“这些岩浆,可不比你的三昧真火差,碰到就要你的命!”

苏寒猛地收回手,如此可怕的东西,这是拿来装饰墙壁的还是怎么样,这些符文,跟阵法纹路有些相似,只是还有一些独特性,没有认真研究,苏寒一时也没法说清,到底是什么。

他看了镇墓兽一眼,见它继续迈步朝前走,也不再看那些岩浆符文,现在最重要的是掌控三昧真火,其他的都可以放到一边去。

山洞深处,光线依旧昏暗,苏寒感觉越往深处,温度越高,额头上已经冒出了层层细汗。

这到底是海岛深处,还是地下深处啊。

仿佛整个小岛,本身就是一颗巨大的火球,藏于这深海之中,水与火交融,让人意外。

通过山洞,入眼便是一个巨大的空间,苏寒视线顿时变得开阔起来。

“好了,就是这里。”

镇墓兽转过头,看了苏寒一眼,“就在这里,好好学。”

苏寒看着周围空荡荡的一切,什么东西都没有,这怎么学?

这就像一个地下空间,足足有一千多平方的面积,高有足足三层楼,空间极大,可却什么东西都没有,镇墓兽要在这里教自己?

“这什么都没有,如何学?”苏寒问道。

“怎么没有?”

镇墓兽走到最前头的石块上,显然是他熟悉的地方,直接趴了下来,耷拉着眼皮,哼哼道,“你看?”

它话音刚落,地面上便开始出现一道道红光,那些缝隙还冒出热气!

正是之前苏寒看到墙壁上的岩浆!

“岩浆!”苏寒连忙跳动,躲避脚下的岩浆,他抬头看了一眼,整个空间,四面八方都是这火红色的岩浆,镇墓兽可是说了,这种东西,跟三昧真火一样,碰了就是死!

“这些岩浆本质上,也是火,只不过融于液体了,”镇墓兽前爪上下搭着,好似敲着二郎腿一样,漫不经心道,“火,是有灵性的,你想掌控它,首先就要了解它,跟它做朋友,现在,我就给你这个机会。”

它的爪子轻轻一拍,霎时间地面岩浆开始喷涌而出,从四面八方袭来!

苏寒感觉魂都要飞起来了,连话都来不及说,急忙闪转腾挪,躲避这些可怕的岩浆!

他脚踩行字大道,如鬼魅的身影,从那些缝隙中不断穿梭。

“这哪里是熟悉火焰!你这是要我的命啊!”

“哼,火焰是那么好掌控的么?”镇墓兽不理会,哼哼道,“若是那么好掌控,这天地间,就不会只有我一个控火高手了。”

苏寒只感觉,自己好像上当了。

整个天地间,就只有镇墓兽可以掌控火焰,这根本就是后天学习的,而是天赋啊。

自己竟然还听信它的,来送死来了!

“呼……”

岩浆翻滚,穿过一道道缝隙,交织出不一样的符文,几次差点碰到苏寒,那种炙热的感觉,从苏寒的鼻尖擦过,心跳猛地提升起来。

“不能这么玩,你会玩死我的!”苏寒大吼。

镇墓兽依旧好似没看到,蹄子点了点,连四周的墙壁,以及头顶的石壁上,都开始渗透出岩浆来。

它坐的那块位置,没有丝毫岩浆流动,舒服得很。

此刻,虫王已经被吓得瑟瑟发抖,它最怕的就是火焰,看到周围被岩浆包围,千面眼睛都已经是花的了。

“咻——!”

哪里还管得了那么多,虫王从苏寒怀里钻了出来,瞬间便飞到了镇墓兽的身前,三对小脚连忙拜拜,脸上满是一副讨好的神色。

“咕噜!咕噜咕噜!”

“喊大哥?喊爹都没用!”镇墓兽一瞪眼,鼻子吹了一口气,立刻将虫王吹得飞了出去。

“咕噜!”

虫王差点就被岩浆碰到,吓得翅膀都快变形了,急忙又飞了回去,落在镇墓兽的脚下,死死抱着它的大腿,怎么都不松手。

镇墓兽抖了两下,没把虫王抖落下来,也就不理会了。

它看着场中央,正惊慌躲避岩浆的苏寒,嘴角扬起,闪过一丝狡黠“光躲避可不行,你得去接触,理解火焰,跟火焰沟通,尊重它,跟它做朋友。”

接触……

苏寒看了一眼,那红得可以将自己融化的火焰,心中忍不住爆粗口,这碰了就是死!

“唰——!”

他身形极快,从来没想到,会遇上这种情况,还是自己千方百计求来的。

“你教我,难道就只是眼睁睁看着?总得给点提示吧?”苏寒大喊,躲过一道飞来的岩浆,身上的衣服都背烧黑了,他急忙一把扯掉,免得蔓延到全身。

密密麻麻的岩浆,仿佛真的活过来一般,几乎要将自己活生生吞没!

苏寒只感觉这些液体火焰是恶魔,张牙舞爪袭来,哪里能做朋友!

“噢,我差点忘了,还要指导你。”镇墓兽一句话,差点没把苏寒气死,这家伙存心的!



  

章节目录

冰山总裁的贴身神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乘风而上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乘风而上并收藏冰山总裁的贴身神医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