镇墓兽没有双手,它操控火焰,用的竟然是舌头!

苏寒认真观察着,能看到镇墓兽张嘴的瞬间,是直接用舌头,强而有力把火焰团扔出去,在嘴前便炸裂开,喷涌而出!

“这家伙……”苏寒心中一动,“操控火焰的方式,还挺别致啊!”

让苏寒震惊的是,镇墓兽的皮囊太过可怕,可以焚尽任何东西的三昧真火,对它却没有作用,它甚至直接用嘴将三昧真火吞下去。

这种天赋,根本就不是说靠学就能学到的。

“砰!砰!砰!”

镇墓兽疯狂喷出火焰,将苏寒打得好似猴子一般跳跃闪躲。

“够了!”

苏寒大吼一声,身上九字金字,瞬间浮现,强悍的气息喷涌而出,他见镇墓兽没有停手的意思,哪里受得了一直被它压制教训。

他同样张嘴,只是不能让镇墓兽一般喷出火焰,顿了顿,才催动铜钱戒指,祭出一团三昧真火,旋即双手覆盖上玄气层,将皆字大道施展到极致,包裹住双手,便一把抓住三昧真火!

“咝咝——!”

火焰燃烧着玄气,可苏寒丝毫不理会这些。

他脚踩行字大道,轻轻一点,不退反进,手里抓着三昧真火团,跟疯子一样,瞬间冲到镇墓兽身前,狠狠将火焰——砸了出去!

对!

就是用砸!

镇墓兽都愣住了,一时没反应过来,任由那三昧真火砸在脸上,霎时间烫得它惊叫一声,急忙后退。

它不怕火,可被这样砸到,是它从来就没想过的事情。

“砰!”

“砰!”

……

苏寒好似疯子一般,用玄气包裹双手,徒手便抓着三昧真火,仿佛抓住一块石头一般,狠狠砸向镇墓兽。

“住手!主手!”

镇墓兽连连后退,看着苏寒这疯了一般的模样,几乎要吐血,它哪里想到,竟然有人会这样操控火焰。

这根本就是胡来!

是羞辱火焰!

“我让你停手!”镇墓兽大吼着,苏寒气喘吁吁,手里的火焰还在燃烧,直接将最后一丝玄气都给烧掉了,他急忙将火焰丢到一边。

“你要再来,那我就再来!”

镇墓兽是疯子,苏寒更是。

“好了!”镇墓兽磨着牙齿,气得不行,“哪里有人像你那样用火,你这是在丢人!”

作为操控火焰的高手,看到苏寒这般胡来,它真是气不打一处来。

“我不会操控火焰,也只能如此,”苏寒哼道,“以后我不仅用砸,我还用扔!只要能用,什么方式我都用!要是别人问我,我就说跟你学的!”

他看得出镇墓兽也是个强迫症患者,让它看到自己这样使用火焰,尤其是火焰中级别很高的三昧真火,能不气死就不错了。

镇墓兽连连摇头,脸色不好看,瞪着铜铃一般的大眼睛,死死看着苏寒:“胡说!本大人怎么会如此幼稚!操控火焰是我的看家本领,如何……”

它似乎恍然过来,伸出一只蹄子,指着苏寒:“小子,你们诓我!”

苏寒老脸一点都不红,一本正经道:“我没有诓你,刚刚我就是看你操控火焰,才学到这个办法的,看来效果还不错,你不都怕了么?”

镇墓兽差点没喷出血来。

还跟自己学?

自己什么时候用火去砸人了?还用扔?

它深吸一口气,鼻孔冒出两道黑烟,快被苏寒气得脑壳都要冒火了。

要是苏寒出去真说是跟自己学的操控火焰,那它这张老脸可就丢光了!

“我现在真想一巴掌,直接将你踩死!”镇墓兽咬牙切齿道,“还从来没人敢这样威胁我!”

“我没威胁你,”苏寒脸色严肃,十分认真,“我完全是向你学习,在操控火焰上你是前辈,我跟前辈学习难道都不可以么?”

“……”

看着苏寒那一本正经的模样,镇墓兽瞠目结舌,它实在想不到,苏寒可以厚脸皮到这种地步。

它深吸一口气,强压下自己的无奈,盯着苏寒:“你不就是想让我教你掌控三昧真火么?我教!”

杀又不能杀,气还要被气个半死,甚至还可能丢了自己的脸,镇墓兽此刻最恨的,是那个混账,竟然把苏寒这个祸害送到自己这来了。

当年欠了个人情,已经还了千年,刚有些安稳日子过,结果苏寒又来了。

“你肯教,我未必要学啊。”苏寒翻了个白眼,一句话差点没让镇墓兽当场气死,“我觉得,刚刚用砸的招式挺好的,已经不用跟你学了,反正看你也不是很愿意,能学到你这点皮毛,我已经很满意了。”

“不行!”

镇墓兽大脚跺了跺,地面都颤动起来。

它的鼻孔里黑气喷出,脑袋都快要烧起火来,“你不怕丢人,我怕!本大人若是被人嘲笑,非得宰了你不可!三昧真火此等神物,被你拿来用砸,你根本就是暴殄天物!你必须跟我学!敢丢我的脸,别怪我不顾情面,翻脸不认人!”

苏寒皱着眉头,沉默片刻,托着下巴看了镇墓兽好一会儿,才微微点了点头,一副为难的表情:“好吧,看你执意要教,我也不能拒绝,就勉为其难地答应了,不过我丑话说在前头,你若是教的没有用砸来得好用,我不用。”

“……”

咚咚咚!

“气死我了!”镇墓兽用力踩着地面,吓得远处百鬼林里,传来一阵阵鬼哭狼嚎。

它什么时候这么憋屈过!要不是苏寒的身份……它早就一蹄子,踩死苏寒这个小王八蛋了。

有自己教授掌控火焰的办法,苏寒竟然还敢一脸不情愿,仿佛是自己贴着脸上去,求着要教他一样,太过分了吧。

“那我们开始吧,我时间很宝贵,别耽误了。”苏寒看着镇墓兽,眨了眨眼睛,绷着脸,尽量让自己不要笑出来。

他已经看到,镇墓兽那张脸耷拉着,已经在崩溃的边缘了。

镇墓兽瞪了苏寒一眼,便转身朝着峡谷深处走去:“跟我来!”

苏寒在胸口轻轻一拍,虫王钻出了脑袋,轻声嘀咕了两声,镇墓兽顿时回过头,瞪圆了眼睛,死死盯着虫王:“虚伪!虚伪的虫子!”

ps:大家元宵节快乐!

  

章节目录

冰山总裁的贴身神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乘风而上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乘风而上并收藏冰山总裁的贴身神医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