玫瑰花瓣将浴池填满,散发着芬芳,让人闻起来感觉十分美妙,香气缭绕,宛如仙境一般。

门关上了,蓝冰咬着嘴唇,没想到自己竟然要经历这种事情。

她的脸色不太好看,但走到这一步,根本就没有别的选择,自己若是没能完成人物,第五长空绝对不会有丝毫犹豫,直接将自己给杀了!

“冰箭大祭司,抓紧时间,邪尊大人很忙,错过了机会,你有话都没时间说了。”

外头,传来洛心航那冷冰冰的声音。

“哼。”

蓝冰哼了一声,没有再说什么,褪下身上的衣物,便走进了浴池沐浴。

到了她这年纪,满是风韵犹存的感觉,那种迷人的魅力散发出来,不是一般男人可以抵抗的。

蓝冰伸手,将水拍打在身上,玫瑰花的香气,自然而然也留在她的肌肤之上。

胸口,挂着雷木思给她的那个小石头,也不知道这护身符,有什么作用。

“哗啦啦——!”

一阵水声响起,蓝冰猛地回头,才发现有一道人影,直接迈步走进了浴池之中!

“什么人!”蓝冰顿喝,顺势手掌一抬,几道水柱立刻激射而出,满是杀气。

“砰!”

对面的人影只是微微抬手,轻描淡写将水柱拍散,笑了起来:“冰箭大祭司的实力,果然名不虚传啊,只是,不知道在男人欢愉方面,有没有很高的造诣呢。”

蓝冰定睛一眼,不由得感觉胸口发闷,仿佛有一股气,瞬间压在自己的身上,让她呼吸都有些压抑。

“邪尊!”

她咬着牙,哪里想到,邪尊竟然已经进来了,甚至要跟自己共浴!

蓝冰光是想想,就觉得一阵恼羞成怒,可她却依旧不敢发作。

“没想到邪尊大人,还真有如此雅兴。”蓝冰咬着牙道,“我来,在奉教主之命,带几句话给邪尊,希望……”

“等等。”

邪尊迈步,哗啦着水,慢慢靠近,让蓝冰几次想要直接离开,紧张而不安,却是不敢动作,“其他的事情等等再说,冰箭大祭司,这么美好的时间,我们不先做点正经事么?”

昏暗的光线下,蓝冰才看到那张俊美得让人发指,却又带着邪魅的脸。

这就是邪尊?竟然如此年轻,看起来甚至比自己还小!

可蓝冰清楚,这家伙不知道活了多少岁月,恐怕跟第五长空都是同一个时代的人。

在这种人面前,自己根本就没有别的选择,就算她现在想逃,也逃不了了。

认命了。

蓝冰深吸一口气,脸色并不好看,闭着眼睛,冷笑道:“我既然来了,自然不会让邪尊失望。”

话音刚落,邪尊便已经近身到跟前,蓝冰努力让自己的心脏跳动变得慢下来,仿佛已经看到邪尊仗势欺人,靠近过来。

可许久,邪尊都没有动,只是站在那,盯着蓝冰胸口那块石头看。

蓝冰睁开眼睛,见邪尊盯着自己看,下意识伸手捂着胸口,但邪尊的目光依旧没有变化,他根本就不是看蓝冰遮挡的部位。

“该死。”

邪尊骂了一句,“这威胁可真够霸道的。”

说完,他便转身离开,没有再靠近,脸上一副不甘心的模样,“第五长空那个家伙说的话,我已经知道了,你可以回去了。”

哗啦啦。

水花四溅,邪尊已经离开了浴池,披上浴巾,大步离开。

“不敢碰。”邪尊留下一句话,身影便消失了。

蓝冰还没反应过来,呼吸急促,吓得脸色都发白了,此刻她才恍然,邪尊看的是自己身上,那块小石头,雷木思送的小石头!

她才明白过来,为何雷木思说这是护身符,邪尊看到,都不敢再碰自己!

“你到底……是什么人。”蓝冰咬着嘴唇,没想到是这石头救了自己一命。

此刻的她,不再紧张害怕,有这石头,邪尊也不敢动自己了,她浑身放松,靠在浴室边上,忍不住笑了起来:“你还是在意我的,哪怕只有一点点。”

蓝冰笑得好似一个二十岁的花季少女,丝毫不在意此刻自己还在邪尊岛,反而放松下来,好好地沐浴洗个澡,紧绷着神经这么多年,从来就没像今天这么放松过。

哪怕身上只是一块雷木思送的石头,也让她满是安全感。

邪尊回到大殿,洛心航有些诧异,怎么这么快?

“邪尊大人!”

他恭敬喊道,面具之下的眼睛里,满是诧异,却不敢询问。

“让幽冥二老过来,我要去一趟圣城。”邪尊那张脸上多了一丝邪异,耳边一缕紫色的头发微微飘动,“第五长空怎么会知道我要什么,若是在他手里,那事情可就不好办了。”

洛心航不敢多问,立刻恭声后退,去请幽冥二老。

“哼,好玩了,越来越多大鱼浮出水面,沉寂这么多年,我就不信,你们还能忍得住。”邪尊靠在石椅上,显得十分慵懒,浑身散发着一种妖异的气息,“越乱,才越有意思啊。”

他眸子开阖,两道光芒闪过,嘴角之上那一抹幸灾乐祸,也不知道是什么意味:“反正,苏寒这第一把火,我是点起来了,其他的可就跟我无关咯。”

……

茫茫野海,天空有些灰暗,跟深蓝色的海面形成鲜明的对比。

苏寒坐在海章鱼的背上,手里握着那张卷轴,认真比对起来:“这要没有海章鱼,我怎么可能找得到。”

上面的这些标识,苏寒根本就不认得,还好海章鱼在野海中生存多年,反倒是轻车熟路,只是它也提醒苏寒,这一片野海从没什么人敢深入探寻,因为太过危险。

即便是它,也没敢深入过。

“掌控三昧真火的方法,怎么会在这么偏僻的地方。”苏寒真是有些头疼,却没有任何办法,他要提高实力,除了不断修炼,提升自己的武道境界,其他的就只能靠增加外在的底牌了。

远远地,野海依旧是茫茫一片,什么都看不到,没有岛屿,连一块礁石都没有。

苏寒站了起来,伸手挡在额头上,举目眺望,脸上满是诧异:“海章鱼,你说那个海岛就在这附近,可我们都没看到啊。”

  

章节目录

冰山总裁的贴身神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乘风而上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乘风而上并收藏冰山总裁的贴身神医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