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片野海。

四处茫茫,只有这一处孤零零的小岛,听风将地址选在这里,就是不想让别人知道。

苏寒身上那等至宝被自己得来,若是被别人知道,总是有些麻烦的。

“布置好了么?”听风站在那,看着远方,轻声问道。

“已经好了,这里,就是苏寒的坟墓。”身后,一道影子淡淡道,语气之中满是杀气,“今天,他插翅难逃!”

听风点了点头:“记住,做干净点,不要留下痕迹。”

身后的影子消失了。

他看着远方,海浪翻滚,仿佛这江湖一般,浮浮沉沉。

“这么多年,我都没有得到什么好机会,今天,有了。”听风叹了一口气,感慨着,仿佛看到了过去,自己那么努力,哪怕拼命,为了光明神教奉献了自己的一生,能成为裁决长已经是终点了。

他哪里还敢奢望有更高的成就?

如今,最需要的便是提升实力,真正能入第五长空法眼,未来才有那么一丝丝可能。

“苏寒,你出现的太是时候了。”听风笑了起来,仿佛苏寒身上的至宝,他已经稳稳握在手中!

只要将东西拿到,再将苏寒等人,彻底抹杀,一切就完美了。

风吹过,山林摇曳,发出沙沙的声音,听风微微闭着眼睛,听着风的声音,他一直就喜欢这样,就如他的名字一样,光是听着风声,就能知晓一切。

此刻,海域之上,苏寒盘腿而坐,独自一人前来!

身下,是那只可怕的海章鱼,安安静静托着苏寒,朝着野海上小岛而去。

“咕噜咕噜!”虫王挥舞着小脚,愤愤不平,似乎对苏寒的安排很不满意,“咕噜!咕噜噜!”

苏寒看了他一眼,笑道:“放心,我的计划没有问题,你别担心了,就算他实力高强,我杀不了他,但救人才是我们的目的。”

他不傻,没必要跟听风死战纠缠,自己的目的是救出秦刚,只要完成目的就可以了。

至于听风……早晚要死!

虫王哼哼着,在苏寒面前滚来滚去,似乎对没能参与进去,很不开心。

“你的作用更大,明白么?”苏寒道,“他肯定会暗中布置一些人,要我的命,这些人就交给你,另外,海章鱼做好准备。”

“哗啦——!”

海章鱼轻轻伸了伸触角,表示服从安排。

苏寒那双眸子,如寒星一般,闪烁着骇人的光芒。

“听风,是你自己找死。”

无名小岛,就连听风都不知道这座岛叫什么名字,他也不需要知道,毕竟这座岛在他眼里,马上就要成为苏寒的坟墓罢了。

“来了。”远远地,听风看到一个人影,踩着海面,踏浪而行,潇洒至极。

正是苏寒。

距离小岛还有一段距离,苏寒便跟海章鱼分开了。

他信步而来,从容不迫,脸上看不出有丝毫紧张和害怕,脚下的水花蒸腾,苏寒一步迈上海岸,远远地便看到站在那的听风。

“真没想到,你敢来,”听风手放在身后,一副居高临下的模样,看着苏寒,脸上还带着丝丝笑意,“苏寒,我很欣赏你的勇气。”

“我也是。”

苏寒淡淡道,“我也欣赏你的勇气。”

闻言,听风脸色有些不悦。

他只是轻轻哼了一声,道:“今天,可没有明王他们帮你。”

西域那边已经确定,明王等人回去了,苏寒孑身一人前来,谁还能帮他?在自己面前,杀死一只蝼蚁,可能连乐趣都没有多少。

“今天,也没有第五长空那个老东西帮你。”苏寒不甘示弱,平静道,“别废话了,人呢?”

听风哼了一声,一招手,身后两道身影出现,架着断臂重伤的秦刚走了出来。

看到秦刚被伤成这样,连手臂都断了一只,苏寒的眸子里顿时爆发出浓烈的杀机!

“你该死!”苏寒爆喝,盯着听风,“谁让你伤他的!”

“哈哈哈,笑话!”听风不屑道,“我想伤谁就伤谁,就算我杀了他,你又能奈我何?”

他上前一步,身上的气势开始沸腾,周身狂风呼啸,化作一道道风刃,席卷四周

听风的脸上带着一种戏虐,仿佛猎人在玩弄自己的猎物一般,笑道:“好了,现在我们可以交易了,把你身上的宝物交出来。”

他盯着苏寒,一字一句认真道:“我说的是,能抵抗教主权杖攻击的宝物,不要耍花样,否则秦刚必死无疑,你可就没法回去跟你的女人交代了。”

“噢,不对,如果你耍花样,那你就别想回去了!”

听风身上的杀气,丝毫不掩饰。

他根本就没想到,要让苏寒活着离开!

苏寒眯着眼睛,确认秦刚还活着,冷笑道:“哼,我早就知道,你是为了这宝物而来,我可以给你,但你得先把人放了。”

他没有丝毫锐让:“人不交给我,东西你别想拿走!”

听风大笑,就像听到一个笑话一般,伸手一招,霎时间山林中传来声音,密密麻麻也不知道有多少人。

唰——

他直接冲了过去:“你真幼稚,既然让你来了,你以为还能走得了?今日你跟秦刚都要死在这里!把东西交给我!”

听风呼啸而去,快若闪电,一道道风刃包裹着他,直接冲击苏寒,杀机毕现!

他已经没有那么多耐心了,确认苏寒进了包围圈,便已经足够。

今日,这小岛便是苏寒的坟墓!

眼看听风袭来,苏寒依旧没有一丝慌乱,他脚下轻点,便快速后退,从怀里掏出一个小瓶子,大喊道:“你再不放人,我便将这宝贝毁了!”

听风脚下一滞:“你耍我?玄器又岂是你能毁掉的!”

“我是炼器宗师!”苏寒冷笑,“不信,你试试!”

闻言,听风立刻停住了脚步,苏寒会炼器,甚至比一些名气大的炼器宗师还要厉害,这点他是知道的,见苏寒如此威胁,他不禁立刻停住,不敢冒险。

万一苏寒真有办法,不说毁了玄器,哪怕只是弄出点瑕疵,那自己的损失都太大了!

听风盯着苏寒,眼皮抽动,仿佛想要看出苏寒的真实想法,可苏寒的脸上,什么都看不出来。

“我数到三,人没交给我,立刻毁了这瓶子!”苏寒喝道。

  

章节目录

冰山总裁的贴身神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乘风而上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乘风而上并收藏冰山总裁的贴身神医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