禁制一族密地。

苏寒缓缓睁开了眼睛,他足足睡了两天两夜,要不是明王一再保证,苏寒没有问题,秦可瑜都得担心死了。

哪有人睡这么久的。

房间里,淡淡香气飘散着,让人感觉很舒服,苏寒轻轻转头,秦可瑜正趴在桌子上睡着了,她一直陪着自己,肯定没休息好。

苏寒正准备起身,将秦可瑜抱到床上,让她好好休息。

突然间,他半抬起的身子定在半空中,旋即又缓缓躺了下去,那种特别的感觉,让他眼神闪烁,瞳孔不断收缩!

“怎么……怎么会?”

苏寒立刻屏气凝神,调整好状态,全面检查自己的身体。

此刻,隐藏在手指上的铜钱戒指已经不见了,跑到了自己的丹田之中!

这到底是怎么回事!

苏寒深吸一口气,闭上了眼睛,认真去感受。

在自己的丹田中,那枚戒指正悬浮在丹田中心,浮浮沉沉,一丝丝光芒在戒指表面散发出来,周围的玄气,更是不断翻滚,从戒指中心穿透,进进出出,不断温养着。

苏寒能感觉到,戒指上原本有的丝丝裂纹,似乎比上次又少了一些。

“这是借用丹田内的玄气,来温养和修复戒指么。”

苏寒惊异不已。

他想到第五长空用权杖必杀一击之时,自己体内竟然还能爆发出恐怖的力量,来抵抗他那一招,恐怕就是因为这铜钱戒指吧。

苏寒想了想,心念一动,霎时间铜钱戒指轻颤一下,似乎有了回应。

他的脸上,顿时满是惊喜。

“这种联系……似乎更加紧密了!”苏寒忍不住道,如今的铜钱戒指,仿佛渐渐开始觉醒,蕴含其中的灵,更本就是影子,跟自己生死相随!

他尝试着勾动戒指,手掌上顿时浮现淡淡玄气,包裹着旋转,隐隐还有一丝白色的光芒融入其中。

苏寒能感觉到,自己的玄气,变得有些不同了!

“好大的空间……”他查看戒指里的空间,比之前同样大了不知道多少倍!

若是说之前不过一个房间,那现在就是一个大别墅,空间大了太多太多!

苏寒明白,这戒指是再度复原了一些,渐渐开始觉醒。

想来,之前跟在自己背后那道魁梧的影子,也希望看到这一切吧。

“哼,光明神教,我苏寒说了,只要我不死,那早晚有一天,定将你光明神教连根拔起!”苏寒心中暗道,“这是你们要付出的代价!”

自己必须尽快提高实力,更是要想办法,让戒指完全复苏,如此一来,就算那第五长空再厉害,又如何?

苏寒有信心,自己绝对可以将他们铲除!

“吞噬魂魄的力量,又变得更强了,看来裂魂术这一招,威力大增!”借用铜钱戒指,苏寒那几招的威力,自然跟着戒指的复苏而提升。

这些隐藏的实力,都是苏寒的底牌。

“你醒啦?”

耳边,传来一道声音,带着一丝疲倦,苏寒忙转过头,看着秦可瑜那张脸,点了点头。

他坐了起来,自己思考得太投入,没想到吵着秦可瑜了。

看着她那双满是血丝的眼睛,苏寒一阵心疼:“让你担心了。”

他伸手,拉着秦可瑜,抱在怀里。

“你没事就好。”秦可瑜松了一口气,看到苏寒醒来,她再辛苦都是值得的,“其他姐妹不在你身边,那我就有责任照顾好你,否则等哪天见面,她们会责怪我的。”

苏寒笑笑:“不会的,她们都是善解人意的好女人。”

秦可瑜看着苏寒那张脸,温柔道:“饿了吧?我去给你拿吃的,你刚醒来,身体还很虚弱,需要多吃点东西。”

她说着就要离开,被苏寒一把拉入怀中。

“不准去。”

苏寒霸道看着秦可瑜,“我已经彻底恢复了,不需要你照顾,现在更重要的是,是你好好休息。”

说着,他直接拦腰将秦可瑜抱起来,引得秦可瑜一阵娇呼。

“你干嘛呀?”秦可瑜看着苏寒,见他把自己放在床上,顿时红了脸,咬着牙道,“你才刚恢复,可别……”

“想哪儿去了。”苏寒一阵好笑,将她轻轻放在床上,拉着被子盖好,又温柔将秦可瑜耳边碎发拨到一边,“我是让你好好睡觉。”

知道是自己想歪了,秦可瑜脸色更是绯红,捏着被角,将自己裹了起来,就露出一颗小脑袋,痴痴地看着苏寒。

“那你要陪着我么?”

“嗯,我等你睡觉了再出去。”苏寒点了点头,伸手刮了一下秦可瑜的鼻子,“乖,睡吧。”

秦可瑜乖巧点了点头,她从来就没想到,自己堂堂天月公主,曾经更是伪装成冷酷霸道的国师,如今在一个男人面前,却尽显小女人的温柔和娇弱。

她这段时间的确累坏了,有苏寒在身边,整个人都可以放松下来,很快便沉沉睡去。

苏寒帮她盖好了被子,这才轻手轻脚走出了房门。

禁制一族密地,苏寒也算熟悉了,刚走到院子外,便看到毕节匆匆赶来。

“苏兄,你醒了?”

毕节惊喜道,旋即压低声音,朝里看了看,“天月公主她人呢?”

“出了什么事,”苏寒转头看了一眼,示意毕节去外面说,“她太累,现在睡着了,有什么事跟我说。”

“有一封信,是给她的。”毕节从怀里取出,信已经拆开了,“送信的人到了禁制一族密地,丢下信就逃了,我们拆开看了,才知道是给天月公主的。”

毕节的脸色不太好看,看着苏寒,认真道:“而实际上,这封信可能是写给你的。”

苏寒皱眉,接过一看,脸色更是变化,一股杀气若隐若现,在他眉头间萦绕!

“这听风是想死么!”苏寒暴怒,他没想到,秦刚竟然被抓了,听风更是以此来威胁秦可瑜,这不就是在威胁自己?

“老祖已经回去闭关了,我们不敢再惊动他,”毕节有些为难,惊动伏天一次,已经是罪过了,饶是他们想帮苏寒,也不敢再次打扰伏天闭关,“我师父说了,会想办法帮你。”

“多谢了,但是不必,”苏寒眸子里,寒光一闪,“听风,我亲自杀!”

  

章节目录

冰山总裁的贴身神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乘风而上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乘风而上并收藏冰山总裁的贴身神医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