位于神殿最高处,仿佛站立在云巅之上!

狂风在四周呼啸,却渗透不了半分,到这祭祀台。

“金甲祭司大人,祭祀仪式已经准备好了,”几个身穿着光明神教服饰的男子恭敬道,“要去请教主了么?”

金甲祭司金盾看了一眼,庄重的祭祀台上,已经刻画好了阵纹,一根灵石打造的石柱直通天际,似乎能与天地相连。

若是苍林没受伤,那这事情便不用自己来负责了。

他懒得折腾这些麻烦事。

“可以了,去请教主吧,”金盾微微皱眉,见已经准备好,也不想再浪费时间,“耗费如此一根灵石,真有必要么。”

他站在那,认真看了一眼,祭祀台上的阵纹繁复至极,显然不是他能够看懂的,据说这些阵纹是历代传承下来,只有教主跟专门负责祭祀的人,才能读懂。

而在那祭祀台前,矗立着一道石像,没有面孔,从不同角度看,却好似有不同的面孔,身后一对羽翅,看起来十分诡异。

第五长空曾经说过,那是光明神教信奉的神灵。

哪里有如此诡异的神灵,金盾眉头越发紧皱,如今的他,越是走到光明神教权利的顶端,就越发能感觉,神教的神秘和可怕。

有太多东西出乎他的意料,更是让他诧异和震惊,与他之前所想完全不同。

尤其是常光的死,让他猛然惊醒,变得小心翼翼起来。

“希望一切顺利吧。”金盾叹了一口气,没有再说话,安静站在一边,静静等待教主第五长空到来。

与此同时。

地牢之中。

那些藤蔓的颜色已经变得十分暗淡,苏寒依旧保持着吞噬的速度,让藤蔓还能够补充,但补充的速度,已经变得极慢。

“差不多了。”

苏寒缓缓睁开眼睛,可以判断出,这藤蔓几乎已经到了极限,再继续吞噬下去,恐怕就要吞噬到本源了。

此刻还不是打草惊蛇的时候,万一惊动苍林,可就前功尽弃了。

苏寒收敛气息,保持平衡,任由那些藤蔓依旧捆绑在自己的身上,只是轻飘飘的,早就没有了之前的韧性。

“咯吱——!”

门开了,苏寒转头看去,几个狱卒一脸阴沉走了进来,眸子里的淡漠,是只有看死人,才会有的。

“该上路了。”狱卒哼了一声,打开精钢打造的牢门,盯着苏寒,“你是这十五年间,第六个被献祭的人,可以自豪了。”

被献祭还要感到自豪?

要不是现在还不到动手的时候,苏寒真想一巴掌直接抽过去,抽死这些王八蛋。

他深吸一口气,等待他们释放十字架的束缚,可这些狱卒,似乎并没有要动手的意思。

“邪道中人?可没有这种待遇,你肯定是古天庭的人吧。”那狱卒又一句话,让苏寒不禁心中一动,古天庭的人?

自己的确跟古天庭有些关系,至少身上的铜钱戒指,肯定与古天庭相关,但那光明教主从来就没有见过自己,如何知道自己跟古天庭有关?

再说,这戒指被那陌生人藏进自己体内,连明王都察觉不到,谁还能察觉到?

“古天庭的人……那比邪道中人,更该死!”狱卒呸了一口,满是不屑,走到苏寒跟前,看着苏寒的眼睛,忍不住道,“还不甘心么?晚了,上了祭祀台,必死无疑!”

不等苏寒开口,三个狱卒双手结印,十字架立刻颤动起来,苏寒头顶的天花板立刻打开。

“嗯?”

这些人根本就不需要解开自己,甚至树牢都不需要破开,十字架直接上升,拖着自己朝着上空而去。

“唰——!”

仿佛坐上云端飞车,苏寒整个人飞速朝上而去,不一会儿便感觉眼睛一亮,一道刺眼的光芒袭来,他下意识闭上了眼睛。

好一会儿适应了才睁开眼睛,只见自己的面前,是一座雕像,脸上没有五官面孔,可正面看去,又能感觉到有一双眼睛,正盯着自己!

苏寒转头看向四周,一座祭祀台已经刻画好了阵纹,深奥繁复的阵纹,就算是苏寒,也看不懂。

“这到底是什么?”

苏寒微微皱着眉头,心里有些不好的预感。

一切都太诡异了,这雕像是什么人?祭祀台上的阵纹,又似乎那么陌生,完全不是自己可以理解的东西,那些真的是阵纹么?

苏寒尝试挣脱,那些藤蔓倒是束缚不了他,可十字架就仿佛将他的灵魂都钉在上头,依旧挣脱不开。

“当——!”

一声钟鸣悠然传来,苏寒停止动作,看着远处门口,缓缓迈步走来一道身影。

看起来并不高大,甚至可以说十分瘦弱,颧骨很高,眼眶深陷,给人一种十分深沉的气息。

苏寒盯着他,上下打量,分明感觉不到对方身上的气势,但却又有一种十分危险的感觉。

“咻——!”

第五长空手指一抬,一道玄气激射而出,将苏寒手臂上的藤蔓打散,露出手指来。

他看到那一枚戒指,微微点头,身边的金盾立刻上前,从苏寒的手指上,将戒指脱了下来,恭恭敬敬拿给第五长空。

“教主。”金盾恭敬道。

第五长空接过戒指,认真看了起来。

苏寒不禁脸色微变,教主?他就是第五长空,光明神教最强的教主?他认识魂戒?

“嗯?”第五长空只是看了几眼,便皱起眉头,摇了摇头,“赝品。”

他抬头,看了苏寒一眼,那双眸子如同剜刀一般,在苏寒的身上认真扫过,似乎想要发现是否有真的魂戒在苏寒身上。

好一会儿,他再次摇头:“不是古天庭的人,他身上也没有魂戒,邪尊这个狡猾的家伙,戏弄我了。”

说完,第五长空直接将那一枚仿制的戒指随意丢在地上,看都没有再看苏寒一眼,转身便走。

似乎,苏寒不是古天庭的人,没能发现铜钱戒指,第五长空对苏寒十分失望。

苏寒松了一口气,还没来得急说一句话,第五长空的身影已经消失,只留下一句话。

“宁错杀一千,不放过一人。”

  

章节目录

冰山总裁的贴身神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乘风而上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乘风而上并收藏冰山总裁的贴身神医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