这苍林的能耐的确很厉害,他这树牢,别说是自己,恐怕就是更厉害的高手,也未必能挣脱出去。

苏寒知道自己必须保持冷静,才有机会逃脱,否则可能就真的要死在这了。

他缓缓闭上眼睛,心中细细思索起来,将一切细节都在脑海里过一遍,看看能不能发现什么。

“丝丝……!”

藤蔓蠕动,不断补充,仿佛有源源不断的能量传递,供养藤蔓生长。

有一处断裂,就必然会在第一时间内补充,再度生长,丝毫没有漏洞,简直就是天然最强大的牢狱。

苏寒静心思考,暗暗运转九字大道,者字大道轰鸣作响,引动丹田内的玄气,不断从四肢散发出来,震开一丝藤蔓,便立刻有新的包裹上来。

连续上百次,苏寒突然睁开了眼睛。

“果然,我就知道,是武器就定会有弱点。”

他的眼里闪过一丝不屑:“我连菩提树千年养分都能吞噬,你这点能量,我难道还吞噬不了?”

想到这,苏寒深吸一口气,胸腔起伏,藤蔓立刻跟着起伏,没有露出一丝空隙。

他丝毫不理会,整个人反而不着急,沉寂下来,缓缓开始运行者字大道,吸引周围的精气……

与此同时。

神殿最顶端!

那高高在上的教主宝座上,坐着一个身材并算高大的人,看过去,年纪已经不小,但一双眼睛,依旧十分有神。

仿佛可以洞察一切!

第五长空眼睛开阖,淡淡道:“苏寒抓来了是吧?”

“回教主,已经被苍林用树牢抓来,此刻正关押在地牢之中。”听风拱手,淡淡笑道,“我光明神教要的人,还没有抓不到的。”

他脸上满是得意,这次若非他的计谋,想从无量寺里把人抓出来,可没那么简单。

“那无量寺又如何?当年挡不住光明神教开疆裂土,如今依旧挡不住。”

闻言,第五长空微微眯了眯眼睛,看了听风一眼,当年的事情,知道的人并不多,就算是现在的裁决长,也未必知道实情。

“好了,既然人抓来了,那你们的任务便完成了,”第五长空没有多说,淡淡道,“现在,你们有新的任务。”

“听候教主吩咐!”众人齐声喝道。

“邪尊一日不死,这灵域一日不平静,”第五长空道,“我光明神教的教义,便是为了这灵域的稳定与和平,绝不允许有邪尊这等异数存在。你等即刻联合其他各大势力,捉拿邪尊,若有反抗,可就地格杀!”

冷然的杀气,让大殿都瞬间变得阴冷起来!

“是!”

三大裁决长齐声喝道。

众人退去,第五长空坐在椅子上,缓缓吐出一口气,目光悠远,仿佛又看到了过去。

“当年的事情,知道的人越少越好,”他叹了一口气,“时代的更替,本就需要牺牲,没有死亡,哪里来的新生?天庭?只怪你们不听话啊,还想逆天改命……”

从神殿出来,雷木思便立刻回了自己的院子,进了书房之中。

他还没开启书架暗道,门外便响起了敲门声。

“谁?”

“是我。”蓝冰声音冰冷,随之推门而入。

雷木思脸色并不好看:“你来做什么?”

“帮你。”蓝冰直接道,“我不想知道你跟那苏寒什么关系,也不想知道你真实的身份是什么,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,我就认这一条,所以一切能对抗光明神教的事,我都愿意做。”

雷木思目光复杂。

他第一次觉得,蓝冰的眼神似乎有些熟悉。

“恨光明神教的人,不止是你我。”蓝冰认真道,“苏寒我想办法救,你去做你的事情,不要暴露自己,否则,死得最快的就是你。”

说完,蓝冰便转身离开,雷木思不禁眼皮微微跳动。

脑海里,一副画面浮现。

“世上不只是光明和黑暗,宣称自己是光明的,可能带来的也只是黑暗,你明白么……”

他突然想起来,几十年前,自己偶然救过一个小女孩,她们整个村子都被光明神教定性为邪魔外道之流,除了她一人,其余尽皆被屠杀!

自己救了她之后,说的这句话,随之便没有再放在心上,这几十年过去,若不是看到蓝冰,雷木思根本就想不起来。

当年那个女孩,已经成长得这么快,甚至进入光明神教,成为五大祭司之一!

雷木思突然笑了:“神教内部不知道还有多少人,是带着恨意进来的,第五长空,你恐怕都想不到吧!”

“你们第五家族,只不过是摇尾乞怜的狗,根本不懂作为一个人,就该争取自己的尊严!我天庭失去的一切……都会再度拿回来!”

地牢!

十字架上!

苏寒就像一座雕像,没有任何反应,静静在那,缓慢吐纳呼吸。

他每吸尽一口气,身上的藤蔓,绿色光泽便黯淡几分,周身上下的毛孔细胞开阖,将藤蔓中的玄气和养分,都吞噬干净。

藤蔓继续补充,他便继续吞噬。

者字大道发挥到极致,苏寒渐渐掌控到节奏,甚至配合着藤蔓补充能量的频率进行吞噬。

光泽越来越黯淡,恢复再生的速度也渐渐变得慢了许多,苏寒反而借此机会,壮大自己!

“咝咝……”苏寒心中冷笑,“这树牢的本源,恐怕就是苍林自身吧?既然你送上门来了,那我就不客气了!”

他正要一鼓作气,将这些养分和能量全部吞噬,外头突然传来声音。

“参见冰箭祭司!”

“打开地牢,我要进去看看犯人!”是蓝冰的声音。

“冰箭祭司,很抱歉,这是地牢,关押死刑犯人的地方,没有教主的命令,任何人不准进入探视!”狱卒拒绝道,并没有因为来人是大祭司而客气。

“哼,教主要将犯人献祭,若是犯人死了,导致献祭仪式失败,你们能承担得起?”蓝冰冷然喝道,“让开!我进去查看一番,确认犯人无事便可,若是不放心,你们可以跟进来啊?”

说完,她直接一脚踹开铁门,强势至极。

身后几个狱卒不敢再跟,这个冷冰冰的女人可是出了名的暴脾气。

蓝冰走进地牢,并没有靠近,隔着精钢打造的栏杆,看向苏寒,那双眸子微微收缩,动了动嘴唇,却没有发出声音,可苏寒看得很清楚。

她是在说:“欠你的人情,该还了。”

  

章节目录

冰山总裁的贴身神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乘风而上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乘风而上并收藏冰山总裁的贴身神医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