这家伙肯定是发现了什么,否则不会做出这样的事情了,就算是雷木思,也根本没想到,邪尊会走这一步。

将所有人的注意力引到苏寒那边,让苏寒成为众矢之的。

“该死的邪尊,你还是没听进去我的话啊!”

雷木思哼了一声,收起了手,本想借此机会,将光明教主击杀,但没想到,邪尊在关键时候却是来了这一手。

他知道邪尊想做什么,更知道邪尊来这一手,就是背弃了跟自己的约定!

“你想得到魂戒?休想!”

雷木思眼里杀机没有丝毫隐藏,可怕至极。

站在不远处的看雨可闻香两大裁决长,感觉到一股恐怖的杀气,不禁转头看去,雷木思立刻收敛起来,目不斜视,盯着远处那邪气冲天的画卷。

“咯吱~”

突然间。

身后的闭关神殿门开了,雷木思等人转头看去,一道略显瘦削的身影走了出来。

“参见教主!”

看雨与闻香两大裁决长立刻恭声喊道。

雷木思认真看了一眼,那一头白发,颧骨高耸,仿佛只有皮肉的第五长空,感受着他那内敛的气息,不禁皱起眉头:“他又更进一步了,看来事情要麻烦不少。”

“参见教主!”

几大祭司恭声喊道。

第五长空那双眸子,如两道星火,缓缓点燃,花白长发披肩,白眉白须,看起来老态龙钟,可谁都知道,他到底有多可怕。

第一代创始人创立了光明神教,第二代教主将光明神教提升到巅峰,成为这灵域中最强大的势力,而这第三代教主第五长空,一身实力深不可测,镇守光明神教,从无人敢犯!

见第五长空出关,周围的人皆是战战兢兢,就连两大裁决长,也不敢有丝毫不敬。

哪怕平时他们再高高在上,在教主面前,依旧不过是蝼蚁一般。

“免礼。”

第五长空开口,声音并不大,却有一种冲击人心脏的感觉,简单两个人,让人心神都跟着沸腾起来。

雷木思微微抬头,正好与第五长空四目相对,两双眼睛彼此对视,雷木思没有避让。

“这邪气冲天,好生蹊跷,不是那邪尊吧。”第五长空问话,看着的是雷木思,并不是两大裁决长。

这让两个裁决长不禁有些诧异。

同时转头看向了雷木思,不知道为何,教主一出关第一个说话的人,竟然是雷木思。

“邪尊是个聪明人,能活如此悠长的岁月,自然不会笨到这种地步。”雷木思淡淡道,“教主实力通天,那邪尊就算有三头六臂,来了也是死路一条,他如何敢来。”

“总是有人敢来的。”第五长空悠然道,“我这一条命,要拿走不难,当然也不简单,就看各自的本事了。”

雷木思眸光闪烁,不知道第五长空这话是什么意思,淡然道:“生在凡尘中,命便不属于自己,而属于别人,谁能拿走,那就是本事。”

两个人彼此对视了两眼,第五长空笑了笑,没有再说什么。

这莫名其妙的对话,让两大裁决长都不明白是怎么回事,只是看向雷木思的眼神,都微微有些变化。

“唰——!”

话音刚落,第五长空身影便消失了。

“走!跟上!”两大裁决长立刻跟了上去,旋即是雷木思等人。

城门口,邪气冲天。

洛扉跟洛天钢两个人的尸体就倒在那里,当看到画卷上的人,正是苏寒之后,洛天钢不知道有多兴奋,他很清楚苏寒要完了。

他要死得很惨,成为众矢之的,谁都救不了他!

能在临死之前,看到这一幕,洛天钢很开心……

“传黄旗教众,前来镇封这邪物!”听风裁决长喝道。

他话刚说完,身后传来一道狂风,吹得他身上长袍抖动,他猛地转头,旋即立刻单膝跪下,恭敬大喊:“参见教主!”

闻言,周围的皇甫林等人,一个个都变了脸色,齐声恭敬喊道:“参见光明教主!”

光明教主出关了!

谁都没想到,他竟然现在就出关了,这长达百年时间,都不见光明教主的身影,如今再看,越发让人感觉深不可测。

第五长空只是微微点了点头,没有看众人,径直走到那地上的画卷之前,伸手便探了出去。

周围的人,一个个看得目瞪口呆!

那可是邪物啊!

散发出来的邪气,怕都会侵扰一生,哪怕众人都已经斩去三尸,可被这邪气影响,恐怕还是会走火入魔,失去心智,光明教主竟然敢直接伸手去拿?

没人说话,谁也不敢质疑第五长空,那毕竟是灵域最强者之一的光明教主!

第五长空伸出手,直接一把握住那画卷,将之取了起来,悬在半空中看着:“好一个俊秀的年轻人。”

他微微点头,甚至赞叹:“眉目传神,风韵潇洒,邪尊是将他送做我出关的礼物么。”

“教主,此人名为苏寒,的确是一位天之骄子,天赋卓越,乃是我光明神教属下天月公国之人,参加乾坤问道也是第一名,而且,精通医术、阵法、炼器,是一位不可多得的人才。”

听风裁决长立刻道,“只是……他出现在这邪物之上,是不是说明了什么问题?此子的底细一直没能弄清楚,想来,怕是邪道中人。”

能有如此天赋,却是来历不明,如今出现在这画卷中,恐怕是那邪道中人!

听风裁决长拱手,认真道:“不久前,我等发现一处古天庭遗址,便是请这苏寒,前去破解阵法,而这遗址中的至宝,消失不见,恐怕也跟此子有关……”

“还好,我教风暴祭司意外死在外面,没有留下任何蛛丝马迹,但我调查后发现,风暴祭司有前往天月公国。”

他几句话,便将一切因果,都牵扯到了苏寒身上。

仿佛,一切罪魁祸首就是苏寒!

所有的事情,源头都在苏寒身上!

苏寒,便是邪道中人,是跟那邪尊一样的可怕妖孽人物!

第五长空似乎没有听到,只是盯着画卷上的人看,看着苏寒的脸,将他的容貌印刻在心中,又缓缓移动视线,最终,落到画卷中,苏寒的手指上。

那一枚戒指。

  

章节目录

冰山总裁的贴身神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乘风而上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乘风而上并收藏冰山总裁的贴身神医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