看到那一张已经面目全非的脸,洛扉父子二人,顿时惊呆了,除了那双眼睛还有些熟悉之外,那张脸,哪里还能认得出是他们的亲人?

“心航!怎么了!你这是怎么了!”洛扉浑身发颤,声音都变了,伸着手想去摸,却是不敢,忍不住老泪纵横,“你的脸……”

“二弟!谁干的!是谁干的!”

洛天钢同样愤怒到了极点,没想到自己的二弟,脸都被人毁了。

那张脸上,刀伤、剑伤、烫伤,甚至有被虫子咬过,被活生生撕开皮肉,各种伤痕!

“噤声!”

洛心航忙伸手,摇了摇头,“别乱说。”

他抬头看了一眼行宫之内,脸上多了一丝忌惮,“先随我离开,别打扰到邪尊大人。”

闻言,洛扉不禁心脏猛地一跳,似乎猜到了什么。

他没有多说什么,点了点头,父子三人立刻离开了行宫。

到了洛心航的院子,他那张脸才彻底沉了下来。

“是……是邪尊?”洛扉几乎是咬着牙,压低声音道。

洛心航点了点头,神色平静,似乎早就习惯了,淡淡道:“这些都是磨砺,是邪尊大人考验我,指点我的方式。”

他说得轻描淡写,可洛扉跟洛天钢二人能够体会,那每一道伤口在洛心航身上留下来的时候,会是多么痛苦!

整张脸都废了啊!

原本俊俏的极地公国二王子,如今却成了人不人,鬼不鬼的抽模样,这还是人么?

洛扉身子颤抖,老泪纵横,心中突然多了一丝愧疚和懊悔,自己让洛心航出来寻找机遇,哪里想到,会找到一个如此变态的恐怖存在,这等于是将自己未来都毁了。

“二弟……是大哥不好,没有照顾好你!”洛天钢走过去,紧紧抱着洛心航,声音颤抖,“若是我足够强大,我们父子三人,如何会沦落至此,三弟又如何会死在奸人之手!”

现在他们可以说是一无所有,什么都没有了。

眼看着毁了洛心航面容的人就在身边,他们却连一丝反抗之心都不敢有!

“大哥,别担心,我们失去的一切,都会拿回来的。”洛心航依旧平静,伸手轻轻拍了拍洛天钢的后背,道,“邪尊大人沉寂十几年,如今再度现身,自然是有大事要做,这灵域,即将掀起一场暴风雨,谁都别想独善其身。”

洛扉脸色微变:“如何?”

“就算是光明神教,又或者是黑暗森林,或者西域无量寺,都会被牵扯进来。”洛心航平静道,“邪尊大人发现了一个秘密,更有着巨大的野心,你们可能不知道,黑暗森林之主……已经被邪尊杀了。”

轰隆——

好似一道惊雷!

洛扉跟洛天钢二人,直接被震得麻木了!

黑暗之主被杀了?

被邪尊杀了?这不是开玩笑的吧!

“那黑暗之主实力强悍,更是久居黑暗森林之中,层层防护,邪尊大人竟然有如此手段?”洛天钢心惊胆战,对他而言,这根本就是神仙打架!

洛扉更清楚,要进入黑暗森林的难度,更不用说杀死黑暗之主。

在他的认知里,这根本就是不可能做到的事情。

“邪尊大人果然厉害!”洛扉眸子里闪过一丝惊喜,深吸一口气,看着两个儿子道,“我洛家现在只有这一条路可以走,你们两个人务必清楚,追随邪尊,重新拿回我洛家失去的一切!明白么?”

“是!”

两个人点头道。

洛心航看着两个人,深深吸了一口气,这几年他过的简直就不是人的生活。

邪尊摧残他的手段层出不穷,在邪尊的眼里,自己不过是一条狗,随时可以捏死,可以抛弃的狗!

所以他很清楚,要依靠邪尊,根本就是不现实的事情,那就是个疯子!

一个彻头彻尾的疯子!

他有自己的计划,只是不能跟洛扉跟洛天钢说,甚至……谁都不能告诉!

“邪尊大人下一步有什么行动么?”洛天钢问道,“我们初来乍到,投名状至少要送上,如果有可以用得上我们的地方,自然要好好表现。”

对他来说,邪尊现在就是他们的依仗,这是唯一的机会。

洛扉点头,他也一直在想这个问题,虽说伴君如伴虎,但这是唯一的机会,就算是死,他也不会有丝毫退缩!

洛心航微微皱眉,看了二人一眼:“有行动,但你们可能参与不了,邪尊大人现在未必会相信你们……”

“什么行动?我们帮不到忙么?”

洛天钢急忙问道,不管什么时候,他们多少可以帮到一点吧。

洛心航摇头:“击杀光明教主!”

闻言,洛扉跟洛天钢二人,直接石化在那,浑身都变得僵硬了。

刚杀了黑暗之主,现在又要杀光明教主?

对他们来说,这可都是高高在上,连见一面都难的存在啊!

可在邪尊这,想杀就杀?

洛天钢身子僵硬,脸皮都抽搐起来,这种事情,他们还真帮不了忙,不过想想,便越发兴奋起来,能跟着一个如此强悍的人,就算是当条狗,他也愿意。

“能跟随如此强大的邪尊,是我洛家的福气……”洛天钢冷笑着,脑海里浮现一道身影,“苏寒,我一定会让你死得很痛苦,让你后悔招惹了我洛家,得罪我洛家!”

他现在,已经将苏寒恨得咬牙切齿!

“好了,这件事邪尊自由安排,你们不要多问,也不要多嘴,千万不要惹邪尊不高兴,否则,我也保不了你们。”

连黑暗之主和光明教主都敢杀的人,谁敢招惹?

……

此时此刻。

黑暗森林中,一道阵法散发着阵纹,如同光罩一般,将沉眠的狂一刀保护起来。

大阁老几个人脸上都有些难受。

“苏寒,一刀以后醒来的机会大么?”大阁老转头看着苏寒问道,就算是苏寒这等医仙,都不敢保证了,他知道有多严重。

那邪尊下手太狠毒!

“有机会,”苏寒微微点头,“如果能从邪尊那将缺失的魂魄找回来,那我有百分百的把握让他醒过来,只是,那邪尊定是有什么别的用途,只希望在此之前,能将残魂找回来。”

费尽心机,蛰伏十几年,才达到的目的,邪尊肯定是有什么重要的事情要做。

他心中隐隐有猜测,皱着眉头道:“只怕,那邪尊要对付的人,不只是黑暗之主一人!”

  

章节目录

冰山总裁的贴身神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乘风而上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乘风而上并收藏冰山总裁的贴身神医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