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天命他……”大阁老咬牙,“他就是一个混蛋!”

他见狂一刀虚弱到了极点,还是点了点头:“你放心吧,黑暗森林永远都不会倒下,我们的使命没有完成,就绝对不会消失,如果能找回天命,我会跟他说清楚。”

大阁老深吸了一口气,脸上满是落寞,叹了一口气:“你会没事的,我更希望,你自己当面教训他。”

当年天命做的事情,简直就是大逆不道,盗走黑暗森林传承之宝,销声匿迹几十年!

若不是在苏寒身上,发现了天命的气息,他们真的以为天命已经死了。

这王八蛋,死了就死了,他们只当没有这个后人,现在活着,却也不愿意回来。

狂一刀努力笑了笑,可那血肉模糊的脸上,也看不出什么表情,缓缓闭上眼睛,维持精力,被那家伙重伤成这样,算是他这辈子最重的伤了。

茫茫西域中。

五阁老马不停蹄,用最快的速度赶到了孔雀园。

苏寒刚从天月公国回来,还没来得急休息,五阁老便冲了进来,差点跟几个护卫大打出手。

黑暗森林的人,如此贸然冲到孔雀园,哪里会不引起冲突?

“我找苏寒!我找苏寒!”五阁老顾不得那么多,大声喊了起来,声音如惊雷,滚滚而来。

听到动静,苏寒急忙跑了出去,看到五阁老微微有些吃惊。

黑暗森林的人,向来都是隐藏在黑暗之中,五阁老如此贸然来孔雀园,是很容易引起误会的。

“住手,这是黑暗森林的五阁老,我们认识。”苏寒上前,解释着,几个护卫这才收回了手。

要没苏寒这句话,那今天五阁老恐怕就别想离开了。

“苏寒!跟我走!快!跟我去救人!”

五阁老哪里说那么多话,脸上满是着急,他风尘仆仆而来,没有一丝从容和淡定,反而像个惊慌的小孩,有些失去分寸了。

“出了什么事?”苏寒问道。

他见五阁老跟往日有些不同,难道说黑暗森林出事了?

那可是个庞然大物,就算是光明神教也敢杠上一杠的存在,五阁老竟然会慌乱成这个样子。

“边走边说!”五阁老拉着苏寒就跑,根本就不想浪费一丝时间,着急不已。

苏寒直接被他拉着离开,秦可瑜等人跑出来的时候,都快看不到苏寒的身影了,她急忙追了上去。

一路从西域孔雀园回到黑暗森林,几乎没有一刻停留。

饶是五阁老这等实力强悍之人,也气喘吁吁,消耗极大。

“黑暗森林的仇家?你黑暗森林竟然还会有仇家?”听到五阁老说的话,苏寒有些诧异,秦可瑜更是不敢相信。

强悍的黑暗森林,向来神秘,更是拥有超强高手坐镇,竟然都会被人偷袭?

“邪尊,不是一般人,我们一直以为他死了,哪里想到,他蛰伏了十几年,突然出现!”五阁老咬牙,“他就是一个疯子,唯恐天下不乱的疯子!”

五阁老身子都在颤抖,“当年我们黑暗森林接了个任务,击杀他身边重要的人,我们成功了,也结下了仇怨,这十几年来,我们以为他死了,但没想到,他一直都在布局,在蛰伏,等待机会,这一次,他趁着我们黑暗之主闭关突破的关键时候,突然出手……”

他几乎钢牙欲碎:“这王八蛋,他就是个疯子!”

邪尊?

苏寒是第一次听到这个名字,只是一个名字,就能看得出来,这邪尊不一般。

生性邪恶,更拥有着强悍到极致的实力!

“他不仅敢对黑暗森林的人出手,光明神教死在他手里的高手也不少,还有圣城各大势力,都有人死在他的手里。”

闻言,秦可瑜只觉得震惊。

这等于是得罪了整个灵域的大势力,竟然还能活得好好的,这哪里还是一般人?

“就这样都还能活得好好的,真是太可怕了。”她忍不住道,“难道没人能对付他么?”

五阁老摇头:“此人生性邪异,来无影去无踪,做事毫无规律,总是不按常理出牌,根本就没人能捕捉到他,别说我们,光明神教的教主,恐怕也很想杀了他,只是做不到。”

一个消失十几年的邪尊,突然出现,这灵域恐怕是要翻天了。

苏寒微微皱着眉头,一个如此恐怖的人出现,怕是没那么简单,能蛰伏十几年的人,这等心性就不是一般人能比的,更何况,几乎得罪了整个灵域,还能活得好好的,绝对是个狠岔子!

“先到黑暗森林,看看情况再说。”

苏寒没说太多,灵域之中,这趟水已经渐渐开始浑浊,隐藏在暗中的大鱼都慢慢浮出水面了。

当年的俗世惨案,想来这些隐藏在水中的大鱼,都脱不了干系!

路上再没有丝毫耽搁,苏寒等人用最快速度回到了黑暗森林,大阁老早就在等着了。

看到苏寒回来,大阁老神情严肃:“拜托你救回一刀,这个人情,黑暗森林永远记得。”

苏寒点了点头,没有多说水面,便进了屋子。

外头,大阁老等人结阵,做好防御,不敢有丝毫大意。

谁都不知道,那邪尊会不会再次出现,他从来就不会按套路出牌,总是出其不意,让人防不胜防!

这个王八蛋既然敢出手击杀狂一刀,肯定就不会有丝毫留情,不杀死狂一刀,绝对不会善罢甘休!

“天月公主,你进屋子吧,协助苏寒,外面有些危险,真若是有敌袭,我们可能照顾不到你。”大阁老表情十分严肃,根本不敢有一丝大意。

秦可瑜点头:“是,前辈。”

她从来没想过,高高在上的黑暗森林,会有如此严肃的时候,如临大敌!

一个邪尊……竟然能让他们都紧张起来。

屋子内,狂一刀已经昏迷,浑身鲜血淋漓,更是血肉模糊,只剩下最后一口气吊着。

就算是苏寒,看一眼都不禁皱起眉头,这伤得太重了。

“苏寒,如何?”秦可瑜更是忍不住忍不住叹气,在她看来,这根本就是已经没救的人,“还能救么?”

“三魂七魄几乎被震散,肉身被毁大半,能坚持到现在,已经是奇迹了,恐怕……”苏寒脸色不太好看。

  

章节目录

冰山总裁的贴身神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乘风而上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乘风而上并收藏冰山总裁的贴身神医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