秦刚立刻追了出去,可常光哪里会理会。

他脚步很快,好似一阵风,疾驰而去。

只要抓了秦可瑜,那苏寒就不可能不乖乖束手就擒,至宝肯定在苏寒手里,马上就要被自己得到了。

常光只觉得自己是个天才!

“唰——!”

“唰——!”

一前一后,常光速度极快,身后的秦刚,更是急忙追了上去:“你别乱来!”

常光根本就不理会。

他早就捕捉到秦刚那个手下的气息,直接追了过去,到了秦可瑜的行宫,刚好看到秦可瑜走出来。

“天月公国,果然天生丽质啊。”

常光眼里流露出一抹贪婪,化作一阵风,直接掠了过去,探出一只手,伸向秦可瑜。

看到常光冲来,周围的护卫立刻拦着:“站住!”

可他们,哪里拦得住风暴祭司这等高手?

哗啦!

常光伸手一扫,一阵狂风呼啸,直接将两排护卫都扇飞了,他移形换影一般,瞬间便到了秦可瑜跟前,不给她丝毫出手的机会,探出手,便搭在她的肩膀上。



嗡——

一道怪异的波动传来,秦可瑜感觉自己根本就无法动弹。

“你乖乖不动就好,我不会伤害你。”

“常光!你到底想做什么!”

秦刚追来,还是慢了一步,见常光的手放在秦可瑜的肩膀上,沉下了脸,“别逼我杀你!”

“你太自信了。”

常光看了秦刚一眼,满脸不屑,“我不想跟你们纠缠,所以只管听我的就好,我说了,不会伤害你的女儿,知道就好了。”

他的目的是苏寒,无关的人,他也不想牵扯太多。

“你堂堂风暴祭司,用这种办法来威胁苏寒,未免太下作了吧?”秦刚咬牙切齿。

“大丈夫不拘小节。”

常光淡淡道。

他一转头,见秦可瑜嘴角溢出一丝鲜血,不禁脸色微变,急忙手指在秦可瑜的手臂上点了两下,让她连舌头都动不了。

“真没想到,我一说是对付苏寒,你宁愿咬舌自尽,都不想被我利用么?”

他还真没想到,秦可瑜竟然刚烈到这种地步。

秦可瑜的脸上满是愤怒,她一听常光是为了对付苏寒,便想直接咬舌自尽,绝对不能被利用,威胁到苏寒!

可哪里想到,常光连这个机会都不给她。

看着秦可瑜那双满是愤怒的眼睛,常光淡淡道:“放心吧,只要苏寒乖乖交出我想要的东西,我便不会为难他。”

想来,苏寒已经在来的路上了吧。

他可真是迫不及待了。

秦刚气愤,却是没有丝毫办法,秦可瑜此刻被常光抓在手里,他根本就没法出手。

“该死!”

他不知道常光到底想做什么,这种人的话根本就不能信,若是真要杀苏寒,有秦可瑜作为人质,苏寒肯定会就范。

强者一旦有了软肋,只会让敌人重击!

而此刻。

苏寒正在急速赶来,大船已经行驶到最快的速度,一路乘风破浪,可苏寒还是觉得太慢了。

“苏大人,别着急,那人既然想让你去天月公国,那自然就会等到你现身,”护卫队长道,“想来,他们肯定是以天月公主作为人质,来要挟你,否则让你去天月公国也没什么意义了。”

苏寒点头,他自然知道,只是担心秦可瑜,便容易失去冷静。

毕竟,那是自己的女人,是自己生命里占有一席之地的人。

“我明白,不知道是什么狗东西,他若是敢伤害可瑜一根汗毛,我定让他生不如死!”苏寒怒吼着。

他心急如焚,看着天月公国的方向。

一团怒火,在胸腔中疯狂燃烧起来。

天月公国大殿中。

秦可瑜坐在那,动弹不得,而秦刚就站在一边,眼睛直勾勾盯着坐在上位的常光。

“身为风暴祭司,你这样算是干涉我公国内政了,更是挟持我公国公主,教主若是知道,定会责罚你。”秦刚还想再争取。

他不能眼睁睁看着苏寒被常光给害了,尤其是通过挟持秦可瑜,这恐怕会让秦可瑜后悔一辈子,到时候她肯定会寻死。

“秦刚,你可以闭嘴了,区区一个公国国主,真算不了什么,教主想换一个,就换一个,你以为自己很有价值么?”他笑了笑,满脸不屑,“我建议你还是闭嘴得好,免得惹我不高兴,到时候连国主之位都给你拿掉!”

仿佛,秦刚父女的命运,完全就掌控在他手中。

秦刚黑着脸,脸上满是杀气,丝毫不掩饰,可常光哪里会在乎?

自己若是带回了那至宝,就是大功一件,可能教主还要奖赏自己,又怎么会责罚自己?

他想得很清楚,苏寒若是识时务,那还能捡一条命,若是不懂事,那自己也不介意要了他性命!

连自己都敢欺骗,这本身就是死罪!

“当——!”

突然间,外面传来一道声音,仿佛钟声一般,常光脸上一喜:“苏寒来了么?”

“轰隆——!”

随之而来的,并不是苏寒,而是一道雷电!

从外头直接狠狠劈进大殿,震得地面石块翻飞,炸成了碎片。

秦刚跟秦可瑜脸色微变,又是谁?

就连常光也站了起来,脸色严肃盯着外头,当看到那一道身影的时候,不由得瞳孔收缩:“是你?你怎么会来这里。”

“你能来,我为何不能来。”

雷木思双手立在身后,迈步走了进来,朗朗道。

雷电祭司!

秦刚越是不明白了,怎么雷电祭司也来了,事情变得更复杂了。

“雷木思,你难道想跟我争?”常光一想就这么认为,顿时警惕起来,冷哼一声,“你已经是被放弃的人,就别白费心机了,那裁决长之位……”

“你想多了。”

雷木思继续迈步走进去,身上的气势渐渐变了,仿佛是天,狠狠压了下来!

周围的空气,似乎在那瞬间,都凝固起来,让人气都喘不过来,秦刚只觉得自己血液已经停止流动,雷木思到底是什么人,怎么会如此可怕?

不仅是他,常光同样脸色大变:“你到底是什么人!”

“我只是来杀你而已。”雷木思没有回答,仿佛没听到。

这常光来找苏寒麻烦,那才是死罪!

  

章节目录

冰山总裁的贴身神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乘风而上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乘风而上并收藏冰山总裁的贴身神医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