若是常光在这,看到蓝冰脸上那种神情,恐怕会大吃一惊,他可从来没见过蓝冰这种表情。

  雷木思停了下来,转头看了蓝冰一眼,脸色平静,淡淡道:“我没有什么还要告诉你的。”

  “可是……”见雷木思似乎有些不高兴,蓝冰眼神闪过一丝慌乱,“你是怎么知道那遗址里的宝贝,就是琉璃盏?”

  这些,可都是去之前,雷木思告诉自己的。

  “无意间得知。”雷木思随意道,眼神变得锐利起来,盯着蓝冰,“你在怀疑我么?”

  “不是。”蓝冰急忙解释,“我只是……”

  “没什么事,我就先走了。”

  雷木思没有多说,也不想听蓝冰多说什么,径直离开。

  看着雷木思的背影,蓝冰叹了一口气,脸上的表情,看上去有一丝落寞,更有一丝卑微,跟之前那冷酷如灭绝师太的模样,完全就像是两个人。

  她静静站在那片刻,直到雷木思的背影,已经彻底消失,才恍然过来,恢复了冷漠的神情,转身离开。

  本以为这一处遗址,至少能死几个人,但没想到,不过死了一个没用的王大志,常光没有死,金乌没有死,皇甫林也没有死。

  一点风波都没有起来,便彻底消失无踪。

  自己动用了一块禁制石碑,都没能溅起什么水花么。

  雷木思微微皱着眉头,心里自然清楚是什么原因,一个琉璃盏,哪里够引起这些人争斗,若是那团三昧真火在,绝对可以!

  “苏寒……是被你拿走了吧。”

  雷木思哼了一声,连蓝冰都没有得到,那常光等老家伙更不可能。

  他唯一能想到的人,就是苏寒!

  这个小子,可真是让自己意外,不动声色便将那一团三昧真火给取走了,真没想到,苏寒还有这种能耐!

  “祭司大人。”门口,两个手下见雷木思回来,恭敬道。

  雷木思微微点了点头,便走进自己的书房,将门紧紧关了起来,里面再没有任何动静。

  “祭司大人最近经常闭关啊。”

  “是啊,裁决长没有召唤,基本都在闭关,太拼命了。”

  “所以才能成为祭司大人啊!这可是我的偶像!”

  门外,传来轻微的声音,雷木思丝毫没有理会。

  他走到书架前,伸手将摆放在角落的碗,按照独特的角度旋转,便听得那书架咔咔作响,转动起来,露出一道拱门。

  雷木思径直走了进去,书架再次咔咔转动,恢复了原样,仿佛从来没有任何变化。

  幽深的通道,不知道什么时候挖出来的,径直盘旋一圈,便到了地下。

  昏黄的灯光,让人看着觉得压抑,雷木思倒是已经习惯了。

  他走到一处空间,这里摆放着床、衣柜、书架以及梳妆台。

  雷木思从衣柜中取出一件从来没穿过的衣服,又在梳妆台前,贴上一张人皮面具,易容成另一个人的模样。

  镜子里,那双眸子变得深邃,浑浊,满是沧桑!

  “既然三昧真火带出来了,那便还给我吧。”

  唰的一声,雷木思身上雷电闪动,噼里啪啦作响,瞬间便没有了踪迹。

  而,与此同时。

  洛家父子,狼狈不已。

  从极地公国逃窜之后,两个人还没赶到自己的目的地,便已经得到消息,光明神教传来命令,整个灵域范围追捕他们!

  几天之前,他们还是高高在上的公国国主和太子,几天之后,便已经成了逃犯!

  若是被光明神教抓到,绝对是死路一条!

  “该死!该死!该死!”

  洛扉忍不住怒骂,如果自己没有选择逃走,那现在还有回旋余地,甚至可能是立功一件,谁能想到,那破小岛上,竟然真的有他们说的古天庭遗址。

  该死啊!

  “父亲,现在怎么办?各大势力都在追捕我们,想用我们去换资源!”洛天钢气得身子发抖,他堂堂一国太子,却是沦落到这种地步,不改头换面都不敢现身。

  他们现在就像猎物一般,一旦被人发现,便会被追杀,想逃都难!

  “若非那苏寒,我们怎么会沦落到这种地步!”洛天钢咬着牙,恶狠狠道,“这个该死的王八蛋,早就该将他杀了啊!”

  “哼,现在不是说这个的时候,他有明王保护,哪有那么好杀。”洛扉哼了一声,眸子里满是阴毒和愤怒,“先联系你二弟,现在只有跟他一起,投奔那些人,我们才有活路。”

  他紧握拳头,心里暗暗发誓苏寒这个罪魁祸首,一定要死!

  “我洛家会再回来,拿回我们失去的一切!”洛天钢仰天怒吼,“苏寒,你洗干净脖子,等我来杀你!”

  父子两个,不敢再久留,继续狼狈逃窜。

  现在还谈什么野心?

  先活下来,能报仇再说!

  他们心里,已经将苏寒这个名字,牢牢印刻上去,此仇不报,他洛家就不会善罢甘休。

  苏寒可没想到,洛家父子这么傻,更没想到,他们会如此挂念自己,要是让他知道,自己被两个男人这样惦记,只怕会恶心得吃不下饭。

  西域大漠。

  夜间繁星点点。

  到了晚上,这里的气温便骤然下降,跟白天完全不同,没有足够的植被进行调节,大漠的气候就是一日四季更替。

  孔雀园内,依旧温暖,有阵法在外防护,这里就是大漠之中最舒适的地方。

  苏寒盘腿坐在地上,缓缓吐纳呼吸,白天陪香香玩了一天,他都累了,丫头片子还是精力旺盛,治好让虫王继续陪她玩了。

  此刻,苏寒坐在那,缓慢吐纳呼吸,调整自己的状态,有时间他便抓紧时间练功,进一步提升自己的境界实力。

  否则,铜钱戒指无法掌控更多使用办法,连那三昧真火都利用不了。

  他正进入状态,整个人陷入空灵,周围的一切都在自己的感知之内,他甚至可以感觉到,香香此刻正揪着虫王的翅膀,而虫王咕噜咕噜大喊饶命……

  这种细致入微的感知能力,让苏寒浑身毛孔都张开,仿佛世上最灵敏的雷达!

  可,突然间——

  苏寒脸色大变,猛地睁开眼睛,看着站在自己眼前的陌生人,瞳孔收缩:“你是什么人!”

  

  

章节目录

冰山总裁的贴身神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乘风而上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乘风而上并收藏冰山总裁的贴身神医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