深藏俗世的天命,到底在寻找什么真相?

是跟自己寻找的真相一样么?

这家伙,藏得太深了,能在三千道门世界呆那么多年,都无人可以发现他隐藏自己,光是这份隐匿功夫,果然配得上黑暗森林出身。

在三千道门世界生存,并且像那里的人一样,用错误的办法修炼,是想用这种方式,去追寻真相么?

苏寒不明白,恐怕只有天命自己主动开口说,才能了解了。

明王交代了苏寒几句,便不再浪费时间,立刻带着三昧真火闭关,他想尽快突破,将三昧真火还给苏寒,停在这个境界这么多年,能更进一步自然更好。

苏寒深吸一口气,放松自己,正准备要去休息,香香已经跑了过来,一把抱住自己的大腿,撒起娇来。

“苏寒哥哥你累了么?不能陪香香玩了么?香香给你捶腿按摩好不好?”

那双灵动的大眼睛,盯着苏寒,一副讨好的模样,“香香可会照顾人了呢!”

“哈哈哈,好!”苏寒一把将香香抱起来,背在后背上,“那你就给苏寒哥哥按一按肩膀好不好?”

“好呢!”

香香奶声奶气,趴在苏寒的背上,小手轻轻揉捏起来,嘻嘻笑个不停,她那点力气,哪里捏得动,只不过是苏寒挠痒痒罢了。

她故意挠着苏寒的咯吱窝,看苏寒满是求饶的模样,笑得更是欢快了。

……

圣城,光明神教!

三大裁决长,脸色都不太好看,阴沉着没有发作,但气氛却异常严肃。

五大祭司都在场,蓝冰以及常光更是咬着牙,心中不忿。

他们费尽心机,更是付出不小的代价,才将琉璃盏带了回来,三大裁决长竟然还不满意?真当高他们一层,就可以肆意羞辱他们么!

“裁决长,你们说要得到这古天庭遗址中的至宝,我们也拼了命拿回来了,为何还责怪我们?”

常光咬着牙,没拿到至宝回来,肯定要被责备,但他们已经将至宝拿回来了,裁决长竟然还发脾气!

自己若是成了裁决长,哪里还需要看他们的脸色?官大一级压死人!

“哼,至宝?”

听风裁决长看着常光,就像看着一个傻子,指着放在桌子上的琉璃盏,冷笑起来,“你跟我说,这是至宝?”

常光脸色微变,看了琉璃盏一眼,咬着牙道:“哪怕就是下品玄器,也算是很珍贵了吧。”

饶是他身份尊贵,身居祭司要位,身上都没有一件玄器,这还不算珍贵的至宝?

“蠢货!”听风直接喝骂起来,指着常光一点都不客气,“你这大祭司是怎么当的?就这点眼界,我真是不知道当初是谁将你提拔上来的,瞎了眼么!”

听风裁决长胡子翘起,脸都气得发白了,为了得到这琉璃盏,甚至还付出了不小代价,用来补偿皇甫林等人,他怎么能不气?

常光咬着牙,一眼不发,当初提拔自己的裁决长,已经被明王杀了,听风怎么骂他,自己也没必要说什么了。

只是他心里不服气!

站在一边一直没说话的蓝冰,脸色同样不好看,本以为这是一次极好的机会,可以立下大功,或许就能得到裁决长之位,哪里想到,反倒把事情搞砸了。

可这琉璃盏,的确已经是那遗址中最珍贵的东西了,为了得到这个,已经冒了很大风险。

她转头看了始终不说话的雷木思一眼,雷木思站在那,就像一座雕像,面无表情,看不出心里在想什么。

“这琉璃盏不过的一件下品玄器,在那遗址中,恐怕也只是一件容器罢了,又不是武器,能有什么价值?”

听风裁决长白发飘动,胡子更是气得翘起,瞥了常光一眼,心里满是不满,“这容器里的东西,才是真正的至宝!明白么!”

“裁决长!”常光看了蓝冰一眼,哼道,“这琉璃盏是冰箭祭司先得到的,里面有什么东西,你倒是可以问问她啊,我什么都不知道。”

当他冲进祠堂的时候,只有琉璃盏在那,里面哪里有什么东西?

闻言,三个裁决长都看向蓝冰,目光意味深长:“蓝冰,你可有看到什么?”

“没有。”蓝冰如实回答,她进入祠堂不过比常光早一会儿,能看到什么,“我进去的时候,琉璃盏就是这样,什么东西都没有,绝无半点虚言。”

她心里有些恼火,直接道:“我若是有一句假话,神明赐死!”

蓝冰话都说到这份上,三个裁决长自然相信。

“怪事啊,这琉璃盏中,应该是有东西的,这不过是一件容器,难道装着的东西,已经被人取走了?”

听风皱着眉头,始终有些不相信。

“难道就没有什么古怪的事情发生?”看雨裁决长道,“又或者,除了你们之外,被别人捷足先登,故意隐藏起来,没被你们发现,你们仔细想想。”

听风、看雨、闻香三大裁决长都清楚,这琉璃盏绝对不是那遗址中最珍贵的东西,一件容器能有什么珍贵,放在这容器中的东西,才是绝对的至宝!

“不太可能。”蓝冰道,“我是第一个进去的,其他人不可能比我先进去,或许在我们找到那小岛之前,就已经被人取走了。”

她顿了顿,道,“极地公国国主洛扉父子倒是已经逃走了,既然是他发现这小岛的,恐怕里面的至宝,也是被他取走了。”

蓝冰这番猜测,让三大裁决长点了点头,想来也只有这种可能,否则这等立功的事情,洛扉父子为何还要逃窜?连国主之位都不要,卷走大量珍宝逃走,心里没鬼都不可能!

“传令下去,整个灵域追拿洛家父子!”听风裁决长直接下令,“至于你们两个,没有功劳也有苦劳,这次我就不追求你们,希望你们好之为之。”

几大祭司离开,蓝冰快速追上走在前头的雷木思,脸上的冷酷似乎收敛了一些。

“你是不是有什么事情没有告诉我?”

蓝冰看着雷木思,眼神跟之前完全不同,似乎……带着一丝仰慕。

  

章节目录

冰山总裁的贴身神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乘风而上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乘风而上并收藏冰山总裁的贴身神医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