这种至关重要的机会,他不想让给任何人!

四大裁决长,被明王杀了一个之后,就一直空缺在那,常光好不容易得知,要补位一个,就从五个祭司中选取,眼前就是最好的机会,能得到其他三位裁决长的认可。

可冰箭祭司蓝冰竟然隐藏这么深,关键时候,抢夺自己的功劳!

该死啊!

常光浑身杀机毕现,死死盯着蓝冰,怒吼着“把琉璃盏还给我!”

蓝冰根本就不理会,手里抓着琉璃盏,急速离开。

金乌、皇甫林等人,一个个也气得咬牙切齿,尤其是邱松荣,甚至因此而丢了一条手臂,结果什么都没得到,他能不恼火么。

几个人疾驰追去,谁也不想放弃琉璃盏,这等至宝,既然来了,就要拼命争夺一番。

身后,传来轰鸣巨响,那些古朴大殿都开始猛地摇晃,颤动,开始崩塌!

“咻——!”

“咻——!”

蓝冰等人,速度陡然提升,仓皇逃了出去。

山洞之外,苏寒坐在那,看到有人影闪出来,手指轻弹,顿时几道阵纹流转,打在那山体之上。

“轰隆隆——!”

乱石翻飞,从高耸的山体上滚滚落下。

“快出来!”

苏寒大喊,“我支持不住了!”

蓝冰率先冲了出来,随之是常光,再是皇甫林等人,皆是有惊无险。

整个山体都开始垮塌,巨石从山顶滚落,震得地面都在颤动,浓尘滚滚,遮天蔽日!

“砰!”

一道爆炸声传来,常光出手了,“蓝冰!东西给我!”

随之,是金乌等人,都追了上去,将蓝冰团团围住。

一边,山体在崩塌,一边蓝冰被人围着,不让她离开,逼着她交出琉璃盏。

而苏寒,站在那,好整以暇,完全是一种看热闹的心情,这要是口袋了一把瓜子,他能便嗑瓜子边看戏。

反正,真正的宝贝,已经被自己取走了。

“说好了,进入遗址,各凭本事,这琉璃盏我拿到了,就是我的。”蓝冰冷眸扫视一圈,目光落在常光脸上,不屑道,“常光,难不成你想自相残杀?”

这可是大忌!

若是让裁决长他们知道,常光绝对完了。

常光咬着牙,恼怒不已,可却知道,自己若是对蓝冰出手,那可就真的麻烦了。

“蓝冰,琉璃盏给我,算我欠你一个人情!”常光喊声道,只要他跟蓝冰联手,那这琉璃盏绝对是他们的,蓝冰肯让给自己,这个人情,自己绝对会还,“我可以答应你一个条件,任何条件!”

蓝冰冷笑,她哪里不懂常光这种人。

“少废话,将琉璃盏交出来!”

皇甫林眸子里满是阴鸷,更是狡诈至极。

他哪里看不出来,若是让常光跟蓝冰联手,那这琉璃盏真是他们光明神教的,哪里还有他们的事?

“咻!咻!咻!”

皇甫林立刻出手,没有丝毫犹豫,金乌也跟了上去,然后是邱松荣等人,没有一个人愿意放弃!

“砰!砰!”

眨眼间,激战爆发,几大高手对战,狂暴的玄气铺天盖地,打得日月无光,周围都要变成一片废墟了。

苏寒倒是轻松,没有靠得太近,免得被波及,远远看着这一群高手激烈厮杀。

“坐山观虎斗的感觉,还真是不错,”他一边看,一边仔细观察各大高手的招式,对他来说,这更是一个极好的学习机会,“他们若是知道,自己只是在争夺一件没什么用的东西,不知道是什么心情。”

若是蓝冰他们知道,真正的宝贝,此刻正在不远处看戏的苏寒手里,恐怕会气疯了吧。

轰隆——!

战斗越发激烈,一个个都打出了真火,一阵阵杀气爆发!

“常光!我若是死了,我看你怎么跟裁决长交代!”

遭众人围攻,蓝冰有些力竭,冷眸扫了常光一眼,大声喝道。

常光咬牙,气得肺都要炸了,现在自己不但不能去争夺琉璃盏,反而还要去帮蓝冰分担。

这个任务,是他们两个一起负责,若是蓝冰死了,光明神教恐怕也得不到琉璃盏,到时候任务完不成,还害死了冰箭祭司,那自己就彻底完了!

怕是比雷电祭司雷木思受的责罚还重!

“该死!”

常光怒骂一声,旋即低吼着,冲入人群,跟蓝冰站在一起“这琉璃盏,我光明神教要了!”

他别无选择!

“哼,想得到琉璃盏,就得付出代价!”皇甫林冷笑着,他们付出那么大代价,又岂是让常光一句话,就能带走至宝的?

战斗,再度爆发!

常光跟蓝冰二人联手,强势大战皇甫林等人,一个个出手都没有丝毫客气。

苏寒找了一块石头,坐了下来,手托着下巴,也不知道这些人要打到什么时候,他还想找个隐蔽的地方,处理下那团业火。

藏在铜钱戒指空间里的珍宝,都快被烧光了,这群老东西,竟然还在打。

许久,战斗依旧在继续,皇甫林跟金乌等人不依不饶,不肯轻易将琉璃盏拱手让出去,哪怕得不到这琉璃盏,他们也要从光明神教手中,拿到足够多的补偿才行。

“好了!”

突然间,苏寒喊了一声,他实在没有耐心再等下去了。

“你们还要打,那就继续,我不等你们了,”苏寒冷冷道,“你们自己想办法离开这海岛吧!”

说完,苏寒便不管他们,转身便走,常光等人心中一惊,海岛外围的海蛇,他们可是心有余悸,苏寒不在,他们如何离开?

“苏寒!等等!”

金乌连忙喊道,“这琉璃盏是我们此番的目的,自然不能轻易拱手让人,等我们做出了归属便可!”

苏寒头也不回“你们心里清楚,这琉璃盏属于古天庭遗址,最应该埋在里面,要打你们就继续,我先走了,告辞。”

说完,苏寒脚踩行字大道,如一阵风,转眼便消失了。

金乌等人哪里还敢在这停留,苏寒不在,谁都离不开这小岛,此刻顾不得再动手,急忙要追。

“哼,这琉璃盏的归属,我们回头再争!”皇甫林咬牙切齿,“不给我们足够的补偿,你们休想独吞!”



  

章节目录

冰山总裁的贴身神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乘风而上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乘风而上并收藏冰山总裁的贴身神医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