这一句话,顿时将空气里的火药,彻底点燃!

  常光听到这话,本就暴躁的脾气,瞬间爆发,身上散发出恐怖的气势,直逼洛扉:“你好大的胆子!”

  就算是知道古天庭的遗址,都不肯告诉自己?

  常光还从来没在别人面前这么丢人过。

  苏寒等人坐在那,默不作声,这种事情,常光已经够丢人了,他们光明神教内部的事情,就让常光自己去解决。

  几个人仿佛看戏一般,那眼神更是让常光怒火中烧。

  “风暴祭司,你如此咄咄逼人,究竟是什么意思?难道我堂堂一国之主,还得受你屈辱?”

  洛扉强势起来,一点也不客气,冷笑连连,“更何况,还当着这么多外人的面,给我难堪,你真以为自己是国主么!”

  “我极地公国国主之位,是上一代教主亲自任命,我洛家为此尽忠职守数百年,从未懈怠,你身为祭司,却是如此羞辱我等,是表示对上一代教主的不满么!”

  他盯着常光,语气更是激烈,直接扯上了上一代教主,让常光肺都要气炸了。

  洛扉别无选择,若是今日被常光压制着,那他们洛家可就真的麻烦了。

  他怎么都没想到,苏寒会在这里给他们下套,自己竟然还傻傻地上当了,若是让风暴祭司和冰箭祭司发现洛家图谋不轨,那他们今日必死无疑!

  洛天钢看了自己的父亲一眼,两个人心里都很清楚,洛家的生死存亡,就在这一刻了!

  要不是苏寒,他们怎么会落得如此为难的地步,就算躲过了这一劫,也彻底得罪风暴祭司跟冰箭祭司了。

  苏寒不以为然,丝毫没有放在心上,悠悠然坐在那喝茶,跟金乌和皇甫林等人,一同看着热闹。

  谁能想到,堂堂光明神教两大祭司出面,反倒是被洛扉呵斥,这看起来,就是一个笑话!

  “我看,这古天庭遗址,你们还是放弃吧。”

  见气氛紧张,两方却不说话,苏寒站了起来,摇头道:“这跟你们无缘,求不可得,或许,本身就属于别人吧。”

  别人二字,苏寒说得挺重,眼神看向洛扉父子,意思再明显不过。

  闻言,洛天钢几乎要气炸了,苏寒竟然还落井下石!

  “哼,你们光明神教的把戏,我算是看出来了”金乌也站了起来,“常光,你不用解释了,他们分明就是跟你一伙,想独吞罢了,还演什么?”

  皇甫林脸色阴沉,自己付出那么大代价,被苏寒坑得老血都喷出来了,结果又上了常光的当。

  明王他不敢得罪,不敢对苏寒下手,但常光胆敢这样欺辱自己,他绝对要动手!

  “常光!看来你是想挑衅我们所有人!”皇甫林声音里满是冷意。

  此刻,常光的脸色很不好看,哪里想到事情会变成这个样子,他堂堂风暴祭司,却要丢人丢到现在。

  “唰——!”

  不等他反应,突然有人动了,是冰箭祭司!

  她那冷酷的脸上,闪过一道杀机,挥手瞬间,一道寒气化作利箭,眨眼间便刺向洛天钢,直接刺穿他的手臂,将他震得飞了出去,钉在石柱上。

  说动手就动手!好狠辣的女人!

  越是沉默的女人,爆发起来,就越是恐怖!

  洛扉脸色大变,见冰箭祭司还要动手,急忙呵斥道:“冰箭祭司,你想做什么!”

  “杀人!”

  冰箭祭司没有那么都废话,冷眼看了常光一眼,满是不屑,“婆婆妈妈,就不怕裁决长问罪!”

  唰——!

  “你说不说!”她低喝一声,脚下一动,掀起一阵狂暴的寒气,围绕在她周身,周围的温度,再次降低了许多,让人浑身颤抖。

  她那双眸子逼着洛扉,一只手上,已经张弓搭箭,好几根冰箭对准了洛天钢!

  “我!真!的!不!知!道!”洛扉几乎是吼出来的。

  他没想到,冰箭祭司竟然如此狠辣,说动手就动手,甚至要杀自己的儿子,“你们别太过分了!”

  “轰隆——”

  常光已经忍无可忍,冰箭祭司是来协助配合自己的,若是让她抢去了风头,那他还混什么?

  哪怕完成了任务,回去都会被裁决长怒骂吧。

  “好了!”

  他爆喝一声,脸上满是不悦:“洛扉!我没那么多耐心跟你废话,这件事是三大裁决长亲自交代,教主在闭关,他们就可以代表教主,你若是不服气,大可以去找裁决长,但现在,你别无选择!”

  “要么,告诉我古天庭遗址在哪,要么,死!”

  常光杀机爆发。

  洛扉看着已经昏死过去,脸色苍白的洛天钢,气得咬牙切齿。

  他哪里知道什么古天庭遗址,这极地公国境内,从来就没发现什么遗址,如何告诉常光?

  可常光咄咄逼人,他别无他法。

  突然间,洛扉眸子里闪过一道狠光,咬着牙道:“我不知道古天庭遗址在哪,但在极地公国境内,有一处小岛,倒是常年荒芜,去的人都是有去无回,因为地处偏僻,我没有放在心上,或许,你们想知道的地方,就在那里。”

  “在哪里?”皇甫林急忙问道。

  “皇城向西八百里,靠近野海的一座阴森小岛。”洛扉咬着牙:“极地公国内,只有这一处地方我没探查过,你们说的古天庭遗址,只会在那!”

  他盯着常光,哼道:“风暴祭司,冰箭祭司,我洛家掌控极地公国这么多年,从未受到此番屈辱,这件事,等教主出关,我一定会禀告教主!”

  洛扉依旧保持强势。

  “随你。”常光哪里还等得及,懒得再理会洛扉,径直转身离去。

  皇甫林跟金乌等人,更是怕落后一步,快步跟了过去。

  走在最后的,便是苏寒。

  他走到那石柱之前,看着被手臂被刺穿,钉在石柱上的洛天钢,淡淡摇头:“哎,都说了是送你们一份大造化,早说不就完了,何必要受这个罪。”

  “苏寒!”洛扉脸色铁青,“我洛家,跟你不死不休!”

  要不是苏寒,他们哪里会被羞辱到这份上。

  “你们欺瞒风暴祭司和冰箭祭司,还是先想想怎么应对他们吧。”

  

  

章节目录

冰山总裁的贴身神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乘风而上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乘风而上并收藏冰山总裁的贴身神医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