三番两次被陷害,让自己远走西域,只能暂时躲在明王这里避风头,总要找一点补偿回来吧?

苏寒可不是个肯吃亏的人。

事实上,他从来就不吃亏!

明王没怎么明白苏寒的意思,但却清楚,这小子肯定是有什么好主意了,他自然不在乎,反正谁敢来孔雀园闹事,就直接打出去!

这一老一少,要坑起人来,那绝对是坑死人不偿命的。

“苏大人,你的意思是,他们会再回来?”

几个护卫看着苏寒信誓旦旦的模样,还有些不相信。

这是孔雀园,谁敢来这闹事?

明王的声威在那,就算是光明神教的人,都未必敢来这里惹事情,那些蝼蚁一般的家伙,还有胆子再来?

“他们肯定会回来,而且来的,不只是他们。”

苏寒淡淡道,他转头,看着几个护卫,继续开口,“你们也想想,有没什么想要的东西,既然要敲诈,那就敲诈一笔狠的!”

“啊?”几个护卫有些懵了,连他们也可以提要求?

苏寒看了他们一眼:“这几日好好想,不管是兵器,还是仙丹,都可以,想好了告诉我,我才知道需要什么材料。”

说完,苏寒便先离开,静静等待,让那石碑再飞一会儿好了。

几个护卫彼此对视一眼,似乎还有些不敢相信,他们还可以有这种福利?不管是兵器,还是仙丹都可以?只要想好了,跟苏寒开口就行?

“听苏寒的,你们跟了我这么都年,也没给你们什么好东西,尽管开口吧,有差的我给你们补上!”

明王霸气不已。

这些忠诚的部下,都跟了自己几十年,既然有这个机会,自然也想为他们争取一些东西。

“多谢大人!”

几个护卫顿时兴奋了起来,他们期待着,就像苏寒说的一样,会有人主动上门,把好东西送来。

禁制石碑,继续在飞。

第二块石碑出现的消息,很快便传遍了,各大势力奋力竞争,石碑几度易手,为此不少势力还损失惨重,付出了极大的代价!

整个灵域,都因为这第二块石碑,而掀起了腥风血雨。

为了得到古天庭遗址的下落,为了得到那数之不尽的宝藏,谁不疯狂?

此刻。

禁制一族密地。

程度的脸色不好看,确定这是第二块石碑,而不是他们得到的那一块,他的脸色更不好看。

“怎么会这样,竟然还有第二块。”段坤看了程度一眼,忍不住道,“师兄,我越发感觉,这像一个阴谋。”

“第一块石碑被你毁掉了,上面根本就没有古天庭遗址的下落,不过是隐隐透露古天庭还存在,但是真是假,谁又知道?”

程度皱着眉头,心中细细思索,“你说,到底是谁,让这石碑现世的?”

两个人对视一眼,都想不到答案。

本以为是意外所得,但现在看来,分明就是有人故意借这石碑,来引起纷争!

“猜不到,”段坤叹了一口气,“古天庭消逝千年,怎么可能还有人存在,恐怕早就覆灭了,这石碑怕是圣城里一些大势力的局吧。”

他的脸上满是无奈:“我禁制一族,还是不参与得好。”

程度也点头:“这第二块禁制石碑中,想来,也不会有什么有意义的信息,什么古天庭,已经没了。”

几个人摇着头,在那感慨,站在一边的毕节,从头到尾都没说话。

就因为这禁制石碑,禁制一族误会了苏寒,倒是把苏寒得罪了,他现在都没想好,该怎么跟苏寒解释。

尤其是听闻,苏寒因此只能离开天月公国,逃到明晚那暂避风头,心中就更是无奈。

“师父,这第二块石碑出现在西域,难道你们不觉得奇怪么?”

他深吸了一口气,突然开口道,“苏兄弟刚去了西域明王那,便出现了石碑,似乎已经经过他的手了,而当初第一块石碑出现的时间,如果我没算错,似乎也是苏兄弟在天月公国闻名的时候吧。难道这都是巧合?”

他一句话,让程度等人顿时眼睛亮了起来。

“你是说,这个局,是针对苏寒?”段坤瞪大了眼睛,“但为什么呢?又是谁针对他?”

“毕节,你继续说!”程度道。

毕节摇了摇头:“我并非是说有人在针对苏兄弟,而是有另外一种猜测,似乎有人……是想故意拿苏兄弟当挡箭牌,躲在他的身后!”

他越想越觉得奇怪,越想越觉得事情变得复杂。

“苏兄弟的来历,至今未知,师父,你见过一个在医道、阵法禁制一道、还有炼器一道都有如此出色天赋的年轻人么?”

毕节一个问题,让程度他们直摇头。

像苏寒这种天才,别说百年难遇,恐怕就是千年,都难出一个!

能在一方面有出众天赋的人,就已经很了不得了,这等奇门之术,掌控一种,足以在灵域站稳脚跟,成为人人敬重的高人。

苏寒这是掌控了好几种啊!

“毕节,你的意思是,有人想把灵域的水搅浑?”段坤听出了毕节的意思,毕竟他们对苏寒真的一无所知,“水变浑浊了,才有大鱼会浮现!”

这灵域之中,有多少大鱼,他们并不敢说很清楚,哪怕禁制一族传承上千年,也还有太多他们不了解的事情。

几个人相视一眼,都明白这禁制石碑,恐怕要掀起一番血雨腥风,一不小心,可能会损失惨重!

“这一次,我们不能再牵扯进去,明白么?”

程度严肃道,“等那些贪婪的家伙,确定了石碑的归属,肯定会来找我们,帮忙破解石碑,哼,想都别想!”

“是!”

他立刻下令,“将禁制一族密地入口关闭,短时间内不接待任何来访客人。”

“师父,那如此一来,他们想要破解石碑,恐怕就只能去找苏兄弟了。”

毕节脑子转得很快,除了禁制一族,能破解这禁制石碑的,恐怕只有苏寒了。

程度笑了笑,眼里闪过一丝意味深长,淡淡道:“之前他们为了得到第一块石碑里的信息,逼迫苏寒,甚至想杀他,现在,又有求于苏寒,我倒是想看看,他们要付出什么样的代价!”

  

章节目录

冰山总裁的贴身神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乘风而上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乘风而上并收藏冰山总裁的贴身神医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