虫王欲哭无泪,它宁愿去对付那些凶狠的野兽,也不想再陪这精力旺盛,仿佛永远不知道疲惫的香香玩了。

只是一看到站在远处的明王,虫王还是老老实实低头服软。

它看不想被明王这么恐怖的家伙,一巴掌拍在地上,成了标本。

此刻的苏寒,已经回到自己的屋子,盘腿而坐,静心练功。

突破到四极境后,他能明显感觉到,自己身体有些细微的变化,不仅仅是丹田内的玄气越发充盈,远超同阶其他人,身上更有一些奇妙的感觉。

“呼……”

苏寒吐出一口气,睁开双眸,若是有人在这,便会看到,苏寒的瞳孔在不断收缩,随着瞳孔收缩,聚合的光芒,越发明亮!

就像是两道星河,在他的眼中浮浮沉沉!

“嗡——!”

一阵波动,苏寒连忙低头看了一眼:“这铜钱戒指,又有反应了?”

手指上的铜钱戒指,光芒流转,似乎从内部有东西流出来,顺着自己的手指,一闪而过,直接钻进了自己的身体里!

苏寒伸手摸了摸自己的身体,没有感觉到任何异样,若非自己碰巧看到,甚至根本就不会发现。

“那是什么东西?”

苏寒一阵诧异,可没有丝毫发现。

这铜钱戒指自从上次遇到幽灵船后,爆发出一阵波动,就没有了半点反应,仿佛陷入死寂一般。

跟当初从老张那拿到手相比,似乎看不出有任何变化。

以苏寒如今在炼器一道的理解,他依旧看不出,这铜钱戒指,属于哪个层次,原本以为是一件极品灵器,但现在看来,自己真是低估铜钱戒指了。

“铿!”

苏寒手指一弹,注入一道玄气,戒指便立刻腾空而起,恢复到铜钱的模样。

“我还真没认真看一看,这铜钱状态下是什么模样。”

基本上铜钱戒指都是在自己的手指上,苏寒还真没细致观察过铜钱状态上的样子。

他拿着铜钱,上下翻看,这一枚铜钱,仿佛已经经历了亘古岁月,满是古朴气息,上面的纹路显得有些模糊,让人看不清楚到底刻画的是什么。

“似乎……是一座大门?”

苏寒眼里闪过一丝诧异,铜钱上的图像,似乎是一座大门,中间空洞的部位,便是门庭所在之处,而两侧的花纹,仿佛门柱一般,看起来便气势恢宏!

将一座门,刻画在铜钱上?这座门很特别么。

苏寒有些疑惑,依旧是没有什么发现,他将铜钱翻了一面,继续观看,突然间眸子变得锐利起来。

“裂缝?这怎么会有一道裂缝,之前竟然都没有发现。”

苏寒看着铜钱角落,竟然有一道裂缝,不认真细致地去看,根本就发现不了,这里竟然还有一道细微的裂缝!

他心中一动,立刻点出一道玄气,将那裂缝包裹,却如泥入大海,玄气眨眼间便消失不见,直接被吞噬,而那裂缝,依旧没有任何变化。

“再试试!”

苏寒眸子清亮,双手一托,将铜钱悬在半空中,立刻祭出两道玄气,直接点燃,他想试试看,自己的兵之大道,能不能将这道裂缝修复。

澎湃的玄气瞬间喷涌而出,将铜钱包裹住,苏寒想先查探这裂缝到底是什么愿意造成的,细致的观察起来。

一道玄气化作细丝,刚钻进那裂缝中,便再次被吞噬!

苏寒没停手,持续不断注入玄气,但始终没能保留多一秒钟,这裂缝就像个无底洞,不管是多少玄气,都能吞噬一空,不仅如此,而且那裂缝,始终没有任何变化。

“呼!”

苏寒立刻停手,否则他体内的玄气,恐怕又会再一次被抽干,比使用那裂魂之术还要可怕!

“这戒指太神秘了,到现在都没什么大的发现。”

苏寒忍不住叹气,连如何使用这铜钱戒指,都需要不断摸索,不断尝试,甚至要自己开发,明明这戒指来历不凡,肯定是一件厉害的武器,可自己却不会用。

他实在有些无奈。

手指一转,铜钱铿锵一声,再次变成戒指,牢牢戴在苏寒的手指上,在那瞬间,苏寒突然有一种奇怪的感觉。

为何,这戒指戴在自己的手指上,如此合适?

就仿佛量身定做的一般!

想到幽灵船上,那些已经死去很久的将士,朝着自己跪拜,想到自己走不一样的路,九字大道融合己身的特别,想到明王说虫王会跟着自己,恐怕有别的原因……

这一连串的事情,总不会都是巧合吧?

再加上铜钱戒指,苏寒只觉得,似乎有一道巨大的漩涡!

而自己,此刻正慢慢卷入,深入到那漩涡中心,周围雾气茫茫,完全看不清楚周围到底是什么,有什么人,发生了什么,似乎只有自己走到那漩涡中心的时候,才能看清一切!

这种感觉,太强烈了!

“真相,应该越来越近才对。”

苏寒吐出一口气,甩了甩脑袋,让自己不去多想,当下,最重要的还是提高实力。

他再次闭上眼睛,却始终无法进入状态,心神不宁,有些烦躁。

“算了,没状态。”

试了半天,脑子里都是乱乱的,无法静下心来,苏寒干脆走出屋子,去陪香香玩。

一看到苏寒出来,虫王几乎要哭出来,急忙飞了过去,落在苏寒的肩膀上,对着他的耳朵,咕噜咕噜说个不停,不知道是在诉说委屈,还是论功讨赏。

“表现得不错。”苏寒懒得听它废话,点出一团玄气,塞住虫王的嘴,便将它丢到一边去了。

“苏寒哥哥!”

香香粉扑扑的脸蛋,仿佛有两朵红霞飞舞,一双大眼睛十分明亮,在苏寒印象中,这样的眼睛,他还看过一双,就是乔雨蔓,就如天上的星星,纯净而明亮。

“你身后的人是谁呀?”香香仰着头,视线穿透苏寒,看着他身后,满脸疑惑道。

苏寒一怔,转头看了一眼,自己身后,哪里有什么人?

“香香,你说什么?”

他蹲了下来,伸出手指,刮了刮香香的鼻子,笑道:“你还跟苏寒哥哥开玩笑啊。”

“没有~才没有呢!”香香奶声奶气,指着苏寒的背后,还用手指点了点,“就在你背后呀……他是谁呀?一直站在你身后也不说话,怪吓人的!”

  

章节目录

冰山总裁的贴身神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乘风而上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乘风而上并收藏冰山总裁的贴身神医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