程度没想到,金通竟然把这个消息也告诉金家了,此刻这人一说出来,他分明看到不少人的眼神都看了过去,就是想从苏寒那里得知古天庭的消息!

  他脸色有些不好看,若是因此连累的苏寒,那禁制一族亏欠苏寒的,未免就太多了。

  “金乌,你这话是什么意思,难道你金家,还知道什么?”有人忍不住开口问道。

  “对啊,还有人知道?谁啊,快说啊!”

  “既然禁制一族不肯分享,我等也不敢强求,金乌,你倒是说说看,还有谁知道?”

  一群人都知道,强迫不了禁制一族,但其他人,这么多大势力联合起来,逼问点情报出来,不过小事一桩。

  金乌笑了笑,故意看了程度一眼:“程大师父,既然禁制一族不方便透露,那我等便不强求了。”

  他直接起身,拱了拱手道:“这些年,禁制一族照顾我族人金通,我们自然会铭记在心,告辞!”

  他的话里,带着一丝不满和愤怒,金通被禁制一族按族规处置,他哪里不知道?

  此番故意泄露苏寒知道古天庭的消息,就是知道苏寒跟禁制一族的关系不一般,但现在暴露苏寒,苏寒肯定会怨恨禁制一族,以为是禁制一族故意拿自己当挡箭牌!

  “金乌!金乌你还没说呢!”

  见金乌不说是谁就转身要走,其他几个人连忙追了上去。

  禁制一族这里要不到信息,那只能从别的渠道得知了。

  雷木思坐在那,依旧文丝未动,等人都走光了,他才站了起来,看着程度拱手道:“程度,古天庭一事,对我光明神教来说,十分重要,我自然没有资格要求你告诉我,等我们教主出关,他会亲自来的。”

  程度哼了一声:“雷电祭司,当年的事情光明神教做得可不厚道,我禁制一族若非为了整个灵域,又怎么会帮你们?这件事我已经说得很清楚了,就算是你们教主前来,我也不会告诉你们任何信息。”

  “那我们也只能去找那位知道的人了。”

  雷木思说得很平静,程度不由得咬牙,脸色顿时沉了下来。

  “哼,我只能提醒你们,注意分寸,否则,后果未必是你们想要承担的!”程度冷笑一声,想到苏寒那绝对不会吃亏的性格,这些人去找苏寒麻烦,还未必能占到便宜,“好之为之!”

  但这些可都是圣城大势力,随便拿一个出来,都足以让灵域震动,现在都要去找去苏寒,苏寒恐怕也难受。

  这一切,都是因为禁制一族啊!

  “那就不劳烦程大师父费心了,”雷木思淡淡道,“这灵域之中,能让我们忌惮的,似乎还没有。”

  这一句话,连禁制一族也包括其中,雷木思没有丝毫尊重程度的意思,话说完,便转身就走。

  大殿一下子变得空荡荡。

  “师兄,苏寒恐怕不妙啊。”

  段坤忍不住道,那金家分明知道禁制一族误会了苏寒,亏欠了苏寒,现在还故意要将火烧到苏寒那去,就是故意在针对禁制一族。

  若是禁制一族出手,那恐怕会引起众怒!

  但若他们不出手,那苏寒恐怕就危险了!

  这一切都是因禁制一族而起,程度脸色也十分难看,苏寒这等天赋英才,尤其是在阵法禁制一脉的天赋,绝对算得上旷古烁今,要是为这点事情,死在那些大势力的手中,实在太可惜了。

  “我们不能害死苏寒。”程度开口道。

  “可我们不能出手。”段坤摇头,“师兄,你冷静一点,我知道亏欠了苏寒,是我们禁制一族做得不对,现在更是连累了他,但我们……确实不能出手。”

  一旦他们出手,那几个大势力恐怕就会抓着这个借口,找禁制一脉的麻烦了。

  程度微微皱眉:“我们是不能出手,但有人可以!”

  他跟段坤二人相视一眼,段坤一下子就明白过来了:“明王!”

  明王可是欠了苏寒一个大人情啊!

  “你立刻带上一些礼物,给明王的孙女送去,小姑娘生日,我们送上一份礼物,也是应该,顺便把这件事告诉明王,以他的脾气,是绝对不会坐视不理的。”

  程度叹了一口气,目前也只能这么做:“另外,跟明王道个歉,我们并非针对他,他会理解的。”

  段坤点头:“我立刻去做!”

  程度坐在那,脸色有些无奈,摇了摇头,苦笑着:“苏寒啊苏寒,你这小子,可真是让人不省心,希望你能逃过这一劫。”

  ……

  从禁制一族密地出来,金乌便被几个人围住了。

  “金乌,难道你金家也想一个人独吞?”有人不满。

  “那古天庭遗址的下落,可不是你们想知道,大家都想知道,还请你说出来。”

  “金家,胃口太大,可不是好事啊。”

  几个人面色不善,禁制一族根基深厚,就算是光明神教也不敢太过分,但金家跟他们同等级,他们几人联手,倒是敢问上一问。

  “呵呵,为了得到这个消息,我族人都死了,这的代价太大了,你们想知道?那就必须付出足够的代价来。”

  金乌笑了笑,一脸老奸巨猾:“十件灵器或者五十颗仙丹,我便可以告知,否则,免谈。”

  “你!狮子大开口!”有人愤怒喝道。

  金乌丝毫不以为意:“就这个价码,想要的到圣城金家找我,不想要的,请便。”

  他不会那么傻,直接暴露,握着这个筹码,便可以赚取更多的利益,更何况,他已经知道,苏寒是天月公国的人,算起来是属于光明神教,他可不想跟光明神教起什么冲突。

  金乌疾驰离去,其他人一个个脸色都有些难看,没想到金乌竟然狮子大开口。

  “哼,我就不信金家自己不会去找!盯着这金乌便能跟着他一起去!”

  “对,盯着金乌再说!”

  雷木思看了几个人一眼,没有说什么,他了解金乌,这个老狐狸,是绝对不会亲自动手去找那个知道信息的人,无非是想待价而沽,要不了多久,他提的要求只会更高!

  “十件灵器。”雷木思快速追上金乌,没有任何犹豫,直接掏了出来,虽然品阶不是很高,但都勉强凑合,达到了要求,金乌自然也言而有信,附耳在雷木思耳边轻声说了。

  雷木思顿时脸色一喜。

  

  

章节目录

冰山总裁的贴身神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乘风而上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乘风而上并收藏冰山总裁的贴身神医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