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苏寒!”

这个名字,让洛扉父子两个,脸色更是狰狞,又是苏寒!又是苏寒这个混账!

安靖王爷的死,就跟苏寒脱不了干系,他们还没找苏寒麻烦,这家伙竟然还敢害死洛世奇跟香妃!

洛扉那张脸,青黑一片,满是杀机:“他该死!他该死!”

“父亲,必须杀了这苏寒!”洛天钢咬着牙,愤怒不已,不仅仅是因为洛世奇跟香妃死了,更因为他的计划因此被打断,甚至可能要破产了。

都是因为苏寒,从头到尾,都是因为这个苏寒。

就仿佛是老天派下来故意跟自己做对的一般,几次三番影响自己的计划。

“我比你更想杀他!”洛扉皱着眉头,脸色十分难看,“但现在,还不行。”

“为何!”洛天钢暴怒不已,不杀苏寒,他感觉自己早晚得被气死,这个混蛋,分明就是故意跟极地公国作对,如此血海深仇,怎么能不报?

洛扉沉着脸,哼道:“已经有人将消息散播出来,说我极地公国野心太大,想要叛乱光明神教,并且预测下一步便是挑衅天月公国,你敢动手?那就是在证明那些传言!”

他恨得咬牙切齿,苏寒竟然提前一步,在他们动手之前,便先散播了传言,现在青阳公国出现波动,跟苏寒散播的传言一致,若是他们再找苏寒麻烦,那就不等于对号入座?

一旦引起光明神教的注意,那就完了!

“可恶!”洛天钢怒骂,“难道就这么眼睁睁看着他嚣张?”

他哪里能忍,接连三个人死在苏寒手里,更是破坏了他们布局多年的计划,他真是一刻都忍不了了。

“小不忍则乱大谋。”洛扉开口道,“这笔账早晚是要算的,苏寒一定要杀,但不是现在!”

他只能说苏寒太聪明,知道提前给自己保命,但这也只是暂时的,“先停止一些行动,免得引起光明神教注意,明白么?”

洛天钢心中愤怒,却不敢不听:“是,我知道了!”

他知道这是苏寒又给他们下了一个套,若是自己再钻进去,下场只会更严重。

“苏寒,你会死得很惨!很惨!”洛天钢身子都在颤,一刻都不等,恨不得立刻将苏寒碎尸万段,他转头看着洛扉道,“父亲,到时候我要他们所有人,给世奇陪葬!”

他的脑子里,此刻都是苏寒的影子,恨不得直接一巴掌拍碎,苏寒自然猜得到,洛家会是这种反应。

但他一点都不在乎。

早在拓跋山动手之前,他就已经安排人开始将消息散播出去了,极地公国敢有什么动作,那就等于是坐实了传言,光明神教的人想不注意都难。

“苏兄弟,下个月我便要举行登基大典,你不留下来么?”拓跋山看向苏寒的眼神,始终带着一丝敬畏。

能一击杀死仙道境界的高手,苏寒的实力,还过了他的想象,更何况苏寒背后,还有黑暗森林这么一个庞然大物呢。

“我可不喜欢看你出风头。”苏寒笑了笑,“我们还有其他事情要做,若是来得及,会安排人过来。”

“恭喜你,名正言顺成为青阳国主,希望你做一个好国主,别让人失望。”秦可瑜开口道。

拓跋山点头:“谢谢你们!”

若是没有苏寒他们帮忙,自己还不知道该怎么办,这欠的人情,真的太大了。

“咕噜咕噜!”

虫王贴在苏寒的肩膀上,看了拓跋山一眼,脸上满是得意的神情,似乎在说,只要有苏寒出手,就没什么事办不到的。

“还有你,护身符,谢谢你保护我姐。”拓跋山笑了笑,“下次来,你想吃什么我都请。”

虫王哼了一声,才没有那么容易被收买,咕噜咕噜喊了两声,便钻进了苏寒的怀里,它爱吃的,始终就只有苏寒的玄气。

没有再浪费时间,苏寒便带着秦可瑜返回天月公国。

既然知道了极地公国的野心,那就更需要防备了,甚至还要做好反击的准备!

秦可瑜倒是丝毫不担心,反正有苏寒在,她就什么都不怕,就算是天塌下,这个男人的臂膀,也会帮自己撑起那片天地,不让自己受一点点伤。

彼时。

禁制一族密地之中,气氛有些严肃。

程度端坐在大殿上方,半闭着眼睛,脸上已经显露出一些不悦。

“几位,是不是误会了什么?”他淡淡道,“千百年来,似乎还没有

  

章节目录

冰山总裁的贴身神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乘风而上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乘风而上并收藏冰山总裁的贴身神医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