闻言,那道黑影脸色一变,瞬间感觉到一种恐怖的气息!

后背直发凉,仿佛被一双森冷到极点的眸子盯住,让他浑身如坠冰窖!

“不好!”

他急忙后退,可才刚有这个念头,便已经大惊失色,因为他发现,自己动不了了。

四肢僵硬,奋力挣扎着,微微颤动,却感觉自己的灵魂,依旧文丝未动!

苏寒探出一只手,搭在他的肩膀上,手指上的铜钱戒指,散发出一道诡异的波纹,不过眨眼间,便在那黑影浑身上下游走,将他牢牢包裹住。

那一道道符文,完全就不是阵纹,一道勾着一道,更像是一种活物!

“这……这是……!”那黑影惊恐万分,甚至感觉得到,自己的脸上,都浮现了那些符文,将他的灵魂,一片片勾住,丝毫动弹不得。

“这是礼物。”

苏寒淡淡道,手指一爪,丹田内的玄气疯狂涌动,瞬间钻进铜钱戒指中,让那些符文猛地收缩,黑影还站着,可眼神里的光彩,已经渐渐消失。

他的灵魂,被硬生生崩碎了!

霸道到了极点!

他还站在那,苏寒的手就搭在他的肩膀,但一动不动,两个人都仿佛静止了一般。

“你还愣着做什么?还不快杀了他!”香妃裹着床单,狼狈至极,惊声尖叫着。

可那黑影依旧不动。

好一会儿,苏寒才收回了手,发白的脸色,渐渐恢复了血色,深吸一口气,心中暗道:“铜钱戒指这一招,几乎抽干了我的玄气,太可怕了,不过,这招,可真是霸道!”

这是苏寒第一次试着施展裂魂之术,没想到竟然如此霸道,硬生生将对方的魂魄震碎,但代价也极大,此刻自己的丹田中,玄气几乎被抽干了!

他的手刚松开,黑影的身体便重重倒了下去,依旧保持睁着眼睛的神态,满是惊恐!

“这……”香妃吓得浑身颤抖,连黑影都被苏寒杀了?

就一招?

这可是黑影啊!仙道中期级别的高手!最强的便是瞬杀之术,可哪里想到,却是被苏寒一招瞬杀!

“你到底是什么人!”香妃后退两步,靠在墙上,惊恐万分,那张脸已经彻底扭曲,仿佛看到恶魔一般,死死盯着苏寒,这绝对不只是一个合道之境的小子。

不可能!

绝对不可能!

她的眼神里,已经满满都是绝望,那种从心底升起的恐惧,让她连站都快站不稳了。

“我只是一个普通人。”苏寒想了想,回答道,“你们的野心再大,我都不会管,但若是威胁到我关心的人,不好意思,那你们就是我的敌人。”

他走两步,香妃紧紧贴着墙壁,已经吓得心理防线几乎都崩溃了。

“你别过来!你别过来!我是极地公国的人,我大哥肯定会杀了你!你不用动我!”

香妃尖叫着,好似一个疯子。

“把香妃殿给我包围起来!一个也不许离开!”外头,传来拓跋山的声音,很快,大批护卫将这完全包围,拓跋山快步冲了进来。

一眼便看到了裹着床单,已经狼狈到极点的香妃,还有倒在地上,睁着大眼睛满脸惊恐的黑衣高手。

“苏兄弟,你没事吧?”

拓跋山脸色微变,他没想到香妃这里,竟然还隐藏了一个高手,哪怕就是死了,都让人感觉很可怕。

苏寒竟然一人独自面对这两个高手,还能全身而退?

看香妃的模样,似乎是被吓得神志不清了。

“我没事。”

苏寒淡淡道,“现在人交给你了。”

他看了香妃一眼,脸上闪过一丝不屑:“我不杀女人,尤其是老女人。”

说完,苏寒便转身离开,身上散发出来的淡淡威压,让拓跋山感觉空气都似乎有些压抑。

这哪里是一个合道之境的家伙,能够拥有的啊?

“哼,香妃娘娘,你可真狼狈啊!”拓跋山转头,盯着香妃,目光森冷,一招手,身后几个高手同时出动,就是不想给香妃任何逃脱的机会,“香妃一介后宫之人,干涉朝政,罪该万死,斩立决!”

他没有任何犹豫,直接下令,对这个女人,他没有任何怜悯!

“不!不!”香妃尖叫着,可拓跋山怎么可能会放过她?

……

苏寒回到皇宫外,秦可瑜已经在那等着了,脸上满是担心。

她最怕香妃那里还藏着什么高手,苏寒会遭到不测。

看到苏寒安然走出来,她才松了一口气,急忙上前,认真打量了一番:“有高手么?你没受伤吧?快让我看看?”

“有一个,实力很强,恐怕快要赶上你父亲了。”苏寒说得很平静,可秦可瑜被吓了一跳。

快赶上自己的父亲,那绝对是仙道境界的强者啊!

她伸手就在苏寒身上摸着:“你有没有受伤?快给我看看!”

“没受伤,”苏寒笑了笑,“被我一招杀了。”

秦可瑜楞了一下,脸上满是难以置信,快赶上自己父亲的仙道境界高手,被苏寒一招杀了?他在开玩笑么。

虽然苏寒很强,但这未免也太匪夷所思了吧!

“那你……”

“我说了,我没事,就是有些累,睡一觉就好了,”苏寒抓着秦可瑜还放在自己身上的手,故意压低声音道,“你要摸,等我睡觉的时候再来……”

“你混蛋!”

秦可瑜急忙抽回手,恨不得揍苏寒一顿,但想想连仙道境界的高手,都被苏寒一招击杀,她还真不是苏寒的对手。

皇宫外,一排排禁卫军快速奔跑着,进进出出,显然皇宫内部正在进行大清洗,拓跋山要动手,便是要下狠手了。

当然,这些跟苏寒无关了。

两个人回到住处,秦可瑜还想多问,苏寒却是说要休息。

施展这一招裂魂之术,消耗太大,苏寒必须尽快调节恢复才行,见苏寒疲惫,秦可瑜也不敢打扰,小心翼翼在外守护着,以免有人来打扰。

屋子里,苏寒盘腿而坐,深深吸了一口气,九字大道施展开,顿时周围的灵气开始汇聚,连他的眉毛上,都挂上了灵气雾气。

丹田内,玄气不断炼化,不断补充……

就连苏寒都没觉察到,铜钱戒指上,多了一道纹路。

  

章节目录

冰山总裁的贴身神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乘风而上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乘风而上并收藏冰山总裁的贴身神医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