拓跋青眼神大变“你不能杀她……你不可以杀她!拓跋山……我求你,不要杀她!”

“带下去!”拓跋山不想废话。

为了一个女人,连自己的孩子都不要,连国家都不要,连子民都不要,这还算是一个人么?

这等红颜祸水,就算是要付出自己的命,他也非杀不可!

“太子殿下,人马都已经到齐,要动手么?”和将军脸色严肃,他看得出来,拓跋山现在心情也很复杂,毕竟这等谋权篡位之事,本就是让人唾弃,“殿下,你应该明白的是,你为的是整个公国,为的是所有的子民,要得到多大的荣誉,就要承受多大的诋毁!”

拓跋山看着和将军,深吸了一口气,点头道“我明白,多谢和将军!”

“传我命令,皇宫戒严,不允许任何人离开半步,违者斩立决!”

“是!”

和将军立刻喝道。

此刻。

香妃殿。

香妃在寝宫中来回走动,坐立不安,心中总是有一种不好的感觉。

端嬷嬷死了,身边连个可以用的人都没有,现在她不清楚到底什么情况,国主那边也没有任何消息,派出去的人,如泥沉大海,半天都没有回来。

这让她心里一点底都没有。

如此多年来,她还是第一次有这种感觉。

“出了什么事?”香妃皱着眉头,心中暗暗思索着,“按照以往,拓跋青应该来哄我,给他低头认错了,怎么现在还没来?”

以她的媚功,拓跋青早已经深陷进来,根本就抗拒不了,可到此刻,都没有任何动静,这让香妃如此敏感的人,感觉到了一丝不寻常。

“来人!”她立刻喊道。

可半天,外头都没人反应,“人呢?都死哪去了!还不快进来!”

“你是喊我么?”

门外,传来一道声音,满是戏虐,缓缓迈步走了进去,闲庭信步的模样,就仿佛是走在自己的寝宫一样。

香妃脸色微变,看着走进自己寝宫的陌生男子,脸色沉了下来“什么人!好大的胆子,竟然敢擅闯我香妃殿!”

“我没有擅闯,”苏寒的脸上,露出一抹笑意,看起来人畜无害,更让人如沐春风,若非此刻气氛不对,香妃还会对眼前这个俊秀的年轻人好奇,“门口的人,同意我进来的。”

香妃脸色更是难看。

“哦,忘了说,他们不同意的话,就得死,所以他们做出了正确的选择。”

苏寒露出洁白的牙齿,看着香妃道。

“你找死!”

香妃哪里看不出,苏寒是来找自己麻烦的,她没有丝毫犹豫,老辣至极,顺势便提起了手,朝着苏寒狠狠拍去,狂暴的玄气哪里像一个柔弱的女子?

“轰隆——!”

香妃攻势凌厉,招式狠毒,出手便是杀招,直取苏寒的喉咙!

苏寒脚下一点,不退反进,皆字大道爆发,体表一阵玄气铠甲猛地一颤,硬生生将香妃震退两米,而他的拳头,从腰间轰鸣而出,斗字大道!

砰砰砰!

一拳轰出,却好似瞬间有上百拳,不断砸出,一拳又一拳,拳劲如波浪一般,一层叠加一层,让香妃顿时脸色大变,急忙后退,不敢跟苏寒硬拼。

“你到底是什么人!”

香妃喝道,“我乃是青阳公国香妃,更是极地公国国主的亲妹妹……”

“安靖王爷的姐姐吧?”不等香妃说完,苏寒突然开口道。

香妃一怔,盯着苏寒看,很快脸上浮现浓浓的杀机!

“我弟弟是你杀的!”

她的声音,几乎在颤抖,仿佛厉鬼一般。

“算是吧。”苏寒淡淡道,“他该死。”

“死——!”

香妃勃然大怒,没想到眼前的人,竟然是害死自己弟弟的凶手,她哪里还能忍,双手探出,霎时间化作厉鬼的爪子,凶狠不已。

“砰!砰!砰!”

不够眨眼间,二人便交手几十招,打得整个寝宫变成一片废墟。

苏寒毫不手软,九字大道齐出,同样强势无匹,他还想借此机会,看看能不能突破到四极境界,只可惜,这香妃实力还太弱了,完全都没法逼得苏寒使出全力。

没意思。

“你就这点实力么?”

苏寒突然开口道,不屑地看了香妃一眼,“看来你只是一件高档的床上用品而已,太弱。”

“啊啊啊,我杀了你!”

如此被苏寒羞辱,香妃气得声音都变得尖锐,嘶吼着再度冲了过去。

“嗡——!”

地面一阵剧颤,苏寒双手一抬,眸子陡然变得犀利不已,“苍龙地气!”

霎时间,地板一块块断裂,被恐怕的地气掀翻,碎片横飞!

唰——

一块碎片如利刃一般,瞬间划破香妃的脸蛋,流出一丝鲜血,香妃伸手一摸,看着那猩红的血液,手掌都在颤动,自己的脸……自己的脸竟然被苏寒毁容了!

“吼……!”

不等她反应,地面上一道乳白色的地气喷薄而出,瞬间凝实成一条苍龙,扭动着身躯,朝着她冲了过去,那巨大的苍龙露出铜铃般巨眼,满是暴戾气息,吓得香妃惊恐大叫,却是逃离不开。

地气苍龙席卷而过,从香妃身上穿透而去,苏寒抓住时机,手指一弹,一道玄气击中香妃,直接将那地气点燃。

熊熊大火瞬间爆发!

“啊——!”香妃凄厉惨叫,震得头顶瓦片翻飞,苍龙冲天而起,直接将屋顶都给掀翻了。

香妃的头发上满是火焰,发出一股烧焦的气味,那张脸都被熏黑,看起来如同小丑一般。

“帮你烫个发,不用谢。”苏寒淡淡道。

香妃已经气炸了,奋力将身上的长裙震飞,逃离燃烧的地气,再慢一步,自己恐怕会被活活烧死,这到底是什么可怕招式,她从来就没见过。

“你还不出手么!”香妃后退十几步,抓住一张床单,立刻将自己一丝不挂的身体裹了起来,浑身瑟瑟发抖,在苏寒面前,她根本就没有招架之力,只是不断被羞辱!

她一声令下,黑暗中,一道身影如同扭曲的光线,慢慢移动出来,看起来缓慢,可在瞬间,便近身到了苏寒跟前!

两个人相距不过十公分!

瞬杀之术!

那双浑浊的眸子,跟苏寒对视“这个机会,我等很久了!”

苏寒裂开嘴,眼里没有丝毫恐惧,淡淡一笑“我也是。”



  

章节目录

冰山总裁的贴身神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乘风而上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乘风而上并收藏冰山总裁的贴身神医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