他脸色顿时一变,随之更是勃然大怒!

  “拓跋山!”

  拓跋青冷然喝道,“你竟然敢对我下毒!”

  那双眸子里,满是不解、愤怒和不甘,更多是难以置信,他死死盯着拓跋山,恨不得立刻将他给杀了。

  拓跋青以为自己这个儿子会羞愧,会后悔,会恐惧,被自己这样识破,他应该会慌乱得立刻跪地求饶吧。

  可,拓跋山脸色依旧平静,仿佛被识破了,也没有丝毫恐惧。

  他只是看着拓跋青,眼里的失望越来越浓。

  “是你逼我走到这一步的。”拓跋山叹了一口气,看向拓跋青的眼神十分复杂,“父亲,你还没醒悟过来么?非得等青阳公国彻底毁灭,我拓跋家族彻底成为千古罪人,你才会幡然醒悟么?”

  “胡言乱语!”

  拓跋青呵斥道,“休得在这妖言惑众,我青阳公国兴盛千古,拓跋家更是掌控青阳公国几百年,未来更会持续下去,你还敢说这样的话!”

  “拓跋青!”

  拓跋山连父亲都不喊了,忍不住厉声喝道,身子都颤抖起来,禁不止冷笑:“你再这样沉迷香妃美色之中,这青阳公国就毁了!拓跋家族就毁了!”

  “啪!”拓跋青狠狠抽了一巴掌过去,直接将拓跋山打地横飞出去,撞在石柱上,张嘴哇得喷出鲜血,“你找死!”

  他的脸上,露出浓浓的杀机,更多的是愤怒!

  “大逆不道!竟然想暗害于我!我是你父亲!”

  拓跋青失望更是悲痛,自己竟然要沦落到这种地步,连自己的儿子,都要下毒加害自己?

  是他错了么?真的是他做错了么?

  “呵呵,你还有资格说自己是我父亲?”拓跋山爬了起来,脸色微微泛白,盯着拓跋青,“你还有脸为人父母?我娘死了之后,你就被那狐狸精迷上了,这么多年,你管过我们姐弟两个?”

  “现在更是逼我姐下嫁给一个人渣!那香妃说什么你都信,我们说什么你都不信,你还好意思说是我们父亲?”

  拓跋山深吸了一口气,眸子里失望越来越浓,“这青阳公国高手众叛亲离,不断流失,你就没想过原因是在于你?你诬陷忠良,让香妃把持朝政,弄得民不聊生!你又配当这个国主?”

  “你——!”

  拓跋青气得身子发颤,可却无法辩驳。

  因为拓跋山说得这些,他都知道,甚至为此自责过,可一进入香妃的温柔乡和甜言蜜语,他又将这些抛之脑后。

  他怎么都不会想到,拓跋山已经忍无可忍了!

  “你不用辩驳,你辩驳也没用!”

  拓跋山喝道,气势渐渐升起,“走到今天这一步,我已经别无选择,你可以不顾我姐的幸福,毁了她的人生,但我不行!那是我的亲人,我现在唯一的亲人!”

  轰隆——

  仿佛一道惊雷,狠狠劈在拓跋青的脑袋上,让他大脑瞬间一片空白,拓跋山这话的意思,是要跟自己断绝父子关系?

  他已经不认自己这个父亲了?

  “拓跋山……你好大的胆子!”霎时间,拓跋青身上泛起浓浓的杀意,他紧握拳头,身子颤抖,“你别逼我杀你!”

  就算是自己的亲生儿子,可犯了如此大逆不道的错误,拓跋青也不能原谅。

  “呵呵,你杀不了我。”拓跋山摇了摇头,“既然我敢动手,那自然是做好了完全准备,为了这个国家,为了所有的子民,为了我们姐弟两,你还是退位吧。”

  他盯着拓跋青,眼里那最后一丝犹豫,也彻底消失得无影无踪。

  “青阳公国,你老了,不能毁在你的手里……”

  “你找死!”

  拓跋青暴怒,抬拳便猛地砸了过去,“你这个逆子,我……”

  他话说到一半,突然感觉自己浑身虚软无力,连站着都不稳,脚下一个趔趄,便摔倒在地上,似乎一下子被人抽干了骨头。

  “这、这是怎么回事?”拓跋青喊道,自己的身体似乎被什么控制住了,完全没有了力气,丹田内的玄气,更是空空荡荡,仿佛被抽空了一般。

  那丹药!

  他猛地转头,地上的丹药早已经挥发,消失在空气中,那丹药,并不是要吃下去,拓跋山是故意让自己发现,并且打碎在地上的!

  “你……为了杀人,没少费心思啊!”拓跋青冷笑。

  “父亲,我不想杀你,我也不会杀你。”

  拓跋山摇头,“我只是想让你看清楚,你错得有多离谱。”

  他拍了拍手掌,霎时间,外头冲进来一大群护卫,为首的便是和将军等一众皇宫内将领!

  “太子殿下!”

  和将军上前,拱手道,“都城内三军已经集结完毕,将都城完全包围,随时可以动手,就等太子殿下的命令!”

  “和将军,你……”拓跋青见连和将军都站到拓跋山那边,脸上更是一片灰暗,都城三军都已经被拓跋山给拿下了?

  恐怕整个青阳公国的军队,都已经悄无声息,就被拓跋山给改革了吧。

  “国主,很抱歉,我们效忠的是青阳公国,是拓跋家,而不是你。”和将军丝毫不客气道,“你赶走李将军等人,更是让多少忠良之辈喊冤受死,末将早就忍不住了!”

  他厉声喝道:“为了一个女人,你想亡国么!”

  拓跋青只觉得浑身颤抖,皇宫内的守卫将军,原来是这种想法。

  他突然觉得拓跋山说得没错,自己真的错得太离谱了。

  更可笑的是,所有人都觉得自己错了,自己却依旧不自知,始终没有清醒过来。

  拓跋青整个人失魂落魄,似乎被抽干了灵魂。

  “将我父亲先关起来吧,他需要一个人好好反省一下。”拓跋山深吸了一口气,事情发展到这一步,并非是他想做的,但他也别无选择。

  拓跋青没有挣扎,他也挣扎不了,只是看着拓跋山的眼神,越发复杂。

  “你接下来……”拓跋青脸色有些难看,“是不是想要对付香妃?”

  他忍不住祈求:“不要杀她可以么?她只是一个女人……”

  拓跋山眸子里闪过一丝狠光,听到这样的话,更是怒不可遏:“这个狐狸精,必死无疑!”

  

  

章节目录

冰山总裁的贴身神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乘风而上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乘风而上并收藏冰山总裁的贴身神医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