苏寒虎躯一震,不想在这种无聊的问题上,跟秦可瑜纠缠,再扯下去,自己真是会变得禽兽不如!

“做好准备吧,晚上,就热闹了。”

苏寒又躺了下去,半闭着眼睛,悠然自在,“可瑜,剥葡萄。”

……

整个青阳公国的皇宫里,隐隐覆盖着一种压抑的气息,仿佛有什么大事要发生!

连天空都变得灰蒙蒙的,一副风雨欲来的感觉。

香妃宫中。

香妃沉着一张脸,极为难看,更是露出一副委屈、哀怨的神情,一边假惺惺抹着眼泪,看得人忍不住怜惜。

“国主,你不用再说了,都是我不好,是香妃的错,别人犯了错,也要陷害到我头上,我说什么也没用,国主,你下令杀了我吧,我不想活了……”

拓跋青一脸无奈,伸着手,香妃却是躲开:“爱妃,你别生气,我只是问问,问问而已,那洛世奇毕竟是你外甥,又是端嬷嬷带进去的,我这……”

“呜呜……你宁愿相信别人都不相信我?那你把端嬷嬷找来!她若说是我下的令,我立刻自尽!”

香妃哭得梨花带雨,满脸委屈,看得拓跋青更是为难,心疼得不行,连忙一把将她揉在怀里,安慰道:“说得什么话,又没有发生什么意外,雨柔还是好好的,没有出事,这就好了,我只是问问,你别生气呀,来来来,我抱一抱……”

“哼!”

香妃一把推开拓跋青,咬着嘴唇,眼泪汪汪,委屈到了极点:“你别碰我!免得你那子女,又说是我影响了你,国主,请你把查清楚,还我一个公道!”

“爱妃,这事过去了。”

“没有过去,死的是我外甥!也是你未来的女婿!”香妃脸色一变,眸子里闪过一丝杀机,“他是被人陷害的,更是被人害死了,我这个姑姑,难道要眼睁睁看着么?”

“世奇本来就要当你的乘龙快婿,就算他跟雨柔发生点什么,那也是迟早的事情,但他被人杀了!”

香妃的语气里,带着浓浓的杀意,“国主,你要查清楚,给世奇讨一个公道回来呀!”

拓跋青的脸色有些为难。

这洛世奇擅闯进公主行宫,更是欲行不轨,被人当场抓到,他没有追究已经是看在香妃的面子上了,再去查,还怎么查?

真查到香妃头上,那自己这个爱妃该怎么处理?

他虽然老了,但神智还算清醒。

看到拓跋青犹豫,香妃立刻又施展出自己一哭二闹的把戏,掩面而泣:“国主,你走!你走!我就知道你现在根本不相信我,你走吧!在查到真相之前,请国主不要来找我,我也不会见国主的!”

她哭得梨花带雨,楚楚可怜,满是委屈跑开,拓跋青要去追,却是吃了闭门羹。

“爱妃,我不是那个意思,你开开门啊。”拓跋青喊了几声,可香妃丝毫不理会,他只能转身离开。

这事情不管怎么处理,都很为难,他已经让自己的女儿差点被侮辱,难道现在还要再伤拓跋雨柔的心?

出了这样的事情,连比武招亲恐怕都没办法举办了,要是传出去,公主差点被人侮辱,那他青阳公国的名声还要不要了?

若是继续追查,把端嬷嬷找到了,查到香妃头上,他更是为难。

他不能失去这个女人啊!

拓跋青一脸无奈,吩咐下人照顾好香妃,只能先离开。

看到拓跋青离开了,屋子里,香妃那张脸,早已经换成了冷酷和凶残!

“该死!”

她一掌拍在桌子上,霎时间桌子四分五裂!恐怖的玄气流转,让整个屋子都猛地一颤,“到底是什么人下的手,把世奇害死了!”

香妃哪里还有那妖媚的脸蛋,面目狰狞地吓人,如同地狱出来的恶鬼。

洛世奇连尸体都只剩下半截,到底是什么人,竟然如此凶残!

“端嬷嬷人呢?”

她猛地转头,朝着一处黑暗看去。

“不见踪迹,死了。”黑暗中,传来一道沉闷的声音,“不知道是什么高手,实力不容小觑。”

“真没想到,这青阳公国皇宫内,竟然还有这等高手,竟然能逃过我的眼睛。”

香妃寒着一张脸,思索片刻,立刻道:“你们分头行动,一人立刻回基地公国,告诉我大哥,计划有变,暂时停止,另一人给我去查!这皇宫之中,到底藏了什么人,给我揪出来!”

“是!”

黑暗中,波纹流转,便瞬间没了动静。

香妃那双眸子里,满是深邃,哪里还有之前妖媚性感的模样,只有冷冰冰,如同刀锋一般。

而与此同时。

拓跋青回到乾心宫,脸色并不好看。

他在书房来来回回走动,心绪不宁,总觉得有什么事情发生,好好一个青阳公国,怎么会变成这个样子。

“国主,太子殿下说有要事启奏。”

拓跋青抬头看了一眼,摇头:“我现在谁都不想见。”

他话刚说完,门外拓跋山已经走了进来:“孩儿参见父亲!”

拓跋青皱着眉头,呵斥道:“谁允许你进来的?出去!”

连自己的允许都没有,拓跋山是越来越放肆了!

“父亲别生气,孩儿是有要紧事跟父亲说,是关于这次比武招亲的,”拓跋山连忙道,“那洛世奇死了,原本他是最合适的人选,现在也只能重新选择,孩儿发现一个很不错的人选,想来推荐给父亲。”

拓跋青看着自己的儿子,之前,拓跋山可是十分反对这比武招亲,甚至为此跟自己吵架,现在竟然主动帮忙?给拓跋雨柔找合适的招亲对象?

他不禁有些诧异:“噢?你现在明白我的良苦用心了?竟然愿意主动帮忙寻找,还是说,你有什么别的想法?”

“父亲言重了,”拓跋山笑了笑,满脸轻松,“那也是我姐啊,我自然希望她幸福。”

“说吧,什么人。”

拓跋山走到书桌前,倒了一杯热茶,恭恭敬敬递给拓跋青,道:“父亲别着急,我看你心绪不宁,心情不太好,先喝杯茶放松一下,孩儿找到的那个青年才俊,名为苏寒,是此次乾坤问道的第一名!”

“第一名?”

拓跋青接过茶杯,眸子里神色陡然一变,瞬间出手,狠狠扣住拓跋山的手腕,茶杯啪的一声,碎裂一地,一颗还未化开的丹药,滚落在地……

  

章节目录

冰山总裁的贴身神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乘风而上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乘风而上并收藏冰山总裁的贴身神医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