拓跋青安抚了自己的女儿一会儿,便离开了,拓跋山不用想都知道,他肯定是去找那个狐狸精了。

最多嘴上询问两句,便会被那个女人搪塞过去。

毕竟死的是极地公国三王子,这不是小事,但在拓跋山眼里,敢欺辱自己姐姐的人,就算是极地公国的国主,他也照杀不误!

“姐,你没事吧?”

拓跋山看着自己的姐姐,忍不住叹气,苏寒果然猜得不错,洛世奇那种人卑鄙无耻,完全不能用常人的眼光去看。

“我没事,还好有你送来的护身符。”拓跋雨柔眼里还有一丝后怕,要不是有这蝴蝶,自己今天只能选择以死来了解自己的性命。

“多亏了苏兄弟,要不是他,我这辈子都会自责。”拓跋山道,“姐,你放心,有这护身符在,没人伤得了你。”

拓跋雨柔忍不住问道:“那个苏兄弟,到底是什么人?怎么送来一只蝴蝶,都这么厉害?”

她可是清晰记得,虫王轻易便将端嬷嬷给吞了!

“是天月公主的男人,很厉害,也是我们的恩人。”

拓跋山道,“放心吧,很快就会结束的,到时候没人敢再欺负你。”

他的眸子里,闪过一丝狠光,吓到了拓跋雨柔。

“你想做什么?”拓跋雨柔意识到了什么,急忙问道,“别冲动,千万别……”

“还有得选么?”

拓跋山冷笑一声,“父亲他已经彻底昏庸无度了,再这样下去,别说你我,就连整个青阳公国,怕都不能善终,那他就成了我们拓跋家千古罪人!”

“可是……”

“没有可是,我已经做好准备了,今夜,便杀了那妖女!”拓跋山冷然道,杀机毕现。

拓跋雨柔知道自己弟弟做了决定,她再说什么都没用,更何况,这是为了整个公国,甚至是她,都曾经想过,这一天迟早会来。

“你一切小心,不用担心我,我有这护身符在,”拓跋雨柔轻轻拍着拓跋山的肩膀,“还有,替我谢谢那个苏大哥。”

拓跋山点头,便快步离开。

看着他的背影,拓跋雨柔忍不住担心,心中更是沉甸甸的,拓跋家要走到这步,父子反目,怎么会变成这样啊,都怪那个狐狸精,都怪那个该死的女人啊!

“你一定要小心啊。”她轻声道。

行宫门外,和将军脸色依旧十分难看,莫名背锅,还要忍受责罚,谁心里会好受?

偏偏,引发这一切的罪魁祸首,却是安然无恙,依旧高坐在香妃宫内,他越想越气!

“太子殿下!”

看到拓跋山走出来,和将军立刻拱手喊道,“今天这事,是末将疏忽了,差点让公主受辱,是我的责任,刚刚,感谢太子殿下为我说话,末将感激不尽!”

拓跋山点了点头:“这件事,的确不怪你,你尽力保护我姐,我也很感激你。”

他走到和将军跟前,眸子深邃,突然压低声音道:“我父亲昏庸无度,沉迷美色,连我青阳公国的朝政,都被香妃那个狐狸精把持,作为太子,我很痛心。”

和将军心中一动,拓跋山竟然敢说这种话?

而且当着自己的面说,难道他不怕自己把话传到国主耳朵里?那他这个太子也必死无疑!

“太子殿下……”和将军盯着拓跋山的眼睛,脸色凝重。

“我父亲已经不适合当国主了,和将军你觉得呢?”拓跋山却是不理会,依旧看着他道,“像和将军这等尽忠职守之人,还要为别人的错误承担后果,这便是不公平,让这青阳公国朝政被一个女人把控,这更是不公正!”

和将军心中翻江倒海,拓跋山的话,简直就是大逆不道!

但他听着,却十分赞同:“太子殿下,有话请直说!末将愿意跟随太子殿下!效忠青阳公国!”

他要效忠的是青阳公国,否则早就离开了,哪里还忍受得了?

“我要当国主。”拓跋山的话,轻描淡写。

和将军虽然已经猜到了,但听拓跋山亲口说出来,依旧觉得心脏好似被雷电击中一般。

这种话,可不是敢随便说的啊!

杀头之罪!

就算是太子,是国主的亲生骨肉,也必死无疑!

拓跋山无疑是别无选择,只能做这个决定。

好一会儿,和将军才回过神来,立刻单膝跪下,恭敬道:“末将愿意为太子殿下,鞠躬尽瘁死而后已!为青阳公国的太平和安稳,抛头颅洒热血!”

与其让公国被香妃那个狐狸精把控,不如让拓跋山当国主,至少他是真的为国,为所有百姓!

“和将军,请起,”拓跋山将和将军扶了起来,认真道,“我知道你的为人,更知道你坚持这么都年,一直为的都是整个青阳公国,而我父亲辜负了你,但请你相信,拓跋家族,绝对不会再辜负像你这种,忠心耿耿之人!”

拓跋山十分严肃,一字一句道,每一个字,都在和将军的心口重重响起,让他浑身血液都沸腾起来。

“末将誓死追随太子殿下!”和将军道。

已经有了决定,大不了就是一死,他早已经忍不住了,今日还要为香妃宫那端嬷嬷背锅,更是让他愤怒不已,既然拓跋山要谋权篡位,那就干一票大的!

这种事情,不是没在他的脑海里出现过。

“太子殿下,那香妃宫内高手云集,可不容易对付啊,”和将军道,“香妃本是极地公国公主,带来不少高手,这些年又收拢和培养了一些,只怕太子殿下这边的高手,还不够。”

要动手,那必定是要第一时间,将高层拿下,这就需要快刀斩乱麻!

需要真正的高手拼杀,在最短的时间内,拿下香妃!

“够。”拓跋山就这一句话,他看着和将军,眼里闪过一丝神秘,“就算香妃那边有再多高手都没用,因为我这边,有更恐怖的人!”

……

此刻,苏寒正躺在太师椅上,悠然喝着茶,秦可瑜在一边剥着葡萄,哪里还有一个公主的模样,俨然就是一个小媳妇,温柔伺候着苏寒。

“那香妃宫内高手不少,甚至我怀疑,存在仙道境界的高手,你真有把握?”秦可瑜忍不住问道。

苏寒半闭着眼睛:“我要杀的人,老天爷都留不住,我说的!”

  

章节目录

冰山总裁的贴身神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乘风而上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乘风而上并收藏冰山总裁的贴身神医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