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身后那个家伙?”秦可瑜看了苏寒一眼,“什么人?”

苏寒指了指皇宫的方向:“当然是想把你牵扯进来的人,否则这青阳公主招亲,天月公国最多是来参加婚宴了,又怎么邀请你来。”

秦可瑜不太理解。

苏寒伸手,在她脑袋上轻轻一拍:“这招亲招的是男人,要你来做什么,当伴娘?哪里有见过让另一国公主来当伴娘的。”

“怪不得,我也觉得奇怪,几年都没联系了,突然邀请我来当伴娘,”秦可瑜恍然,微微蹙眉,瞪了苏寒一眼,竟然敢说自己笨,“那牵扯我进来做什么,我又不是男人。”

她看着苏寒,上下打量起来,不由得盯着苏寒看个不停:“但你是男人啊!”

苏寒一怔:“我没参加啊。”

面前就是自己的女人,他还敢去参加比武招亲,这不是找死么,这根本就是送命题啊。

苏寒直摇头:“我也不清楚这青阳公主是什么意思,但现在见不着人,你就是想问也问不到,只能先等着了。”

都说女人坠入爱河之后,智商就会变低,苏寒以前还不相信,但现在看来,果真是如此,想要恢复,怕是需要一段时间了。

自己都是秦可瑜带来的,有没有参加比武招亲,她还会不清楚啊。

“那再等等吧,”秦可瑜道,“到时候问清楚看看。”

她狐疑地看着苏寒,玩味道:“这青阳公主是三大公国中,有名的美人,你真没有一点兴趣?”

“你希望我有兴趣?”苏寒忍不住笑道。

“你敢!”

秦可瑜立刻瞪起了眼睛,一把揪住苏寒的衣领,恶狠狠道,“在我之前,你有别的女人我没任何意见,毕竟我出现在你身边更晚,但在我之后,你敢再乱来,我一定……哼!”

她的眼神往下走,停留在苏寒肚脐以下的位置,露出一道凶狠的光芒,让苏寒都不禁虎躯一震。

这女人彪悍起来的时候,还真是有些吓人。

“别吓着他,回头不理你,看谁难受。”苏寒哼了一声,羞得秦可瑜立刻落荒而逃,刚刚强装出来的气势,瞬间烟消云散,骂了苏寒一句流氓,便跑进了屋子里。

“有意思,有意思。”

苏寒眸子清亮,看着这偌大的宅院,能在都城这种寸土寸金的地方,拥有这么一座大宅院,绝对不是普通人。

青阳公主不可能,一个公主,在外有住所,是十分不合适的,青阳国主定然也不会允许这样的事情发生,那会是谁的宅院呢?

苏寒根本就不用多想:“是那小子。”

在黑暗森林见过的那个,青阳公国太子,拓跋山!

他要牵扯进来的不是秦可瑜,而是自己吧。

苏寒没有多想,他不会傻到给别人白白当枪使,真以为自己那么笨?

……

皇宫内院,太子殿。

“已经安顿好了没有?”拓跋山急忙问道。

“安顿好了,太子请放心,这些事情,莫聪还是能办妥的。”莫聪有些不解,忍不住问道,“只是,属下有一事不明白,不知道当讲不当讲?”

“说。”拓跋山大手一挥。

“以公主的名义,邀请天月公主,能影响到国主的决定么?”莫聪想不明白,这跟拓跋山希望的结果,根本就没有什么联系吧。

拓跋山看了莫聪一眼,摇了摇头:“自然没有什么关系,这是两码事,现在指望我父亲回心转意,根本就是难如登天,他早就被香妃那个臭女人蒙住了心智,我要做的,只是不让我姐,落入洛世奇的手中,那个混账东西,一看就不是好人,要是落入他的手中,那就是一个火坑!”

他哼了一声:“所以才要邀请天月公主前来,她来了,苏寒自然就来了,苏寒来了……冤家路窄,洛世奇可没那么自在!”

莫聪眼睛一亮:“太子好计谋!以苏兄弟的脾气,那洛世奇还真得不到什么好处,更何况据说安靖王爷的死,跟那苏寒有关,二人若是见面……”

那绝对会起冲突啊!

拓跋山这是要借刀杀人,直接让洛世奇滚蛋!

“只是……”莫聪又道,“如果他们不动手呢?这毕竟是青阳公国,他们不会轻易动手,冒犯青阳公国的,苏兄弟跟天月公主关系密切,肯定不会参加招亲,到时候谁能阻止洛世奇?”

这在青阳公国,可不是谁都可以在这撒野,就算是天月公国和极地公国也是一样。

保持起码的尊重,便是不准在都城内生事斗殴!

他们不动手,那拓跋山的计谋不就失败了,敢招惹极地公国洛世奇的人,怕也只有苏寒了。

拓跋山微微皱眉,旋即道:“没有条件就创造条件,苏寒这把刀,我必须要用,也不得不用,除了他,没人更合适了。”

只要能解决洛世奇这个混账,拓跋山不在乎代价,他可不想看着自己的姐姐掉入火坑,至于其他人,他都有办法。

苏寒背景不一般,不仅有天月公国撑腰,背后更是有黑暗森林,别人不知道,拓跋山可是亲眼所见,就算苏寒杀了洛世奇,极地公国怕也不敢报复!

他看着莫聪道:“想办法,让苏寒跟洛世奇见面,我倒是要看看,这冤家路窄,他们会忍得住!”

见拓跋山执意要利用苏寒来对付洛世奇,莫聪有些犹豫,张了张嘴,欲言又止。

“有什么想说的就直接说,别婆婆妈妈的。”他现在可着急得很,比武招亲马上就开始了,真要有了结果,到时候就迟了。

“太子,我觉得,你这计谋,最大的问题不是苏寒敢不敢杀洛世奇,或者说,他们会不会起冲突,”莫聪想了想,认真道,“最大的问题是,你拿苏寒当刀,他同意不同意。”

“哼,难道我拓跋山要利用一个人,还要看他同意不同意?”

拓跋山不屑哼了一声,“我知道那苏寒很厉害,但一切都是顺势而为,他难道还敢找我麻烦不成!”

莫聪深深看了拓跋山一眼,脸色凝重,十分严肃点了点头:“苏寒真敢!你别忘了,帝天……似乎也是他杀的!”

闻言,拓跋山脸色一滞,他怎么把这个给忘了!

  

章节目录

冰山总裁的贴身神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乘风而上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乘风而上并收藏冰山总裁的贴身神医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