金通冷笑,盯着苏寒,脸上满是阴冷:“我禁制一族将你当做贵客,好吃好喝招待你,更是给你最大的信任,你就是这么对待我们的?”

“苏寒!你言而无信,泄露我禁制一族机密,太过分了!”

苏寒眉头微皱,看了金通一眼,哼道:“我泄露什么密码了,你手里又是什么玉佩?跟我有关系么。”

“到了这份上,你还想狡辩?”金通幸灾乐祸,将玉佩直接交给段坤,“是不是苏寒的气息,师兄你一看便知!”

段坤本不想这么直接,可金通说已经有确定的证据,可以证明就是苏寒泄密,他哪里还忍得住?

他接过玉佩与看,上面隐隐有一道微弱的气息,正跟眼前的苏寒一模一样!

这玉佩上,更是有关于禁制石碑的信息,虽然被毁去大半,可依旧能看到些许痕迹。

段坤握着玉佩,脸色沉了下来:“苏寒,你答应了我师兄,绝不泄露,但暗中却又向谁泄密了?说!你到底是什么人!来我禁制一族,到底有何秘密!”

他没想到,竟然真的是苏寒。

这家伙,泄露了禁制一族的秘密,很有可能就会给禁制一族带来灾难!

“笑话!”苏寒喝道,“我苏寒行的端坐得正,是我做的我就承认,不是我做的,你也休想将脏水泼在我身上!”

他眯着眼睛,瞥了段坤一眼,目光又转移到金通身上,已经明白过来,这分明就是金通在陷害自己!

这个该死的王八蛋!

“没想到你活了一把年纪,却还是跟瞎子一样,轻易就被人蒙蔽双眼,真是可笑!”苏寒看了段坤一眼。

“大胆!”

金通顿喝,“你还敢出言不逊!来人,给我拿下!此子泄露我禁制一族机密,罪该万死!”

他一声顿喝,身后几十个弟子便要出手。

“轰隆——!”

苏寒浑身一震,恐怖的玄气霎时间铺天盖地而来,别人都要动手了,难道他还要傻站着么?

怀里的虫王小蝶,也已经醒来,关键时候便是苏寒的杀器!

还要手指上的铜钱戒指,真要大杀四方,那就别怪自己不客气了!

见苏寒要动手,段坤脸色微变:“苏寒,你当真要与我禁制一族为敌么?”

他微微握了握拳头,本不想把事情闹大,就算查出了泄密者,也要先跟程度说明,可事情转变得太快,他都还来不及反应。

金通早就料到如此,哪里会给段坤思考的机会,立刻引爆,就是不想给苏寒一点活路!

“是你们先愚蠢,要杀我,难道我不反抗,任由你们动手么!”苏寒冷笑着,“一群笨蛋,被人玩弄,还不醒悟!”

他迈出一步,霎时间地动山摇!

九字大道同时爆发,苏寒周身环绕九个金字,发出轰鸣巨响,可怕的震动,哪里是一个合道之境的小子可以散发出来的。

“嗡——!”

一道道阵法禁制,在苏寒的脚下浮沉,密密麻麻,看得段坤都心惊胆战,这等阵法造诣,当真可怕啊。

“动手!”不等段坤反应,金通大吼一声,便先出手,几十个弟子见金通出手,立刻跟了上去。

段坤脸色一变:“金通!”

他还没想好,真的要跟苏寒动手,金通怎么就先动手了,这家伙太急躁了。

“唰——!”

见金通袭来,苏寒眸子里的杀机瞬间爆发!

“小子!今日你插翅难逃!”金通阴冷地笑着,敢在禁制一族动手,这就是死罪!

别说是苏寒,就算是那些大势力,也绝对不敢在禁制一族的密地动手,苏寒不知道,但金通却是再清楚不过,他的目的,便是刺激苏寒出手。

只要他动手,那便是死路一条!

“咻!”金通双手结印,霎时间,阵法波动传来,一道杀阵幻化成剑,狠狠朝着苏寒刺了过去,直指心脏。

“不自量力。”苏寒哼了一声,在自己面前,竟然还敢用阵法?

他低吼一声,脚下阵纹高速转动,几乎瞬间便凝结成成千上万道剑光,横扫一片!

金通脸色微变,没想到苏寒竟然这么厉害,他的阵法攻击连靠近苏寒都还没做到,便已经被震碎,而苏寒的攻击——来了!

“轰——!”

金通立刻后退,任由几十个弟子去挡,不过眨眼间,便被震飞了十几个。

“苏寒!”段坤大吼,“你还不快住手!”

苏寒冷眸看着段坤,没有丝毫客气:“你倒是看清楚,是谁先动手的!”

分明就是金通!

是禁制一族的弟子!

他若是不反抗,等死么?

“这禁制一族,我不留了便是。”苏寒很清楚这禁制一族的厉害,真死战在这,那自己根本走不了,光是这密地,就是一个巨大的阵法,就算是明王在此,也插翅难逃吧。

他脚下一点,行字诀爆发,缩地成寸,身侧九个金字,发出耀眼的光芒,夺路便走。

“哪里走!”段坤断喝一声,声如巨雷,他正要出手,气息强悍无比,一道道阵纹随风而动。

“师叔手下留情!”

突然间,一道声音传来,毕节听到消息,急匆匆赶来,见段坤要出手跟苏寒厮杀,急忙冲上去,拦在段坤跟前,“师叔!快停手啊!”

“毕节!你还敢包庇这个泄密者么!”段坤喝道,“你将苏寒带来,就是引狼入室!”

“师叔!”

毕节咬着牙,看着苏寒已经远去,心里十分恼火,他怒视着金通,心知肯定是这金通的阴谋,竟然让段坤相信了。

真该死!

“苏寒没来之前,你们能解开禁制石碑么?”

他盯着段坤,没有一丝退让,“他连禁制石碑是什么都不知道,若不是我邀请他来,他根本就不知道这件事情,师叔是连我一起怀疑了是么!至于泄密,苏寒不是我禁制一族之人,那金通呢!”

毕节怒吼,“师叔别忘了,这家伙,也已经被逐出禁制一族,非我族人!为什么就不是他泄密的?”

“毕节!”金通闻言,大惊失色,连忙辩解道,“你到底安的什么心,竟然怀疑我!我就算被逐出禁制一族,曾经也是禁制一族的人!我若是泄密,不得好死!”

  

章节目录

冰山总裁的贴身神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乘风而上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乘风而上并收藏冰山总裁的贴身神医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