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怪不得,段坤他们解不开!”

  程度盯着苏寒的手指,眼神里光芒闪烁,“原来如此!原来如此啊!”

  他立刻站了起来,脸上再无半点看待晚辈的神态,走到苏寒跟前,微微拱手:“小友,我还真是看漏眼了,佩服佩服啊。”

  看到程度如此客气,不仅仅是毕节,就连段坤几个人,也都没反应过来。

  以程度的身份,需要他这么客气对待的,除了禁制一族的老人,就算是整个灵域,也找不到几个了吧?

  毕节都愣住了,没想到自己的师父,对苏寒会如此客气,仅仅只是因为看到苏寒解开捆仙咒?

  这东西,应该不难吧。

  但毕节心里也清楚,师父是认可苏寒的实力了!

  看来自己的眼光真的没有错。

  “前辈过奖了。”苏寒淡淡道,拱手回礼,“晚辈不敢当。”

  别人对自己客气,那自己自然也客气,苏寒向来都是这样,你敬我一尺,我还你一丈。

  见苏寒依旧谦虚有礼,程度心情极好,笑了笑道:“你当得起,真没想到,年轻一辈中竟然能出你这等阵法天才,不知道你师从何人?”

  能有如此阵法造诣,程度可不相信,苏寒只是靠着自己摸索出来的,绝对是有高人调教,才可能走到这一步的。

  “我师父,只是一个闲云野鹤,不为虚名的老头子罢了。”

  若是要说自己阵法一道的引导者,那是叶天成无疑了。

  但是要说师父,就算是叶天成,也不会承认,因为他一开始就说了,苏寒的路要自己走,他如果帮忙,只会影响苏寒而已。

  如今的苏寒,走出来的路,便是属于自己的那一个道!

  “看来我禁制一族,的确是太封闭了,外界发生巨大变化,都还不知道,这等高人,竟然都没认识,”程度忍不住叹气,见苏寒不愿意多说,自然也不会再问,只是心里想着,何时有机会能见一见那等高人,交流一番,“真有些遗憾啊,希望有机会能见一见。”

  周围几个人,都还没反应过来。

  “大师兄,这捆仙咒的解法,有那么复杂么?”

  段坤忍不住道。

  他解不开的东西,苏寒点出一指,便将捆仙咒解开了,这还让他有些不明白是怎么回事。

  “复杂!”程度两个字回应。

  他转头看着段坤等人,“你们还没明白过来是吧?还以为苏寒只是简单点出一指,便可以解开这捆仙咒是吧?错了!大错特错!”

  段坤几个人更是不明所以,苏寒出手的一切细节,他们都看到了,的确跟他们的解法有些不同,毕节这捆仙咒,苏寒施展的方式,也跟他们有所区别。

  苏寒没有说话,程度一脸笑意看着苏寒,淡淡道:“你们恐怕不知道,小友的阵法,已经不只是改造环境这个层次了。”

  闻言,段坤几个人脸色微变。

  这阵法禁制有好几个层次,能借用天地之势是基础,而顺应环境又是一种,再改造环境,便是更深一层,再往上,那是让环境自主变化,甚至是让环境来融合布阵之人!

  那种层次,别说他们,就算是禁制一族的老人,也只有一两个人能做到而已。

  苏寒,这么年轻,难道就能达到?

  “苏寒的捆仙咒,跟我们的不一样,”程度笑了笑,解释道,“他的捆仙咒是专门有针对性的,比如欧阳艺身上的捆仙咒,便直接接引欧阳艺的灵魂气息,所以想要解开,也只有一种特定的解法,就像一个锁,只有唯一的钥匙,小友,我可说得对?”

  他看着苏寒,脸上的诧异和震惊,丝毫不加掩饰,更多的是欣赏。

  能想到这种办法,足以看得出,苏寒的阵法造诣,极高!

  而且走的路线,跟常人完全不同,就算是程度,也没法判断苏寒已经到了哪一个层次。

  “前辈好眼力。”苏寒拱手,自己的确是动用了阵字大道和者字大道中的阴阳地术,将欧阳艺三魂七魄中的三魂,跟捆仙咒捆绑在一起。

  没有特定的钥匙,是打不开这把锁的。

  “不简单!不简单啊!”程度叹着气,满是欣赏。

  闻言,段坤几个人才反应过来,看向苏寒的眼神,已经完全不同。

  在阵法一道,还有如此年轻的天才!

  “真没想到,我们几个老头子,倒是被你这个年轻人上了一课,”有人忍不住笑道,转头看向毕节,“毕节,你的眼力也不错,跟你师父有的比,这样的人才,都能发现。”

  “的确不错,毕节这孩子,从来不让人失望,哈哈哈!”

  “大师兄,你这是后继有人咯。”

  其他几个师父,都忍不住开口。

  站在一边的金童,脸色更加难看了,这才转眼间,几个师兄竟然都被苏寒的阵法造诣给征服了?

  这怎么可能啊。

  他闭着嘴,不敢再说什么,免得苏寒又挖苦讽刺自己,他的实力不够,连说话的资格都没有了!

  “看到了没有?”段坤虎着眼睛,瞪了欧阳艺一眼,“你学艺不精,丢人!还不快谢过小友,不是他宽宏大量,没人救得了你!”

  欧阳艺哪里还敢有半点不敬,连忙跪了下来,身子颤抖:“欧阳艺多次冒犯苏大人,实在惭愧,还请苏大人不要跟我一般见识!”

  连自己的师父都承认苏寒的实力,他还有什么话能说?

  “起来吧。”苏寒淡淡道,瞥了金童一眼,“一个成年人,要有自己的主见和决断,不要轻易听信别人的话,被人当猴子耍,你不觉得丢人么?”

  欧阳艺脸色一片涨红,看了金童一眼,更是让金童气得身子发颤。

  苏寒这话,明里暗里,就是在说自己!

  “师父,我早就说了,苏兄弟的阵法造诣不低,所以才特意邀请他来的。”毕节心情极好,他还担心几个师父会为难苏寒。

  现在看来,完全是他多虑了,苏寒的实力摆在那里,轻易便可以证明自己!

  “我听毕兄说了,几位前辈是有一块禁制石碑想要解开,晚辈不才,不敢保证说一定能帮上忙,但也想尽一番心意。”

  苏寒拱手,认真道。

  那禁制石碑,到底记录了什么?

  

  

章节目录

冰山总裁的贴身神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乘风而上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乘风而上并收藏冰山总裁的贴身神医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