对自己这个师叔,毕节已经看清楚了,所以再没有一丝客气。

人应该有傲骨,但不能有傲气,金通虽然是自己的师叔,但这么多年,寸步未进就算了,还没有丝毫上进心,这次本想跟他一起去邀请苏寒,可他呢?

见着苏寒天赋厉害,实力高强,没有丝毫敬畏之心就算了,竟然还心生嫉妒,这是一个阵法禁制该有的态度么?

做不到虚怀若谷,但也别把自己的心胸狭窄表现得那么明显吧。

闻言,金通脸色变了,尤其是听到毕节说,苏寒比自己厉害,他的脸色更是难看。

“毕节!你知道自己在跟谁说话么!”金通声音大了起来,显得十分恼怒,一个晚辈,敢这样跟自己说话了,好大的胆子!

“师叔,承认别人比自己厉害,有那么难么?”毕节脸色不变,看向金通的眼神,已经有些同情。

因为毕节很清楚,金通这点器量,就注定他这辈子难有什么作为了。

“你……!”金通气得脸色都涨红了,手指着毕节,冷笑连连,“好啊你,毕节!看来你翅膀真是硬了,连我都不放在眼里,以下犯上!”

他深吸了一口气,恼羞成怒道:“待我告诉你师尊,我看他怎么包庇你!”

“师叔你随意。”毕节依旧不冷不热道。

那无所谓的态度,真是把金通给气坏了!

“我尊称你一声师叔,是因为你跟我师父是同辈,但似乎你从来就没意识过,”毕节看着金通,语气越发不客气,“跟你同辈的人,都已经成为很多弟子的师尊,进入内阁了,而你呢?几十年过去,却依旧在外阁呆着,甚至被不少弟子超过,师叔,你有没有想过,是什么问题?”

这一句话,简直如万箭穿心!

这是金童最不想承认的事情,也是他最不想面对的事情!

毕节竟然直接就说出来了,语气里的不屑和叹息,几乎像一把利箭,狠狠刺在金童的心脏上,让他又气又恼,还有一丝不甘心!

金童的脸色,已经变得铁青,死死盯着毕节,他明白,毕节已经完全没有将自己当做他的师叔:“就算我再差,在辈分上,还是你的师叔!你敢对我不敬,我就敢惩罚你!”

毕节已然不理会,甚至看都没再看金童一眼,转身便走。

他还要安排一番,好好招待苏寒,哪里有那么多时间,浪费在金童身上。

金童,已经没资格再当自己的师叔了。

看着毕节那漠视自己的模样,金童死死捏起拳头,一根根青筋暴起,他一直都知道,自己在禁制一族的地位越来越低,很多弟子明里暗里都看不起自己。

甚至不少人,还在暗中嘲讽自己现在只能依仗辈分,这口气,他怎么能咽得下去!

“比我还厉害?”金童咬着牙,冷笑,“区区一个黄毛小子,也想超过我?毕节,你真是够眼瞎的!”

他眸子闪烁,嘴上说着,但心里却清楚,光是苏寒布置的捆仙咒,自己就解不了,足以看得出苏寒在这方面还是有些能耐的。

若是苏寒被族内老家伙赏识,帮忙破解了阵法石碑,那毕节的地位恐怕会更上一层楼,到时候自己……

“不可能!”金童脸上闪过一丝阴鸷,“毕节,你休想踩着我上位!做梦吧!哼!”

这绝对不是他可以接受的。

禁制一脉所在之地很奇特,茫茫海域之上,若是没有来过之人,恐怕连找都找不到。

苏寒站在船头,眼前是一片苍茫,四周洋流不断汇聚,冲刷着海面变化,一般的船只到了这,怕连自己的方向都无法掌控,只能顺着洋流而行,完美避开这一块区域。

“禁制一脉,果然不简单。”

在那些洋流之中,苏寒看到了一道道阵法纹路在流转,这分明就是一座巨型阵法,分布在整个海面,“这是一座巨大的幻阵!”

苏寒抬头,便看到一座岛屿在面前,而在之前几秒钟,还什么都看不到!

那郁郁葱葱的山林,还有流水瀑布,甚至他能听到一些鸟兽鸣叫,雾气氤氲,完全就是一个人间仙境一般。

“苏大人,我们到了。”对禁制一脉的族地,这些弟子都十分骄傲,尤其是看到就连苏寒脸上,也闪过一丝诧异,他们自然更加自豪了。

其中一名弟子从怀里掏出一颗黑色石子,随意丢在海里,霎时间,海浪分开,好似有一双无形的手,将海面径直分开,展现出一条路来。

入眼,便是一座码头,周围礁石林立,不断有海浪冲刷。

船只靠岸,苏寒迈步走了上去,霎时间,一阵阵花香袭来,让人感觉心旷神怡。

“果然是个好地方啊。”

他回头看了一眼,已然又变作了茫茫大海,幻阵之外的人,怕是根本看不到自己了。

不得不说,禁制一族在阵法禁制上的造诣,的确很厉害,至少在这灵域之中,是无人可以比拟的,布置一个巨大的幻阵,来隐藏他们的族地,也不算什么。

入眼郁郁葱葱的山林,高耸入云的山峰,直插云霄,云雾缭绕之下,给一种巨大的压迫感,这地形、地势都透着一股凌厉和霸道,不得不说,能找到这样一座岛屿,并且改造成族地,禁制一族的人,花费不少心思。

恐怕是先辈费尽心思才做到的吧。

“苏大人,这边请。”几个弟子见苏寒好奇地打量周围一切,心中都十分自豪,不管是什么人,来了禁制一族的密地,都是这种表情。

就算是同样阵法造诣高深的苏寒,也一样啊!

这是对禁制一族的尊重,也让禁制一族的人感觉到自豪。

“好,有劳几位。”苏寒笑了笑,收回眼神,便跟着几个弟子,朝着岛内走去。

这禁制一族的密地,果然跟别的地方不一样。

正走到山林入口,远远便看到几个人在巨大的石门外等着,苏寒一眼就认出,其中一人,就是当日在乾坤榜,被自己用“绑猪之术”捆住的欧阳艺。

见到苏寒,欧阳艺脸上还有些尴尬,却似乎突然想到什么,哼了一声,扬起了脑袋,故意看了苏寒一眼,伸手拦道:“干什么的?这是禁制一族密地,闲人与狗,不得入内!”

  

章节目录

冰山总裁的贴身神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乘风而上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乘风而上并收藏冰山总裁的贴身神医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