在那接触的瞬间,苏寒整个人身子一颤,那种冰火两重天的感觉,让苏寒猛然清醒过来!

  他本已经掌控住了这磅礴的灵气,正要引导丹田进行炼化,这突然一股冰凉的气息传来,让苏寒忍不住猛地睁开眼睛。

  入眼,便是那绝美的脸庞,嫩白的肌肤,还有……

  “嘶……”苏寒呼吸都变得急促起来,感觉这比磅礴的灵气,更让人难以把持啊!

  “苏、苏寒?”眼看苏寒睁开了眼睛,愣愣地看着自己,秦可瑜反应过来,自己还跟苏寒紧紧抱着,从苏寒身上传来的温热,几乎要将自己融化了!

  “你没事了?”她忙要挣脱开,却发现,自己是双手已经虚软无力,仿佛力气都被抽干了一般,反而倒在了苏寒的怀里。

  这下可炸了!

  仿佛火药被点燃,便一发不可收拾。

  苏寒那双眼睛,都变得赤红起来。

  两个人四目相对,有两团火,在各自的眸子里燃烧,越发汹涌,再也熄灭不了。

  ……

  一整个下午,两个人都没有出来过。

  金迟已经来过了几次,有事情想要跟他们商量,可见二人似乎还在休息,也不敢打扰,只能心中暗暗羡慕,年轻人就是年轻人,精力真是够旺盛的。

  彼时。

  看着欧阳艺身上的“绑猪之术”被揭开,金通才松了一口气。

  欧阳艺咳嗽几声,揉了揉脖子上已经被勒红的痕迹,心中一阵后怕。

  “多谢毕节师兄救我。”欧阳艺恭恭敬敬道。

  “不是我救你,是那苏寒不跟你一般见识,否则你以为我解得开?”毕节一阵摇头,“记住了,以后在外面,别随便动手,因为你根本就不知道,招惹的是什么人。”

  “是,我知道了。”欧阳艺老实多了,可不想再经历一次。

  这什么绑猪之术,他这辈子都不会忘啊。

  “毕节,我看你的破解之法,并不复杂啊。”金通一直都在认真观看,毕节的破解之法,甚至比他们的要简单得多,怎么就能解开呢。

  而自己尝试了很多次,却差点把欧阳艺的脖子给勒断了。

  “师叔,这就是那苏寒的高明之处。”

  毕节恭敬道,“师叔,我这次想跟族里引荐的人,就是苏寒,当日在那海墓崖百谷大阵的时候,我就见识过他的厉害,那种古老的阵法禁制,他竟然一眼就能看穿,这种实力,恕毕节冒犯,师叔你也未必做得到。”

  金通脸色微变,有些不满,也隐隐有些不服气。

  被自己的晚辈这么说,谁心里会舒服。

  但一个捆仙咒,就已经证明了,那苏寒的阵法造诣,的确很高明,但谁又知道,那是不是巧合?

  “真没想到,一个如此年轻的小子,竟然有这般可怕的阵法造诣。”金通微微皱着眉头,“只是,这家伙脾气太高高傲,甚至连我禁制一脉都不放在眼里,这样的人,难道你还想邀请他去么?”

  他顿了顿,继续道:“我想还要再考虑考虑,此子目中无人,若是将他带去族内,却是冒犯了族中老人,毕节,这个责任你是承担不起的。”

  闻言,毕节心中一顿,他明显感觉到,师叔对苏寒有些反感,毕竟让他在那么多人面前丢脸。

  “师叔,这苏寒……”

  “好了,不用再说了,难道你连我的话都要违抗了么?”

  金通眉头皱得更深,忍不住哼了一声,“该怎么做,似乎还不要你来教我吧?”

  “是,师叔,毕节知道了。”毕节心中叹了一口气,有些无奈。

  金通不答应,那他还怎么邀请苏寒?

  这样的机会,可就错过了啊。

  他很清楚,苏寒的阵法造诣,肯定很高,甚至比族内一些老人还要厉害,单单那大道至简的意境,就不是一般人能轻易展示出来的。

  说不定,那块阵法石碑,就能解读出来呢?

  可……

  他只能摇头,却不好再说什么。

  “师兄,你别生气,师叔他说得没错,”金通离开了,欧阳艺才开了口,“那苏寒是很厉害,但他毕竟年轻啊,如何跟我们传承几千年的禁制一脉相提并论?你真是抬举他了。”

  “更何况,这家伙真是目中无人,我都说了我是禁制一脉的人,他竟然还敢动手,你说他……”

  欧阳艺话还没说完,毕节已经不想理会了。

  不管是金通还是欧阳艺,他们的格局都太小了!

  始终盯着自己那点脸面,试问他们若是实力够强大,苏寒会看不上他们?

  往往就是没本事,声音又大的人,才让人讨厌啊!

  “希望下次还有机会吧。”毕节心中一阵失望。

  与此同时。

  安靖王爷来回走动着,脸色十分难看,铁青着脸,几乎要吃人!

  见到大夫走出来了,他忙转头走过去,急切问道:“如何?伤势会很严重么?”

  “老夫从未见过如此怪异的伤口啊,”一个老者,轻抚长须,“我在光明神教当大夫这么多年,负责乾坤问道的医疗有八十多年了,都没见过这么古怪的伤势,三王子他的断骨,愈合不起来。”

  不管他用什么药物,什么方法,那些断骨都彼此排斥,恨不得将对方挤出洛世奇的身体一般。

  可那分明都是洛世奇的骨头,甚至是同一块骨头断裂成两截啊!

  怪异!怪异至极!

  “那怎么办?你连这点伤都治不好?”安靖王爷顿时脸色沉了下来,心中一股滔天的杀气涌动,“明天乾坤问道就要开始了,世奇若是伤……”

  “安靖王爷,”那老者转头瞥了安靖王爷一眼,对他的语气有些不满,“你是在质疑我,还是质疑光明神教?”

  这一句话,顿时让安靖王爷没了脾气。

  他就算是极地公国的王爷,也不敢冒犯光明神教的人啊!

  “我不是那个意思,我是说……”

  “哼,不用说了,”老者哼了一声,面露不悦,拂袖就要离开,“老朽无能,这伤我治不了,安靖王爷另请高明吧!我可以提醒安靖王爷一句,这伤若是不及时治疗,极地公国就等着给三王子办丧事吧!”

  说完,他便不再理会,径直离去。

  安靖王爷如同被雷电击中,浑身猛地一颤,苏寒这混蛋,竟然敢下这般狠手,要杀洛世奇!

  “苏寒,我要你死!”

  

  

章节目录

冰山总裁的贴身神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乘风而上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乘风而上并收藏冰山总裁的贴身神医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