那可是禁制一脉!

  比他们的背景不知道强悍了多少倍!

  连这毕节在苏寒面前,都如此客气,他们刚刚……竟然还敢在苏寒面前叫嚣,要让他乖乖下跪跟洛世奇道歉?

  “咕噜——!”

  几个人喉咙滚动,仿佛被沙子填满了,连话都说不出来,四肢尽断,都感觉不到痛了。

  “你跟洛世奇不是朋友,难道我就要跟你成朋友?”

  苏寒看着毕节,依旧没有丝毫客气,淡淡道,“不好意思,我这人交朋友,不管别人是什么身份,更不管他是什么背景,又跟谁是朋友,我只凭感觉。”

  毕节笑了笑,自然看得出苏寒是性情中人,若是那么容易就结交,那还真没什么意思。

  “苏兄弟的意思我明白,”毕节道,“是在下孟浪了,能见到苏兄弟这样的禁制阵法高手,毕节是真的很高兴。”

  他一生就只对阵法禁制热爱,恨不得整个身心都投入进去,所以一听说那海墓崖有百谷大阵,便愿意跟洛世奇一同前去,否则他才懒得理会洛世奇这种人。

  “不满苏兄弟,在下对阵法禁制一道,有些研究,也有一些迷惑,所以想请教苏兄弟,这才来打扰,还希望苏兄弟不要生气。”

  可以说,毕节已经将姿态放得很低了。

  站在一边的秦可瑜看了苏寒一眼,给了他一个眼神,示意他不要太过分,毕竟这毕节是禁制一脉的人,身份特殊,更何况对方的态度不错。

  苏寒自然是个明白人,他向来如此,别人客气,他也客气,你敬我一尺,我自然还你一丈。

  “请教不敢当,若是有机会,可以交流一二。”苏寒淡淡道。

  闻言,毕节心中一喜,连忙笑道:“那就先谢过苏兄弟了。”

  他转头,看着躺在地上的几个人,微微皱眉,俯视道:“你们几个,好大的胆子,敢来叨扰苏兄弟,谁给你们的胆子?”

  几个人哪里敢说话。

  “不说苏兄弟,这位天月公主,是你们可以冲撞的么!”毕节喝道,脸色沉了下来,“东林武王的孙子,还有海王的儿子是吧?正好,这二位有求于我,你们可以把我的话带回去,我这辈子都不会帮他们布置禁制阵法,滚吧。”

  听到毕节的话,几个人脸色瞬间惨白到了极点!

  他们把毕节的话带回去,恐怕会被活活打死!

  天知道苏寒竟然有这样的背景!

  连禁制一脉的传人,对苏寒都那么客气,甚至……就是天月公国的公主,他们也招惹不起啊!

  “饶命!大人饶命!饶命啊!”几个人惨叫着,四肢都被打断,他们就是想滚都滚不了啊。

  一下子得罪三个不能得罪的人,他们都后悔死了,吃饱了撑着,要给洛世奇出头,洛世奇算个屁啊!他被打了,跟自己有什么关系?

  还以为能趁机跟极地公国的人结交,哪里想到,是送命啊!

  “滚!”

  见几个人还在纠缠,毕节脸色一冷,手掌猛地一翻,立刻布置出一道阵法,猛地掀起一阵狂风,卷着几个人,便将他们丢了出去。

  他转过头,换上一脸笑意:“苏兄弟,这些不长眼的狗,希望没扰了你心情。”

  毕节刚刚可是亲眼看到苏寒施展阵法,速度、阵法的完整性、强度、依旧阵纹的衔接程度,都比自己高上不止一个层次!

  哪怕只是最简单的阵法,在苏寒的手中,怕都可以爆发出可怕的力量,毕节哪里不震惊啊。

  他甚至怀疑,苏寒根本就不是一个二十多岁的人,而是一头历经上百年岁月的老怪物!

  否则,他不敢相信啊。

  “你来找我,是为了给那小子解开束缚吧。”

  苏寒不是傻子,毕节来找自己,肯定是为了早上那个欧阳艺,被自己用“绑猪之术”束缚的家伙。

  “正是。”

  毕节道,“欧阳艺是我师弟,常年在深山里钻研阵法,对人情世故不是很了解,冒犯了苏兄弟,实在过意不去,我已经教训过他了,希望苏兄弟能手下留情,放了他吧。”

  被那升级版的捆仙咒绑着,谁也解不开,此刻自己的师叔还在不断想办法,可失败一次,欧阳艺脖子就绑得更紧,几乎要窒息了!

  “你们禁制一脉的人,难道都解不开么?”苏寒眉毛一挑,看着毕节道。

  毕节脸上一阵尴尬:“这次来的人中,最厉害的便是我师叔,族中的阵法大师并未跟来。”

  他只能这么说,否则苏寒恐怕会觉得,他们禁制一脉实力太差了。

  不过饶是如此,毕节还是觉得脸上有些挂不住,欧阳艺这混蛋,等会了族内,可得好好给他一个教训才行!

  “这捆仙咒不难解。”

  苏寒伸出一根手指,顿时玄气飞溅,在地上刻画下几道阵纹,铁画银钩一般,散发着一种独有的道韵。

  似乎那些阵纹在苏寒手中,就变得不一样了。

  “只需要这般,便可以了。”

  苏寒收回了手指,毕节还盯着地面上看,感觉整个人的心脏都快要跳出胸口!

  他一直以为阵法的纹路是越繁复越好,越是复杂,就说明阵法强悍,有更多的阵纹加持,便能让阵法愈加稳固。

  甚至他们禁制一脉解开捆仙咒的解法,都足足有上千道阵纹!

  可苏寒画的,不过六道而已!

  “受教了!”

  毕节微微抬起头,闭上眼睛好一会儿,似乎在回味苏寒刚刚那几个简单的刻画动作,什么叫大道至简,毕节总算是见识到了。

  他深吸了一口气,睁开眼睛,认真看着苏寒,许久,才缓缓开口,“苏兄弟,我能问你一个问题么?”

  “你问吧。”对这个痴迷阵法禁制的人,苏寒倒是觉得有些意思。

  至少,从第一次见到毕节来看,这个家伙就十分有礼貌,而且对阵法的痴迷程度,恐怕比叶天成还要可怕。

  “你、你真的只有二十五岁?”毕节真希望苏寒否定,否则,一个比自己年轻的小子,在阵法造诣上,却是远超自己,他会感觉到巨大的打击。

  听到毕节的问题,秦可瑜都忍不住笑了起来,她转头看着苏寒,就因为这家伙太年轻,所以很多事情苏寒能做到,实在是太让人意外了。

  “没有,其实我已经五十了。”苏寒平静道。

  

  

章节目录

冰山总裁的贴身神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乘风而上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乘风而上并收藏冰山总裁的贴身神医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