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放开我!放开我啊!”

  欧阳艺大叫着,可哪里还能见到苏寒的身影。

  周围的人,都好似看着一个笑话,指指点点,看着欧阳艺躺在地上,狼狈得好似一条流浪狗。

  刚刚还高高在上,说要教训别人,甚至施展出传说中的捆仙咒,可没想到,此刻被绑在地上,滚来滚去的,却是欧阳艺自己。

  “看来这绑猪之术更厉害啊。”

  “可不是,从来没听过这种招式,竟然比捆仙咒还厉害,是哪位高人的弟子啊?”

  “我怎么感觉这招式的名字像骂人啊?”

  ……

  一群人叽叽喳喳议论着,气得欧阳艺几乎要晕过去,什么绑猪之术,苏寒分明就是在骂自己是猪!

  “欧阳艺!”

  许久,欧阳艺都快喊得没力气了,才有同门的人听到消息赶来,见欧阳艺被金光捆住,更是惊诧不已,这混账不会自己施展捆仙咒,把自己给绑起来了吧?

  “师叔!师叔!快救我!救我啊!”看到同门长辈来了,欧阳艺差点就哭出来了,忙喊着,“金通师叔,快帮我解开这绑猪之术吧。”

  呸!

  什么绑猪之术!

  欧阳艺都不知道这该叫什么。

  “绑猪之术?”来人脸色沉了下来,浓眉皱起,这分明就是在羞辱禁制一脉的人啊。

  金通认真看了一眼,冷哼一声,便立刻出手:“什么人,胆敢羞辱我禁制一脉,还偷学我禁制一脉的招式,真是找死!”

  这分明就是捆仙咒,什么绑猪之术,混账!

  他立刻结印,使用破解之法,可接连尝试了几次,都解不开欧阳艺身上的禁制。

  周围看热闹的人,更是声音大了,他们甚至都好奇,到底谁才是正宗的禁制一脉,怎么这金通,都解不开啊?

  “金通师叔,快救我!救我啊!”欧阳艺感觉这金光,似乎越来越紧,他的胸口都被压迫,金通每尝试解开一次,就变得更紧一些,要是再失败下去,自己恐怕会被活活窒息而死!

  金童脸色难看:“欧阳艺,抱歉,师叔解不开。”

  他咬着牙,转头看了看四周,见周围看热闹的人越来越多,更觉得脸色火辣辣的。

  堂堂禁制一脉的人,却是被自己的招牌手段给羞辱了,这传出去,还能更丢人一点么?

  “怎么回事?”又来了几个人,包括苏寒见过的毕节。

  见欧阳艺狼狈得倒在地上,被捆仙咒给束缚,都大吃一惊。

  “哼,都是一个该死的混蛋,他竟然偷学了我们禁制一脉的捆仙咒,更是趁我不备,偷袭我!”欧阳艺红着脸,只得撒谎,不敢说自己施展捆仙咒,却是奈何不了对方。

  远处的人一听,皆是嗤之以鼻,忍不住嘲讽起来。

  “嚯,原来这禁制一脉的人,也这么不要脸啊,分明是自己挑衅别人,被别人教训了,还怪别人?”

  “就是,自己技不如人,倒是怪在别人身上,丢人啊!”

  几道声音说完便没了踪迹,好似生怕被禁制一脉的听到一样,他们可惹不起。

  金通脸色彻底沉了下来。

  毕节连忙走了过去,认真检查了一番,见还有人想尝试,忙道:“别试了,我们都解不开,贸然尝试,恐怕会害死欧阳艺。”

  闻言,禁制一脉的人,一个个都脸色难看到了极点。

  他们禁制一脉的人,竟然被自己的招式捆住了!

  而且还解不开!

  丢人!

  丢人到家了!

  金通涨红着脸,气得咬牙切齿,盯着欧阳艺,怒吼着:“你还不说实话!到底怎么回事!”

  欧阳艺脸色苍白:“我说,师叔,我说……”

  他忙将事情说了一遍,不敢再有半点隐瞒,就算没被这绑猪之术给弄死,恐怕回去也要被责罚,关禁闭,这辈子都别想走出禁制一脉的深山了。

  “那家伙说乾坤岛的禁制阵法不到位?”

  听到欧阳艺的话,金通脸色更是难看,竟然有人敢这么说,怪不得欧阳艺会发怒动手,只可惜技不如人。

  “真是够嚣张!这灵域之中,恐怕还没人敢这么说吧。”金通冷笑了一声,眉宇间透着一股怒气。

  而毕节一听,脑海里顿时浮现出一道身影。

  他忙拦着要发怒的金通,走到欧阳艺跟前,蹲下身子,认真问道:“那个人长什么样?你快说!不得有任何隐瞒,否则师兄也救不了你了。”

  “是,师兄!”欧阳艺哪里还敢胡说,“那个家伙很年轻,看过去二十五六岁,身边还跟了一个很好看的女人,我见他为了在女人面前表现,竟然敢羞辱我禁制一脉,才忍不住……”

  “漂亮女人?”毕节瞳孔收缩,“是天月公主?”

  “天月公主!”欧阳艺楞了一下,他是第一次离开禁制一脉,哪里知道天月公主长什么样,可听毕节一描述,忙努力地点头,“没错!就是她!对对对!就是她!”

  毕节一听,这才松了一口气。

  他看了欧阳艺一眼,眼里满是同情,更多的是叹气。

  “你啊你,招惹谁不好,招惹那个家伙,这教训算是轻的了。”毕节站了起来,他可是见过苏寒,他真发怒起来,就欧阳艺恐怕已经死了。

  要知道,那极地公国三王子洛世奇的护卫,苏寒也是说杀就杀,毫不留情!

  “毕节,你认识那个人?”金通一听,便听出来了。

  “是,师叔,我见过那个人,而且这次我想引荐给师叔你们认识的,就是那个家伙,”毕节拱手,恭敬道,“师叔,若是别人说我们禁制一脉布下的禁制不到位,那是班门弄斧,自取其辱,但若是这个小子说的,那只能说明,这乾坤岛的禁制,的确还不到位。”

  闻言,金通等人脸上满是诧异:“毕节,你可知道自己在说什么。”

  质疑禁制一脉,而且还是毕节亲口说的。

  “师叔,我很清楚自己在说什么。”毕节点了点头,心中暗暗想着,没想到苏寒连这乾坤岛的禁制阵法,都已经看透了,他的阵法造诣,到底高深到什么地步啊?

  若非亲眼见过苏寒在百谷大阵中的表现,毕节怎么都不敢相信,这灵域之中,还有人敢质疑禁制一脉的实力。

  

  

章节目录

冰山总裁的贴身神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乘风而上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乘风而上并收藏冰山总裁的贴身神医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