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夜无话。

乾坤岛跟其他地方似乎有些不同,这里环境非常好,呆在这种环境下练功,事半功倍。

不少人一夜未眠,都是在珍惜这个机会,在这种环境中练功。

对苏寒来说,同样如此。

他的修炼速度本就比常人要快不少,在这种灵气浓郁的地方,更是如此,短短一个晚上,他感觉自己有了明显的提升,若是能在这乾坤岛上呆一个月,怕是可以再提升一个小层次,达到合道之境巅峰期!

一番如此,那他施展九字大道,威力可以更强!

清晨,苏寒整个人都被浓郁的灵气包裹,好似一层迷雾,从他鼻尖喷出两道气流,吹散了灵气,苏寒才睁开眼睛,对面的床上,秦可瑜依旧盘腿而坐,闭着双眼,似乎还在睡觉。

听到有响动,她立刻睁开了眼睛,两个人四目相对。

“吵醒你了?”苏寒笑了笑。

“没有,我一直都没睡。”昨晚还有人来刺杀,秦可瑜哪里敢轻易入睡,时刻都得保持着警惕,哪怕有苏寒在这。

她站起了身,走到苏寒跟前,眼里闪过一丝诧异“你身上的气息,似乎每天都在提升,这怎么可能呢。”

这几天,她每天都跟苏寒呆在一块,自然能感觉到,苏寒身上的气息,在不断变化,尤其是遇见幽灵船之后,苏寒似乎整个人的气质都有些变化。

仿佛,上了幽灵船的苏寒,也成了一只幽灵。

“人总是要不断进步,不是么?”苏寒笑了笑,不想多说这个问题。

“今日就要做好准备了,该来的人差不多都到了,明日便是正式比试,”苏寒看了秦可瑜一眼,“天月公国能取得什么名次,可是很重要的。”

秦可瑜点头“要麻烦你了。”

李然他们顶多支撑一会儿,真正能倚靠的,只有苏寒。

秦可瑜甚至觉得,只要有苏寒在,就有无限可能,但是她不会开口要求,苏寒一定要拿到什么名次,只要苏寒肯帮忙,她就已经很感激了。

两个人没有多说,走出屋子,呼吸最新鲜的空气,也打算到处走走,看看这乾坤岛的风景。

远远地,不少人都看到苏寒跟秦可瑜两个人,同时从屋子里走出来,顿时眼睛都直了。

“折腾了一晚上,竟然还这么早起来,年轻人果然强悍啊。”

“天啊,天月公主这么一朵鲜花,就被……算了,那家伙看起来长得也很好看,不像是牛粪。”

“两朵绝色金花,这就被采摘掉一朵了,就剩青阳公国的公主,不知道我们还有没有机会,哎。”

……

远处的人小声议论着,苏寒跟秦可瑜可没听到,两个人自顾自离开,朝着乾坤岛内而去。

整个乾坤岛十分热闹,毕竟这是乾坤问道,吸引的是整个灵域最有天赋的年轻人。年轻人本就血气方刚,谁也不愿意认输,承认比别人差,这就是证明自己的舞台。

“真没想到,竟然来了这么多人,几乎没有一个是泛泛之辈。”秦可瑜感慨着。

她本以为李然他们算是不错了,在天月公国中,可以算是天赋极高的那一批年轻人,可看到其他势力的人选,她还是感觉很有压力。

天下之大,高手云集,最不缺的,恐怕就是天赋之子了吧。

苏寒没有说话,只是转头看着四周,眼神里流光闪烁。

“好大一座阵法啊。”苏寒不禁开口道,怪不得这乾坤岛有些特殊,如此一座巨大的阵法,勾动天地灵气,“不过跟真正的灵气大阵比,还差不少。”

他自顾自说着,比起自己的阵之大道,这里布置的大阵,缺少了一丝灵气,真正能沟通天地极致灵气的东西。

这些东西,可不是靠着阵法阵纹就可以做到的,需要有灵!

“哼,好大的口气!”

苏寒跟秦可瑜正要走,身后便传来一道不屑的声音,语气里满是嘲讽。

苏寒转头看了一眼,一个青年男子,羽扇纶巾,迈步走来。他手里拿着扇子,轻轻摇动,看起来十分有风度,可他那张脸,却让人很反感。

“这乾坤岛大阵,是我禁制一脉的前辈帮忙布置的,怎么到你嘴里,就好像很一般啊?”

那个青年摇了摇头,他看了秦可瑜一眼,不禁心中一颤,又仿佛看着一个傻子一样盯着苏寒,“想在女人面前卖弄自己,也得有那个实力啊。”

在他看来,苏寒分明就是想在秦可瑜面前装腔作势,才说这样的话。

苏寒要勾搭女孩子他不管,但因此来冒犯禁制一脉,那他可忍不了!

“我只是说实话而已。”苏寒看了他一眼,不想多理会,淡淡说了一句,便转身看着秦可瑜,“走吧,我们到别处看看。”

“慢着!”

不等苏寒迈开脚步,那个青年已经快步到了苏寒跟前,伸手拦住了他,挑了挑眉毛,语气不善。

“诋毁了我禁制一脉,想走就走?未免太不把我禁制一脉放在眼里了吧!”青年的声音故意大了几分,引得周围的人,都看了过来。

他看了秦可瑜一眼,立刻换上一副谄媚的笑脸,拱手道“这位小姐,在下欧阳艺,是禁制一脉的嫡传弟子,不知道小姐芳名?”

欧阳艺跟随禁制一脉从小隐居,苦学禁制阵法,哪里有见过这么漂亮的女人。

连苏寒这样装腔作势的人都能勾搭,凭什么自己不能?

比起苏寒,他可厉害多了,更何况,他是禁制一脉的嫡传弟子,地位尊崇,未来成为禁止一脉的核心,就算是整个灵域的势力,都得客客气气!

“我们走吧。”秦可瑜看了他欧阳艺一眼,不想理会,拉着苏寒的手,便要离开。

那眼神,就仿佛看着一条毫不相干的狗!

欧阳艺只觉得脸上微微发烫,尤其是周围的人,忍不住哄笑起来,眼神里满是嘲讽,更是让他有些恼怒,仿佛当着众人的面,被秦可瑜抽了一巴掌!

丢人!

“小姐这样未免太过分了吧。”欧阳艺挤出一丝笑容,淡淡道,“我再说一次,我是禁制一脉的嫡传……”

“滚。”

不等他说完,苏寒便直接开口,呵斥道,“你就是禁制一脉的宗主,也给我滚!”



  

章节目录

冰山总裁的贴身神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乘风而上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乘风而上并收藏冰山总裁的贴身神医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