真正重要的东西是什么,这里恐怕只有秦刚会知道一些,但即便是他,也不知道具体。

“可还有什么其他异样?”

秦刚连忙问道。

“暂时没有发现,我已经安排人潜伏在那天坟中,有任何情况,会及时反馈回来,”清夫子认真道,“哦,对了,英雄冢里的镇墓兽已经离开了。”

秦刚算了算时间,点头道:“时间也差不多了,当初先辈的一个人情,他才肯帮忙镇守千年,否则以他的地位,又怎么会理会天月公国?”

他不禁有些自嘲笑了一声。

“你们几个听着,我天月公国最重要的任务,便是镇守这东域海禁之地,那天坟之事,暂时不要外泄,否则我们都可能人头不保!”

秦刚的话,让黑凡几个人浑身身子一颤。

他们都很清楚,现在大家就是一条船上的人,谁也不敢轻易掉队,否则不会有好下场。

毕竟,现在局势不明朗,暗中对付天月公国的人是谁,都还不不知道,而光明神教内部更是混乱,这都已经是公开的秘密了。

“我等定守口如瓶!”黑凡几个人拱手道。

“另外,严防死守,确保天坟不要再出其他问题,一旦有异样,立刻告诉我。”秦刚严肃道。

“是。”

清夫子点头,“对了,国主,你说那海禁之地的人,有可能进入我们灵域么?”

他一直有些担心这个问题,因为三千道门世界中的人,明显跟过去有些不同了,他们不再追求融合大道,似乎已经找到了正确的道路,这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情。

秦刚摇了摇头:“这不可能,海禁之地外的禁制,就算是光明神教的祭司,都没有这种实力破开,更不用说那些连真正大道是什么的人,可以突破的。”

他对此毫无怀疑。

只是说这话的时候,秦刚还是下意识抬头朝外看了一眼,似乎看到刚刚走出去的苏寒。

若非如此,他真的会以为,苏寒是来自那海禁之地的人,只可惜,不可能,就算苏寒精通阵法造诣,但这海禁之地的禁制,是一位大能亲手布置的,绝对不是苏寒这种级别的人可以窥探的。

海禁之地啊。

秦刚心里想着,当年的事情……那也是不得已而为之,那个情况下,哪里有什么万全之策,只能牺牲一小部分人,换来种族的延续,否则,现在哪里还有什么海禁之地?

“苏寒问我有没有做过后悔的事情,我真没有,”秦刚心中想着,“若非没有那些人的牺牲,那天地平衡,就彻底打破,一个种族覆灭,必将引来更可怕的毁灭!”

当年国师的这个决定,不管过多少年,秦刚都不会有丝毫后悔。

“好了,这段时间,几位尽可能提高仙宗的实力吧,未来的路并不好走。”秦刚深吸了一口气,调整自己的情绪,看着黑凡几个人认真道。

“是。”三个人点头,脸上多了一丝凝重。

……

从大殿出来,苏寒便带着李然等人找了一块空地练功。

就如当初在星辰阁一般,看这些人施展自己的武技,他一一点拨。

哪怕李然这些境界比苏寒高的人,在苏寒面前依旧是一副晚辈的姿态,虔诚而恭敬,不然有一丝造次,苏寒说的话,他们都用心记下来,比听他们宗主训话还要认真。

毕竟,苏寒指点之后,他们是真真切切可以感受自己在提高,这种成长速度,恐怕就是他们这辈子最快的机会了。

指点完了李然他们,苏寒便让他们继续练功,他转头,早就注意到了站在那看半天的秦可瑜。

“谢谢你。”苏寒走到了秦可瑜跟前,秦可瑜才深吸一口气,开了口。

似乎,要说出这句话,她都是鼓起了很大的勇气。

跟之前那个冷冰冰的国师,完全不同,此刻的秦可瑜,一身红色长裙,青丝盘起,更多了几丝英气。

细眉勾画得如水墨一般,红唇轻启,第一句话便是谢谢。

苏寒不禁笑了起来:“谢我什么?”

“谢你的东西太多了,”秦可瑜看着苏寒,认真道,“谢你救我父亲,谢你助我天月公国,谢你从黑暗森林救我回来,谢你送我百谷雪莲花,谢你……维护我天月公国的尊严。”

这样说起来,自己真不知道欠了苏寒多少。

而若是像苏寒说的那样,要道谢,别光用嘴巴说,来点实际行动,那自己似乎还真只能以身相许了。

想到这,秦可瑜不禁脸色微红,她从小到大,可从来没有过这样的感觉,脸色火辣辣的,似乎有什么东西在烧。

她强迫自己跟苏寒对视,可眼神却下意识想要闪躲。

“我说了,我都是为了我自己。”苏寒苦笑一声,他当然是为了自己,不调查清楚真相,他连害死俗世那些高手的凶手是谁都不知道。

他真是为了自己,帮助秦可瑜,都不过是顺手之劳而已。

“我知道,”秦可瑜之前听了还会生气,可现在听来,苏寒这根本只是一个借口,不肯承认他做这些事情,是为了自己,“你不想承认一些事情,其实我也不想承认,甚至我根本就没想过,因为我从小到大,都没想过,我会跟一个男人走得这么近。”

苏寒不就是不肯承认么,那有什么关系。

他不肯主动,那自己……可以试试主动。

苏寒楞了一下,看着秦可瑜那娇羞的脸,似乎明白了,他有些玩味道:“跟我走得近的女人,一般来说,可都再也离不开了。”

秦可瑜一怔,轻咬着嘴唇:“那便不离开就是了。”

她侧过头,不去看苏寒的眼睛,长长的睫毛一动一动,显得有些紧张。

“完了,真招惹上了。”苏寒心中暗道,看到秦可瑜那眼神,他哪里还不知道,这眼神,跟乔雨珊她们看自己的,又有什么区别?

他哪里知道,高贵如女王一般的秦可瑜,竟然这么容易就沦陷了,他似乎并没有做什么吧?

苏寒深吸了一口气,不知道说什么,只是心中暗暗想着,有时候真为自己的魅力而苦恼,哪怕他再低调,依旧会被人发现啊。

  

章节目录

冰山总裁的贴身神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乘风而上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乘风而上并收藏冰山总裁的贴身神医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