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阿切!”

苏寒接连打了好几个喷嚏,以他这种强悍到极致的身体,竟然也会打喷嚏?

“是不是有人在背后夸我。”苏寒心中暗暗道。

盘腿坐在大船上,迎风而去,他的头发根根飞扬,英俊的面孔,不知道能迷死多少人。

苏寒没有想那么多,更不想浪费时间,刚刚在那百谷阵法中,他又有所领悟,这让他收获不小。

最让人可怕的是,明明天赋异禀,却还如此努力,仿佛在告诉那些平庸的人可以放弃了,因为天才不仅仅是天赋出众,就连毅力,都比常人强悍得多。

苏寒闭眼,静心参悟,想将阵之大道,进一步完善起来,不得不说,这灵域之中,绝对存在可怕的大能,他们对这世界道法的领悟,肯定也到了极深的地步。

他只感觉,整个灵域,包括俗世,就像是一团团迷雾,笼罩着一切,以自己眼下的实力,根本就看不穿。

苏寒能做的,就是尽快提升自己的实力,不断拨开云雾,看清真相!

“天命。”苏寒的脑子里,始终还有天命这个名字,果然如他猜测的一样,天命的身份不一般,他在三千道门世界隐藏了那么了多年,到底是为了什么?

难道只是为了能够进入俗世?

苏寒怎么都没想到,天命竟然会跟灵域中的黑暗森林联系起来,似乎,关系还不一般。

事情越来越复杂了。

不远处,秦可瑜看着苏寒坐在那,哪怕连这一丝时间都不浪费,认认真真在练功,这种男人,可真是让人有些看不透。

长发飘舞,美得让人心醉,秦可瑜伸手拢了拢秀发,一双透亮的眸子,盯着苏寒,痴痴地看,不说话,也不发出任何声音,只是安静看着。

海面波浪涌起,发出震天巨响,大船劈波斩浪,在海面上疾驰而去。

彼时。

中心圣城!

巍峨的建筑直插云霄!

这种鬼斧神工,就算是俗世的建筑工艺,都未必能达得到。

在最中心的八面巨塔之上,外头云雾环绕,如同仙境一般。

巨塔之外,道道阵纹流转,发出淡淡的光芒,光是那种威压,就让人心悸不已。

一处居所,气氛压抑,盘腿坐在上头的中年男人,脸色阴鸷,感觉过去便给人一种阴沉沉的气息,他的眸子缓缓开阖,绽开两个精光!

“你说陆战死了?”

跪在前头的年轻男子,一直低着头,根本就不敢抬头“是!祭司大人,他死在天月公国!”

“砰!”雷木思一掌拍在桌子上,眸子里光芒闪烁,“我让他去天月公国办点事情,竟然死在那里?到底什么情况!”

“秦刚没死!”

年轻男子严肃道,“他强势出手,打伤了陆战,将他赶走,说要换他的国主之位,就让光明教主亲口下令,否则他不会理会,而陆战……不确定是不是秦刚所杀。”

“混账!”

雷木思眸子里的光芒越发阴鸷,“这还有什么可怀疑的?肯定是秦刚杀的!他竟然没死,好一出戏啊!”

他的脸上,闪过一丝恼怒,这下事情又不好交代了,本以为秦刚死了,天月国师又被黑暗森林的人掳走,那天月公国自然就成了无主之物,随便派个人去接收,又有什么问题?

这可以震慑其他人,但若是秦刚在,还真没有办法。

皇权神授,教主没有亲口下令,没人有这个权利。

雷木思皱着眉头,脸色不太好看。

“祭司大人,是否要派人前去天月公国,将事情弄清楚?”年轻人低头,恭敬道。

“不必了。”

他淡淡开口。

这种事情闹大了,对他没有好处,要是让教主知道,自己越权做这种事情,免不了要受责罚,陆战死了就死了,但这笔帐,早晚要算。

天月公国那边,还是势在必得啊。

他微微眯着眸子,脸色变得平静下来“这件事,暂时不用去管了,就当没有发生,另外,乾坤问道快要开始了,各大公国都会派遣高手,也能看看这些仙宗到底有没有长进,我们光明神教自然也要参加。”

“是!”年轻人恭敬道,“焚神塔快要开启,他也要出来了,到时候在乾坤问道,必定大杀四方,让所有人都清楚,这灵域之中,永远都是光明神教最强!”

想到那个人的名字,年轻人的身子就不禁一颤。

年轻一辈中,那完全就是一个禁忌,是所有人都难以逾越的一道鸿沟,想到两年前第一次跟那个恐怖的家伙交手,自己明明比他高两个层次,却是被一招击败,差点连性命都没了啊。

如今两年过去,他又会成长到什么地步?

“嗯,有他出手,这乾坤问道,不过就是一个游戏,也好让教主看看,我培养的人,有没有资格接班。”雷木思点了点头,眸子里顿时露出一抹杀机,“转告他,好好招待天月公国的人。”

“属下明白!”年轻男子立刻退去。

雷木思依旧盘腿而坐,眉宇之间,却多了一丝担心。

事情没办好,恐怕那边又要有意见了,明明很简单的一件事情,没想到因为秦刚诈死,反而变得麻烦了。

“可能,已经暴露了。”雷木思心中暗道,深吸了一口气,又缓缓闭上了眼睛。

与此同时。

天月公国。

看着自己女儿的变化,不过相隔一日,就好似换了一个人,眼神、神态、就连说话的语气,走路的姿态,都跟之前完全不同了。

似乎一下子,变得小女人起来。

秦刚有些诧异,更是不知道发生了什么。

不小心看到秦可瑜偷偷瞥了苏寒一眼,他才恍然大悟。

“父亲,乾坤问道马上就要开始了,我得去安排一下,你们有事就先谈吧。”秦可瑜总感觉气氛有些怪怪的,先行告退了。

大殿之上,只留下秦刚跟苏寒二人。

苏寒坐在那,淡定自若,喝着茶,脸色平静,始终从容。

秦刚双手放在身后,来回踱步,不时看向苏寒,几番欲言又止,看得苏寒都有些忍不住了。

“你有话,能不能就直说?”

秦刚快步走到苏寒跟前,低着头,眼睛死死盯着苏寒,犀利不已“你说老实话,是不是对我女儿下手了!”



  

章节目录

冰山总裁的贴身神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乘风而上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乘风而上并收藏冰山总裁的贴身神医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