陆战猛地停住脚步,警惕地看着前方,顿时瞳孔收缩,惊骇不已:“你怎么会在这里!”

  他没想到,竟然有人会来劫杀自己!

  “等你很久了,”五阁老迈步走了出来,脸上的杀气越来越浓重,“光明神教的人,见一个,就杀一个!”

  “你……!”陆战话都还没说完,五阁老已经冲了过来,根本就不想多说一句废话。

  “轰隆!”

  狂暴的玄气爆炸,惊天动地,陆战本就被秦刚打伤,哪里想到黑暗森林的五阁老会在这里,还要对自己下手,不过几招,便被打得爆退。

  “你敢杀我!”陆战捂着心口,张嘴哇的一声吐出鲜血,“黑暗森林与我光明神教向来井水不犯河水,你若是杀我,难道不怕引得双方争斗!”

  “哈哈哈哈,你太看得起自己了,”五阁老缓缓抬起了手,看不出有一丝留情,森冷的眸子里,满是杀机,“你这样的小喽啰,就算死再多,神教教主也不会理会。”

  咻——

  好似一道流光,五阁老陡然提速,快得让人看不清楚,下一刻,陆战便倒了下去,脖子硬生生被五阁老给拧断了!

  直到死,都还睁着眼睛,满是不甘心和恐惧。

  “更何况,谁知道是我杀的呢?”五阁老看了一眼,满是不屑,轻哼一声,便没了踪迹。

  死在这天月公国,怎么都算不到他黑暗森林的头上吧?

  若不是为了保护苏寒,他才懒得来这天月公国,本是为了找机会杀秦刚,打击天月公国,哪里想到,现在自己倒是成了苏寒的护卫,光是想想就觉得憋屈。

  恐怕更头疼的,是大阁老跟黑暗之主。

  此刻。

  黑暗森林中。

  拓跋山有些拘谨,等了一天,才等到见黑暗之主的机会,他自然有些紧张。

  两个老头已经将准备好的东西拿了出来,是五块上等灵石,兼具金木水火土五种属性!能凑到一起,的确十分难得。

  “我们青阳公国此番前来,只想跟阁下做个交易,”拓跋山顿了顿,开口道,“我们只求黑暗森林能借我们两个高手,参加乾坤问道,这次的乾坤问道,对我们很重要,所以愿意付出这些代价,希望黑暗之主能够答应。”

  拓跋山有些紧张,毕竟自己面对的是黑暗森林的主人!

  看着坐在那的魁梧男子,尤其是男子脸上的刀疤,如同狰狞的蜈蚣,光是看着就让人心惊胆战!

  “抱歉,这个任务我们接不了。”坐在那,一直闭着眼睛养神的狂一刀,缓缓睁开眼睛,看了拓跋山一眼,那嗜血的眸子,让拓跋山更是紧张,若非身边还有两个护卫,他感觉自己都要被吓跑了。

  “为、为什么……”拓跋山忍不住道,自己带来的筹码难道不够么?

  这五块灵石,可是各种属性都有,而且品相完全相同,不知道有多难得啊!

  狂一刀眸子里的气势渐渐强盛起来,他盯着拓跋山,声音有些冷:“我需要跟你解释么?”

  拓跋山只觉得浑身发颤,差点没从椅子上掉下来,连忙拱手:“抱歉,是晚辈唐突了,还请黑暗之主见谅。”

  他身边的两个老头护卫,也有些摸不着头脑,正是因为了解到黑暗之主需要各种属性的灵石,他们才不惜大出血,将东西带来了,怎么狂一刀又拒绝了?

  难道他不要?这不可能。

  还是说……他想强占?

  那更不应该,黑暗森林虽然强势,但始终都有自己的原则,从来不做这种下等之事,他们要的东西,就会让人自己乖乖送上门,绝对不会屈尊降贵去抢。

  他们丢不起这个人。

  “既然黑暗森林不接这个任务,那我等便告辞,打扰前辈了。”拓跋山站起身,也不敢久留,这黑暗森林,也不是可以可以久留之地啊。

  狂一刀微微点头,从头到尾看都没有看那灵石一眼,任由几个人离去。

  许久,他才睁开了眼睛,见大阁老迈步走了进来,眸光顿时犀利起来:“你说的可是真的?有天命那王八蛋的下落了?”

  “正是。”大阁老走了过去,微微拱手,“想来,那传承之宝的下落,也在他的手中。”

  “砰!”

  面前的杯子,瞬间爆碎,狂一刀脸上的刀疤,都不禁蠕动起来,仿佛那些蜈蚣,瞬间活了。

  “这个王八蛋!”狂一刀忍不住怒骂,“要是让我找到他,非得狠狠教训他不可!”

  大阁老皱着眉头:“但现在,那小子不肯说,知道天命下落的人,只有他了,我试过各种手段,都无法得知,想来,除了他自己开口之外,别无他法。”

  狂一刀沉默不语。

  一个区区合道之境的小子,他一根手指头就可以捏碎了,竟然这么难对付?

  就连大阁老出手,都难以从他身上得到天命的下落,这小子,看来也不简单啊。

  “暂时留着他的性命,不管怎么样,传承之宝的下落,是重中之重!”狂一刀认真道,“我黑暗森林这么多年都在寻找,如今终于有了线索,绝对不能错过。”

  “是!”大阁老点头道,“我已经派了老五暗中保护,自然不能让他死在别人手里。”

  狂一刀深吸了一口气,黑暗森林什么时候这么憋屈过?

  竟然还要主动派人去保护那个小子,整个灵域,恐怕都没人有这种待遇。

  “这件事就拜托大阁老了,”狂一刀看着大阁老,心知这件事的重要性,自然要拜托大阁老,他才会放心一些,“我得闭关一段时间,试着冲击下个境界,这段时间,黑暗森林的一切,就有劳大阁老了。”

  “一刀,我还是那句话。”

  大阁老微微皱眉,盯着狂一刀,眼神有些复杂:“不要太过于强求了,有些东西,是命中注定,过于强求,只会适得其反,我能说的只有这些,你好自为之。”

  狂一刀点了点头,知道大阁老喊自己名字,便是认真了:“放心吧,我心里有数,不尝试几次,我是不会死心的。”

  他那张满是刀疤的脸上,浮现一丝坚决,更有一种疯狂和执拗!

  

  

章节目录

冰山总裁的贴身神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乘风而上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乘风而上并收藏冰山总裁的贴身神医最新章节